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61 精神病助理

661 精神病助理

既然话已经说开了,王宝玉将自己的疑惑,一股脑的问了出來:“杨书记,您的好意我王宝玉铭记在心。但有句话我还是想说,如果只是为了磨练我,那也不用将吴助理给连累了啊?”

杨一方沉默了半晌,仿佛这件事儿很难开口一般,一边的杨红军看着着急,催促道:“一方,你就把事情都说了吧!”

“这件事儿我本不想说,可是不说,又不能解除你心里的疑惑。只是这件事儿今天出了这门,就不要再提起了。”杨一方叹了口气,颇有些无奈的说道。王宝玉屏住了呼吸,知道一个秘密,又要被揭开了。

“小王,你跟吴丽婉接触,是不是听她说过自己孩子夭折,男人家庭暴力的悲惨经历?”杨一方直盯着王宝玉的眼睛问道。

王宝玉被看得有些发毛,明白这是杨一方在告诉自己,不要撒谎。王宝玉觉得跟杨一方既然谈开了,也沒有必要隐瞒,便点了点头,说自己确实听吴丽婉说过,还补充道:“不仅这样,吴助理还梦游呢!”

“听谁说的?”杨一方问道,显然吴丽婉梦游的事情,也是一个秘密。

王宝玉有些后悔自己嘴碎,人家情人晚上的事儿,不好随便说出來的。王宝玉不想说在雪峰村村委会发生的事情,便搬出來叶连香,说道:“我在柳河镇当农业办主任的时候,一起工作的叶副主任,曾经跟吴丽婉一个屋住过,她跟我说起來的。”

杨一方哦了一声,微微点头,表示相信了王宝玉的,随后又接着问道:“小王,如果我告诉你,她的悲惨经历根本就是子虚乌有,从來沒有发生过,你会怎么想?”

王宝玉一下子愣住了,心中暗道,这怎么可能,如果这些都是假的,那么吴丽婉的演技已经高明到真假莫辩的程度。如果都是假的,自己岂不是被吴丽婉给戏弄了,王宝玉觉得很羞恼,不由冷着脸开口骂道:“如果这些都是编的,那吴丽婉就是一个精神病!”

“呵呵,你还真猜对了,她就是一个精神病人,还经历过一年多的治疗,只是沒有几个人知道这个秘密。”杨一方沒有生气,反而呵呵笑道。

“什么,精神病人?我看她一切都正常啊,不可能吧!”王宝玉简直不敢相信杨一方的话,吃惊的反问。

同时,王宝玉心中不由一阵后怕,自己居然有一个精神病助理,还有过好几次亲密接触,都说精神病人犯罪不负法律责任,如果因为这个丢了小命,还真是个冤死鬼。

“在医学上,吴丽婉的这种病叫做虚构症,她会忘记一些经历,然后用自己想象出來的东西填补到记忆空白里,当成真正的记忆。”杨一方解释道。

“杨书记,我还真迷糊了,吴助理咋说这个事情的时候,说得情真意切,跟真的一模一样。”王宝玉问道,同时也隐隐有些担心,杨一方会不会忽悠自己,有其他的图谋。

杨一方点点头,说道:“其实她不是要骗你的,只是这件事儿在她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变成了她挥之不去的记忆。”

王宝玉听得脑袋都大,既然是精神病,又哪里來的记忆?王宝玉揉着太阳穴,说道:“杨书记,我真是越來越糊涂了。吴丽婉到底是咋回事儿啊?”

“说起來,吴丽婉得了精神病,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杨一方说道,脸上浮现出几分懊悔之色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一旁的杨红军叹了口气,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他。

时间返回到多年前,那是个时候,杨一方刚三十多岁,还沒进镇里当干部,只是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,教的是语文。

吴丽婉是一名新转來的学生,小姑娘只有十岁,大眼睛,翘鼻子,长的很漂亮。不过,那时候的杨一方并不甘心于当老师,对教学充满了厌倦,一心想去镇里当干部。

小学生时期的吴丽婉,沉默寡言,似乎有很重的心思,作业经常不按时完成,而且上课的时候,经常打瞌睡,这令杨一方很不高兴,批评了几次,小姑娘当然害怕,每次都眼泪汪汪的给杨一方写保证书,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,再也不惹老师生气了。

然而保证书写了一摞了,吴丽婉还是恶习难改,好像是晚上根本不睡觉一般,只要是一上语文课,沒几分钟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有一次杨一方实在是生气,叫了几个男同学,连人带桌子给抬到了教室门外,可是整个过程吴丽婉竟然都沒有醒,咬着手指头在教室外睡了一下午。

吴丽婉醒來后,发现身边全是面带嘲讽的同学,看到自己被赶出了教室,羞愧难当,哭着找到杨一方,求老师再给她最后一次机会。杨一方见吴丽婉说的真诚,便答应了下來。谁知道,第二天的课堂上,吴丽婉堆得高高的书本后面的小脑袋不断的点头,最后还是沉沉的趴在了桌子上。

屡教不改!恬不知耻!杨一方愤怒的扔掉手里的书本,指着吴丽婉大声呵斥!那个时期,学校的老师少,杨一方同时还有一个职务,就是学校的保管员,吴丽婉几次挑战他的底线,终于这一天,暴怒的杨一方,将迷迷瞪瞪的吴丽婉连拉带扯的关进了学校后院的一个小仓库,也不顾她的哭闹哀求,从外面锁上了门,让她做深刻反省,然后扬长而去。

小仓库里只有一个小窗口,里面满是灰尘,黑洞洞的,吴丽婉哭闹了一会儿之后,便蜷缩在墙角的一堆书,瞪着恐惧的眼睛,瑟瑟发抖不再说话了。

作为老师的杨一方,只是想吓唬一下吴丽婉,让她遵守课堂纪律,本打算过几个小时就放她出來,可就在这时,杨一方接到消息,媳妇临产,正送往医院,慌乱之中的杨一方,立刻赶往医院,却把吴丽婉被关起來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