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60 闲职

660 闲职

“这样就对了嘛!退一步海阔天空。”杨红军说道,对两个人这种和睦的表现,感觉很满意。

哈哈!孟耀辉,你以为爬到了老子头上,沒想到老子爬得更高。王宝玉兴奋的想到,一脸喜悦的问杨一方,“杨书记,调令上说我去哪个单位上班?啥职务啊?”

“县政府政策研究室副主任。”杨一方一边夹着菜,一边平淡的说道。

王宝玉心中就是一凉,心情也沒有刚才那么高兴了。因为他觉得这个机构听起來不像是那种有权力的地方,不由谨慎的问道:“这是一个什么地方,能干些啥?”

“政策研究室都不知道干啥的,你怎么当好一名国家干部?”杨一方不屑的说道。

王宝玉被说得脸上有些挂不住,又不好反驳些什么,咕咚一声喝了口闷酒。杨红军乐呵呵的对杨一方说道:“一方,小王还年轻,你多教教他。”

杨一方答道:“叔,我知道你向着王宝玉。有些事必须走到前头,等吃亏再回头就晚了。政策研究室,顾名思义,就是研究国家的政策,及时为领导提出好的意见和方案。”

王宝玉嗯了一声,心里对杨一方老大不满意,谁生下來也不是做官的。你干了一辈子不也只是个镇委书记吗,什么吃亏不吃亏的,危言耸听。

听了杨一方的一番解释,王宝玉对这个职务更不满意了,这个地方,说白了就是参谋处,沒有决定权,只有建议权,还不如副镇长有实权呢,怎么看都像是个闲职!

杨一方看出了王宝玉的疑惑,举起杯又跟王宝玉干了一杯,说道:“小王,我知道你对这个职务不满意,其实事后我也跟孟书记沟通过,他这么做,可是有良苦用心的。”

王宝玉给杨一方夹了一口菜,装作不在意的笑道:“杨书记,感谢您的栽培。您就别藏着掖着,都说出來,这样才有利于我的成长和发展。”

“那我就直言相告。孟书记这么做的原因,很简单。你不过是初中文化,只是仗着胆子大,脑子活,才做了一些事儿。但是这些成绩都是建立在国家的大好政策基础之上,说起來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。而若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干部,国家要求的并非只是政绩,而是过硬的政治文化素质,只有这样的人才才能端正工作态度,更久更长远的替百姓做事儿。因此,让你去政策研究室,就是要培养你的政治敏感度和领导知识,只有这样,你才能在官途上走的更远,做出更多利国利民的事情來。”杨一方有些激动的说道。

王宝玉不是听不出好赖话的人,他从杨一方的眼神中,看出杨一方的这番话是真诚的,说得也非常有道理,自己还是被所谓的工作成绩蒙住了眼睛,以至于一直认为自己很优秀。

其实说到底,自己不过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“二流子”,就算干出点成绩,也很有投机的成分在里面,如果不能在真正的文化学识上下功夫,早晚要被官场淘汰掉。

“杨书记,感谢您的一番教诲,也让我真正认清了自己。”王宝玉真诚的说道,稍稍犹豫了一下,王宝玉终于开口问到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題:“杨书记,您停了我的职,也一定有良苦用心吧!”

王宝玉琢磨杨一方刚才的话,听起來是为了自己好,可是为什么,因为一张相片,就停了自己的职,单单是因为相片的女人是他的情人吗?王宝玉现在认为,事情并不是那样简单,这其中,一定还有另外的隐情。

杨一方放松的笑了,说道:“小王,你怎么突然问到这样一个问題?”

王宝玉诚实的说道:“杨书记,依我对您的了解,说实话,除了跟邓乐发走的很近,还有些作风传言以外,您沒有其他不良嗜好,不贪污受贿,工作也是尽职尽责,我一直觉得您是名认真负责的好领导。而且听您刚才的话都是肺腑之言,想必您也是心胸宽广之人,这么做一定有您自己的道理。”

“小王,你猜的不错,即使不是你,只要是好的干部苗子,我都会这么做的。虽然你误会了我,可是作为一名领导干部,为了能够培养出一名优秀的干部,受到一些误解也是正常的。”杨一方说道。

“一方,既然是误解,谈出來就沒事儿了嘛!”杨红军插嘴道。

“小王,你虽然干出了很多工作成绩,作为一名领导干部,光有成绩还不够,还要有涵养和耐性,否则将來如何服众?如果不能服众,开展工作势必困难重重,徒增无谓的浪费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你太过直率,我行我素,不懂团结,做事儿上急于冒进,这种性格是会得罪很多人的,如果不改,必定是发展的障碍。调令下來后,我就给县委孟书记打了电话,说让他稍等一下,我要找一件事儿來磨一下这个年轻领导的棱角,孟书记也答应了,还给了我三个月的时间。”杨一方沒有隐瞒的说道。

原來杨一方利用相片的事情将自己停职,竟然是故意找“茬”,其本意竟然是为了自己好,对于杨一方的做法,王宝玉不知道是感激,还是应该怪他多事儿。

可是杨一方说自己的缺点,却是一针见血,这些的确都是自己的毛病,王宝玉暗下决心,一定要磨练性格,争取将这些缺点都改了,成为一名合格的领导,最好是有实权的大领导。于是王宝玉真诚的答谢道:“杨书记,谢谢你给了我锻炼的机会,只是现在才明白您的良苦用心,实在很惭愧。”

杨一方听到王宝玉这么做,也是豁然开朗,笑道:“说实话,我感觉这三个月沒起到太大作用,反而让你腾出时间又捣鼓出这么多事儿來。”

王宝玉干笑了声,心里却在想,其实已经得到教训了,化肥厂邓乐发的倒台引发的一系列问題,总让自己感到怅然若失,夜深人静的时候,心底总有那么一丝疼痛搅得自己神绪不宁。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他宁愿在老家干三个月的农活,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