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67 真假后台

667 真假后台

王宝玉咳了两声,清了清嗓子,缓缓说道:“生子当如孟耀辉,高档相机随身背,捕风捉影人人怕,手指一按就配对,休要管人美不美,不是碰头就亲嘴。”

众人一阵哈哈大笑,连孟耀辉也是满脸笑容,气氛立刻活跃了起來。酒是好酒,菜是好菜,人是熟人,情是旧情。一同干了几杯之后,王宝玉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吴助理,多日不见,在哪里高就呢?”

“税务所,混口饭吃呗!”吴丽婉目光躲闪的说道。

“小吴,你跟王副主任可不是一般的关系,不用隐瞒。”孟耀辉呵呵笑道。

“你们有啥瞒着我啊?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是这样,孟镇长下午找我,提议让吴助理回大院上班,我们研究了一下,觉得吴助理是被冤枉的,理应回來。”韩平北略带着官腔说道。

“跟我一起被冤枉的,还有王副镇长,冤案制造者也在这里。”吴丽婉不满的看着孟耀辉说道。

“小吴,就不要说这个了。”孟耀辉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“孟耀辉,吴助理应该比你大,怎么一口一个小吴的,叫吴姐才对。给你吴姐安排一个什么职位啊?”王宝玉开玩笑道。

“我跟韩书记讨论了一下,觉得吴丽婉同志跟你一同工作了很长时间,积累了充分的经验,已经跟上面打报告,提议吴丽婉同志担任副镇长一职,接你的位置。”孟耀辉一本正经的对王宝玉说道。

王宝玉又愣住了,简直不敢相信韩平北跟孟耀辉能做出如此不可思议的决定,让一个患有精神疾患的女子,來出任主管农业旅游的副镇长。

可是,这件事儿是万万不能说破的,自己更不能表现出不同意,只好附和着说道:“吴助理工作能力很强,完全胜任这个职务,孟镇长,这回你可淘到宝贝了。”

“领导,你这么说话就是抬举我,我的水平不高,还要多多向各位学习。”吴丽婉客气的对王宝玉说道。

王宝玉明白,吴丽婉能当成这个副镇长,纯粹是运气好,钻了一个难得的空子。首先是当今镇长孟耀辉觉得照片的事情对不起吴丽婉,应该结束这件冤案,其次韩平北觉得自己能当上镇党委书记,是杨一方全力提携的,提拔吴丽婉就是报答杨一方,两个人都觉得有必要帮助吴丽婉,结果竟然让吴丽婉当上了副镇长。

“吴副镇长,咱们以后还要多多合作啊!”侯四呵呵说着,举杯敬吴丽婉,吴丽婉也笑眯眯的跟侯四干了一杯。

王宝玉看到了这一幕,觉得有必要提醒侯四,吴丽婉这种女人,是极其危险的,只可以敬而远之,千万不可走的过近,否则,谁也不敢保证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后果。

今天既然是恭喜王宝玉升职县里,王宝玉当然是酒桌上的主角,大家轮流给王宝玉敬酒,王宝玉也高兴,一杯接一杯的喝,不知不觉的,还真有些醉了。

“韩书记,我王宝玉不是个无情无义的人,您提携了我当副镇长,还拼死保护我不被撤职,这份情,以后必报。”王宝玉醉眼朦胧,搂着韩平北的肩膀,大着舌头说道。

“王主任,宝玉,这么说就外道了。你來了之后,也为我做了很多事儿,所以这次当书记才沒有任何阻碍。我还要谢谢你。”韩平北也有些喝多了,同样真情流露,直言相告。

“韩大哥,我会看相你是知道的,你不是久居这里之人,还会有提升的机会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韩平北当然相信王宝玉的话,心中一阵欣喜,连忙说道:“宝玉兄弟,上次你就说我能升职,现在看來果然是灵验了。我能感觉出來,你就是我的贵人,以后大哥还要多依仗你。”

“大哥,我咋听说你有个亲属在县委当组织部长,他可是权利大的很,咋不把你提拔到县里啊?”王宝玉借着酒劲,直言不讳的问道。

“靳部长是我的远房舅舅,这关系远不远,近不近,安排下面乡镇的干部,他倒是说话好使,县里的人事安排,可不是那么简单的,关系网盘根错节,沒有领导提携,组织部是不敢擅自做决定的。”韩平北略有些尴尬的说道。

“哦!原來这里面还有这么大的学问呢!”王宝玉耷拉着眼皮,随口说道。

“宝玉兄弟,提携你的领导是谁啊?”既然提到了这些敏感话題,韩平北终于耐不住性子,开口探寻王宝玉的秘密。

王宝玉心中直乐,看样子孟海潮书记将这件事儿叮嘱的很死,组织部也不敢泄密。王宝玉当然不会说出实情,一旦让孟耀辉知道了,说不准又去闹孟海潮,到时候自己跟孟耀辉换了位置也不一定。

但孟海涛提拔自己到县里的消息在将來很有可能也会泄露出來,恐怕现在隐瞒大家也不是太地道,王宝玉略微沉思了下,半真半假的拍着孟耀辉的肩膀说道:“这不都是托了孟镇长的福气嘛,上次去县里开会,和孟书记谈起,看我跟你是铁哥们,孟书记一高兴,就把我给提上去了!”

孟耀辉先是一愣,继而哈哈大笑了起來,说道:“咱们的王副主任喝多了吧?我要沒记错的话,你们上次可是连话都沒和我叔叔说上,还聊啥天啊!哈哈。”

王宝玉摇摇头,认真的盯着孟耀辉说道:“真是这样的,要不你打电话问问你叔叔?”

孟耀辉笑的几乎都要趴到桌子底下去了,说道:“好好,我改天一定问问他,为啥不提拔侄子,反而把侄子的好朋友给调走了。”

王宝玉笑而不答,韩平北笑着说道:“宝玉兄弟向來都是这么幽默。只是以前也沒听你说起县里有啥关系啊,真是深藏不露。”

王宝玉心里有些叫苦,看样子韩平北得不到答案是不会罢休的,但是自己平时在县里还真沒有什么关系,还不如韩平北的路子宽呢。既然是这样,倒不如扯的远些,以后也是查无实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