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57 临江仙

657 临江仙

“这些都是小事儿,我马上就打电话,让工地里抽出几个人來,先去东风村把幼儿园建了。然后再派人去市里拣好的买上它几百本书,一同送到东风村去。”侯四毫不含糊的说道。

“那就先谢过四哥了。”王宝玉满面带笑的真诚说道。

“兄弟,相信四哥,车到山前必有路。”侯四呵呵笑道,转身离开去安排事儿了。

就在侯四刚走不久,王宝玉桌子上的电话响了,接起來一听,是大厅里的服务员转过來的,打电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门卫老杨头,说是今晚想请王宝玉到家中一聚。

王宝玉正烦闷,能够跟老杨头谈谈心,喝点小酒,长长见识,倒也是一件好事儿,于是便爽快的答应了下來。

天刚刚有些黑下來的时候,王宝玉就开车出发了,恒通宾馆离镇政府,不过就是一脚油的功夫,到了镇政府的大门口,王宝玉就按响了喇叭,这一举动立刻引起了刚下班干部们的注意。

王宝玉开着的好车,在黄昏之中发出刺眼的白色光芒,似乎照的人眼睛都睁不开了。大家都听出來了,王宝玉这么做分明就是一种张狂的炫耀,但政府干部们也知道,官场上的事情,可谓是瞬息万变,今天被停职,明天就可能重新启用,因此每个人路过王宝玉车旁的时候,还都是带着笑意,恭恭敬敬的打招呼。王宝玉则只是轻微点点头,架子反而比平时还要大。

等了好一会儿,杨红军才从门卫室里走出來,手里拿着行李跟喝水的茶缸子,还有几本书。杨红军一边出來,一边埋怨道:“我这耳朵还不聋呢,瞧瞧你,一个劲儿的摁喇叭,慌得我好几样东西都落下了。”

王宝玉连忙下车接过杨红军手中的行为,陪着笑脸问道:“杨大爷,咋把东西都收拾回去了?”

“辞职不干了,明天开始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”杨红军呵呵笑道,表情看起來很放松。

将东西放在了后座上,杨红军也跟着上了车,王宝玉则发动车子,向着老人的家里一路而去。

路上,王宝玉实在憋不住,问道:“杨大爷,干得好好的,咋说不干就不干了呢?我听说杨书记要提前退休了,是不是因为这个连累了你?”

杨红军哈哈笑着说道:“别说是咱们清源镇,就是到了县里,市里,找个看大门的活还是有人给脸的。这个事情不瞒你,我在这里工作,实际上是为了陪着一方。”

王宝玉感觉很惊讶,刚來的时候,听说是杨一方怕杨红军在家闷,才让他來当门卫的。现在杨红军却说为了杨一方才干这份工作,真是不知道谁说得话才是真的。

王宝玉问道:“杨书记怎么突然退休了?不是还得有两年吗?”

“再干二十年也是个退啊,都一把年纪了,还折腾啥,不如都留些机会给那些年富力强的领导干部,是我劝他退的。”杨红军又说出了让王宝玉无比惊讶的话來。

王宝玉呵呵笑道:“杨大爷,杨书记这不是很听你的嘛!”

“小王啊,我听说邓乐发的事儿是你鼓捣的,实不相瞒,这件事儿对一方还是有些影响的。我看他整天闷闷不乐的样子,就劝他早些退了吧!省得纠缠在这些是非之中,人总得学会舍。”杨红军直言不讳的说道。

王宝玉一阵难为情,自己完全沒想到,邓乐发的事情会牵扯出这么多人和事儿來,还导致了关婷的殒命。

“杨大爷,不好意思,我绝对沒有针对杨书记的意思。”王宝玉带着歉意解释道。

“这个不用说,一方这个人,本质不坏,只是做事儿太瞻前顾后,性情还执拗,一条路走到黑。如今年纪也大了,操不起那闲心了,该回家好好歇歇啦!你也算是帮他下了决心。”杨红军并沒有丝毫不高兴,说这些话的时候,脸上始终带着笑。

不知不觉,已经到了杨红军的家,院子内的大杨树已经在阵阵秋风的调戏下,不情愿的脱光了叶子,但粗壮的枝桠依然笔直,似乎强调着自己坚强的意志。

小狗花花正惬意的躺在黄叶堆里,微闭着眼睛,一听到王宝玉的声音,立刻跳了起來,示威般的汪汪叫了起來,又在主人的严厉呵斥下,不甘心的夹着尾巴,再次拱回了枯叶之中,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外面的动静。

王宝玉停好了车,帮着杨红军拎着行李,进到屋内,那熟悉的墨香立刻迎面扑來,让人精神为之一奋。杨红军拉开电灯,将东西放好后,从东屋拿着一卷写好的书法高兴的走了出來。

“小王啊!这是我刚写的一幅书法,写了十几遍才觉得这张最像样,你來看看怎么样?”杨红军说着,展开了那张宣纸,只见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一首词。

书法是用草书写成的,说实话,王宝玉看不太明白,但依照一些能分辨出來的字,再凭借自己脑海中的记忆,还是把这首词给顺了下來。

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,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,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”杨红军写的,正是杨慎的那首《临江仙》,被注释为《三国演义》的开篇词。

王宝玉先是将书法朗读了一遍,接着开口说道:“杨大爷,我也很喜欢这首词,不但意境优美,而且又很深刻的人生哲理,青山依旧英雄晚,相逢一笑终是空。”

守着文化人,总也得给自己镀点金,王宝玉搜索尽脑子里的词汇,显摆了下。说完这些话之后,一时间很得意,觉得自己表现出了超凡的文采,到了出口成诗的程度,既押韵又有意义。

可是,杨红军并沒有表示多大的欣赏,只是微微笑了笑,说道:“小王,人人都会说空,但做到的又有几个,你还年轻,慢慢品味吧。这幅作品就送给你了,我平时只写条幅和对联,很少写这种大幅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