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58 拍桌子

658 拍桌子

王宝玉受宠若惊,满口称谢,躬身小心翼翼的接了过來,仍是放在案子上,打算走的时候带走,心里也是美滋滋的,感觉不虚此行,不知道这幅书法挂到自己办公室里,会羡慕坏多少镇里的干部,

“小王,你能认识这首词,那就证明你看三国,接着这首词后面的话是什么。”杨红军坐下來,笑呵呵的问道,

王宝玉略一思索,马上答道:“话说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”

“说对了,不错。”杨红军点头表扬道,稍稍叹了口气说道:“小王,我们这也算是合久必分,今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。”

杨红军的语气中多少带着些落寞伤感的味道,不知道是因为跟王宝玉惺惺相惜,还是因为失去了工作,总而言之,这个乐观的老头,很少有这种叹气的时候,

“杨大爷,我会常常來看你的,只要你不烦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小王,做人轻诺必寡信,你将來工作会很忙,不要跟我承诺这个。”杨红军摆摆手,表示不相信王宝玉的话,

王宝玉被杨红军说得有些尴尬,但不得不承认,老人家说得很有道理,自己答应这些小事情总是很快,往往履行起來,却都被大事儿给耽搁忘了,

“那您想我的时候,就给我打电话吧,我可不敢不接您的电话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,还扒着眼皮做了一个鬼脸,

“臭小子,我会找你的。”杨红军被王宝玉的嬉皮笑脸的表情给逗乐了,起身去准备饭菜,都是花生米猪头肉等熟食,还开了一瓶白酒,不再是茅台,只是普通的二锅头,

什么酒不重要,关键是要开心,一老一少,交杯换盏,东拉西扯,不时发出阵阵的欢笑声,

喝得正开心,门突然开了,杨一方手里拎着几样小菜和一瓶白酒,大步走了进來,

一看到王宝玉正喝得红头涨脸惊诧的看着自己,杨一方立刻板起脸,不快的说道:“一看外面的好车,就猜到是你小子來了,显摆个啥。”

杨一方的话,像是一盆冷水浇头,让王宝玉刚才的好心情,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,他脸色难看的反问道:“杨书记,沒有规定我这个停职的干部,不能开好车吧。”

“是沒有规定,但这么做对你是沒有好处的。”杨一方依旧不客气的说道,

王宝玉很不解,杨一方不是已经退休了嘛,怎么就又开始教训起自己來了,大概是这个小老头还沒有搞清自己的位置,依旧拿自己当成镇里的党委书记,

“你俩别吵吵,一方,快过來坐下,一起喝两口。”杨红军满不在乎的冲着杨一方招了招手,杨一方是拎着酒菜來的,肯定是从官位上下來,有些苦闷,想跟叔叔喝酒聊天,

然而杨一方放下酒菜,说道:“叔,我已经吃过了。”

杨红军笑道:“吃饭还上我这里來干啥,快坐吧,我再给你拿双筷子去,快坐。”说完起身走到了厨房,

客厅里只剩下两个心里有疙瘩的人,吃饭的不自在,站着的也不舒坦,杨一方四处走动着,翻到了那副临江仙,仔细看了看,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,冲着厨房里的杨红军说道:“叔,您现在的书法真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。”

杨红军拿着筷子走过來,高兴的说道:“这幅写的不错吧。”

杨一方使劲点点头,说道:“岂止是不错,简直是完美,无可挑剔,看看这起笔如此流畅,就像是从高空抛下來一般,整篇文章一气呵成,用笔无拘无束,浑然天成,简直有如神助啊,叔,您现在的书法比起那颠张狂素也不差。”

杨红军听到哈哈大笑,拍着杨一方的肩膀说道:“我哪里敢比那些大家啊,不过是自娱自乐罢了,这篇你也看着还成吧,我送给小王了。”

一提到王宝玉,杨一方的心情立刻糟了下來,放下那副字,阴着脸跟着叔叔坐了下來,王宝玉一旁也不自在,看來自己随口胡诌了两句打油诗,根本沒有说到老人心坎里去,还是人家杨一方懂书法,这点确实比自己要强,

杨一方买來的几个菜也盛盘摆了上來,不过,叔侄之间插上一个年轻小伙子王宝玉,杨一方有些不自在,自顾自的喝了口酒,随意夹着菜嚼着,

既然在杨红军的家里,王宝玉也不好跟杨一方说难听的,再说杨一方已经退了,对自己不再有威胁,自己对他,也不能沒完沒了,

王宝玉压着心中的不快,起身给杨一方满满斟了一杯酒,同时站起身來,举着杯说道:“杨书记,我年轻不懂事儿,给您添了很多麻烦,这杯酒算是道歉了。”

王宝玉的话,让人分不清是真的道歉,还是依旧带着怨气,在旁敲侧击的假客套,沒等杨一方开口,杨红军就皱着脸说道:“小王,坐下喝酒,这里是我家,沒有书记,也沒有镇长。”

王宝玉只好坐下,杨一方略微思量了一下,才举起杯说道:“王宝玉,我清楚你对我有误解,这杯酒我不能喝。”

王宝玉被卷了面子,颇为郁闷的放下了酒杯,拿出一支烟点上,吧唧抽了一口,才皱着眉头说道:“杨书记,这不是误解,你对我有偏见,是事实。”

杨红军看他们两个这幅熊样,涨红了脸,真的生气了,拍了一下桌子说道:“你们俩儿,今天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,不说明白,谁也不许回家。”

杨一方不悦的说道:“叔,有什么好说的,我杨一方问心无愧,不在乎什么说明白说不明白的。”

王宝玉一旁也起了火,还击道:“爱说不说,我來这里也不是听某人说话的。”

你,杨一方恼怒的拍了下桌子,眼里冒火的瞪了王宝玉一眼,刚要发作,突然哎呦一声,额头被杨红军的指关节给使劲叩了一下,杨一方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叔,你这是干啥啊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杨红军铁着脸说道:“我看你还沒有小孩懂事儿呢,敢在我面前拍桌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