混世小术士

653 柳絮村

653 柳絮村

王宝玉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迟叔,你侄子我会看相你是知道的,无相的照片我见过了,这个人怕是个好色之徒,婶子跟着他一起混,怕是不安全。一想到这点,我这当侄子的觉都睡不好。”

“他不是个修行人嘛!怎么也好色啊?”迟立财惊讶的问道。

王宝玉冷笑了声,说道:“迟叔好糊涂,怎么这个时候还信他是个修行人呢,真正的修行人能一张破照片就卖一千八吗?”

迟立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说道:“啥?我累死累活的干一个月,两张照片都买不了啊?你婶子也都买了吧?”

“迟叔,这还用问吗?他就是个十足的骗子。婶子要是跟他混,早晚给你戴上哇绿哇绿的帽子。”王宝玉很认真的说道。

迟立财一听这话,立刻恼了,自己的媳妇不管丑俊,他都不希望别的男人碰,因为这是他的私有财产,迟立财立刻问道:“宝玉,你在哪儿?”

“我在恒通宾馆。”王宝玉答道。

“等我,我马上开车去找你,陪着迟叔去找你婶子。”迟立财说道。

“迟叔,现在就去?你知道婶子在哪儿啊?”王宝玉惊讶的问道。

“她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了,不远,就是清源镇的柳絮村,宝玉,先别惊动警方,找到你婶子再说,我咋地也不能让她进去啊。”迟立财谨慎的说道。

王宝玉在电话里答应了,放下电话后,不到一个小时,迟立财就开车赶来了,车子王宝玉熟悉,是自己原来开过的李传宗的二手车,跟自己现在开的白色路虎相比,显得非常寒酸。

王宝玉带着钢蛋,大模大样的上车,在迟立财无比羡慕的神情中,发动了车子,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向着柳絮村而去,只是王宝玉开一会儿就得停下等等迟立财的破车。

“钢蛋,要不要去看看红红的家人啊?”王宝玉记得红红的老家就是柳絮村的,于是开口问道。

“还不先不去了,没跟红红打招呼,她会不高兴的,再说我嘴巴笨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”钢蛋扭捏的说道。

王宝玉笑道:“钢蛋,咱还是爷们不?还没结婚就怕上了,以后可咋过?”

钢蛋说道:“不是怕,红红也吃了不少苦,我哪能让她再跟着我受苦啊,呵呵。”

“也好,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,红红找到你也是福气啊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柳絮村就在清源镇的西面,距离镇里并不远,三个人开车,不到半个小时,就来到了这个小村。小村也算是幽静,村子里有好几条小河经过,河边生长着大片的小柳树,到了柳树扬花的季节,漫天柳絮飞扬,好似飘起鹅毛大雪,倒也是个特色。

王宝玉作为清源镇主管农业的副镇长,对于这些自然村的情况比较了解,柳絮村既然盛产柳絮,同样盛产柳条,柳絮村的柳编制品,在清源镇乃至富宁县,还是有些小名气的。

他娘的,今天一定要把无相给办了。王宝玉在心里骂道,不想这样一个淳朴的小村,再受到了无相的污染。

正是农闲季节,天气又有些凉了,柳絮村的老百姓们大多数都呆在家里,打扑克,或者聚集一起看电视。王宝玉跟迟立财在村路上开了半天,也没碰到个人,正想下去到农户家打听,就在这时,一个身穿黑色半截呢子大衣的女孩,从一户大门里走了出来。

王宝玉立刻停下了车,从车窗里探出头来,微笑着问道:“小妹妹,向你打听个事儿。”迟立财的车在身后也停住了,但是他并没露面,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,自己首要的还是要回避。

女孩看起来不到二十,小圆脸,大眼睛,嘴巴小小的,看起来倒是很可爱。不过,这一说话,王宝玉就改变了看法。

“你们这些有钱人,就喜欢叫小妹妹,搞的很亲热,听着真不舒服,我有名字,叫晴晴。”小女孩翻了王宝玉一眼,不快的说道。

可能自己的车太招摇了,引起了这个叫晴晴女孩的反感,王宝玉对于女孩子,还是有些耐心的,便又问道:“晴晴小姐,想跟你打听个事儿。”

“本人是好姑娘,不是小姐。”晴晴瞪了王宝玉一眼,很认真的强调道。

“小姐怎么了,谁天生也不想去做小姐的!小丫头,别得瑟,你也不看看这是谁,堂堂宝二爷问你话,还费这么多口舌。”钢蛋看着晴晴来气,探过头来,瞪着圆眼说道。

“黑大个,别跟我瞪眼睛,本姑娘不犯法,啥爷也不怕。”晴晴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呵呵!这个小丫头还挺难缠的,王宝玉没生气,毕竟自己现在也是干部,再说年纪也大了些,觉得没有必要跟这种农村女孩生气。

“钢蛋,别乱说话。”王宝玉扒拉了一下钢蛋,钢蛋会意的坐了回去,嘴上嘟囔道:“小丫头,就是欠揍。”

晴晴似乎是听到了钢蛋的嘟囔,不悦的凑上前来质问道:“你说啥呢?有本事儿当面说,背后嘀嘀咕咕,真是窝囊!”

啥?钢蛋瞪着眼睛又探出头来,被王宝玉一把按住了,王宝玉耐着性子又问道:“晴晴姑娘,可以向您打听事儿吗?”

也许觉得王宝玉很有耐心,有了些好印象,晴晴笑了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,说道:“可以,不过你必须下车,你这样探出头来,很不礼貌的。”

王宝玉还真想急眼,这个小丫头的事儿也是太多了,皱着眉头下了车,对晴晴问道:“晴晴,这回你该满意了吧!”

“满意,问吧?”晴晴爽快的说道,又补充道:“你比车上那个强,做人还算是老实,不像那个傻大个,装模作样的吓人。”

钢蛋通过车窗听到了,气得拳头握紧了几下,不是王宝玉在这里,他说不准还真下车,即使不打晴晴,也至少推她一个仰八叉。

“昨天中午左右,村里来没来过一个外村的胖女人?”王宝玉问道,声音不大,不想让跟着后面不远的迟立财听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