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68 三人同床

668 三人同床

“韩大哥,其实我的关系不是县里的,我有个堂叔叔,他在市里当领导,前段给县里打了个招呼。”王宝玉随口胡编道,这样即使孟耀辉知道以后是自己叔叔提拔的王宝玉,也会以为叔叔是按照市里指示办事儿的,

韩平北沉默了片刻,在脑子里迅速将平川市大领导的名字过滤了一遍,看看那个领导是姓王,最后,非常吃惊的问道:“难道你叔叔就是市政法委王一夫王书记。”

韩平北的话,让王宝玉一时间愣住了,王一夫这个名字他非常熟悉,柳河镇兴隆饭店投毒事件这样大的案子,硬是让他一个电话给压了下來,能耐都快比上如來佛祖了,这么大的案件最后几乎不了了之,在王宝玉心里,对这个从來沒有见过的大人物,一点儿好印象也沒有,

想到这里,王宝玉心里有些发堵,王一夫摆明跟自己不是一路的,县里还有个程国栋更是视自己为仇家,还沒上任就有如此多的隐患,看样子将來的道路肯定是更为坎坷,

韩平北见王宝玉半晌不说话,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,心中一阵感叹,王宝玉居然会有这样大叔叔,看起來,将來的发展一定是前途无量,孟耀辉也是瞪大了双眼,自己老仗着一个县委书记叔叔撑腰,殊不知人家王宝玉的腰杆比自己更硬,以后还真得学会低调做人,谁知道人家背后有怎样的后台啊,

面对大家艳羡的眼神,王宝玉终于生硬的笑了笑,沒赞同也沒反对,只是举起杯,跟韩平北又干了一杯,表示一切都在酒里,一切尽在不言中,

一直喝到大半夜,王宝玉是彻底喝醉了,伸手分不清有几个手指头,桌子上的其他人也都醉了,韩平北趴桌子上呼呼大睡,孟耀辉则出溜到了桌子下,彻底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,侯四还算是清醒一些,好歹摸到了旁边的沙发上,拱在那里睡着了,

吴丽婉虽然喝了不少,有了几分醉意,但走路还是挺稳当的,她看见王宝玉晃荡着身子,一幅要摔倒的样子往外走,连忙过去扶住了他,王宝玉迷糊之中,手自然搭在了吴丽婉的肩膀上,吴丽婉心中暗喜,觉得有机可乘,轻声哄道:“宝玉,我送你去睡觉。”

王宝玉斜眼看了一眼,发现是吴丽婉,下意识的想推开她,说道:“我,我自己回去。”

吴丽婉哪里肯松手,紧紧揽住王宝玉,笑道:“傻瓜,都醉成这个样子了咋回去啊,哪个房间,我送你,听话。”

“三楼左手最头上那个。”吴丽婉声音柔媚,在耳边又是吹气如兰,王宝玉有些云里雾里,彻底失去了意志,努力睁着眼睛,含糊的说道,

服务员们看着吴丽婉搀着王宝玉出來,本想过來帮把手,却被吴丽婉给制止了,说她自己能行,沒人愿意多事儿,只是偷笑着看堂堂宝二爷,搂着一个风韵十足的中年女人摇摇晃晃的上了楼,

吴丽婉费了好大劲,才把王宝玉架上了三楼,又找到了房间,轻轻一推门,竟然是开着的,她毫不犹豫地将王宝玉扶了进去,紧张的张望了一下走廊,迅速的关上屋门,

吴丽婉沒有开灯,摸索着将王宝玉放到了大**,替他盖上了被子,听着王宝玉渐渐沉重的呼吸,嗅着空气里不一样的味道,吴丽婉稍微犹豫了一下,还是下定了决心,在黑暗中脱光了衣服,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床,躺在王宝玉身边,在他的小脸上使劲亲了一口,

吴丽婉躺了一小会儿,王宝玉滚烫的身体不时的传來夹杂着酒精味道的男性气息,冲击的她再也无法忍受,她将身子努力贴近王宝玉,强忍着剧烈的心跳,用颤抖的手,摸索着王宝玉俊朗的面孔,继而是温热的脖颈,然后沿着宽阔的胸膛,一路向着王宝玉的下身而去,

就在吴丽婉满怀激动之情握向那记忆中的坚硬之时,却突然有一只女人的手一把打开她的手,抢先占领了那里,这一下,差点把吴丽婉的魂给吓飞了,她不顾一切的冲下床,打开了电灯,捂着被打疼的手掌,惊恐的问道:“谁,谁在那里。”

在明亮的灯光下,在**被她掀开的被子中,吴丽婉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,身材匀称高挑,同样一丝不挂的躺在王宝玉的另一边,正轻轻拉过被子盖住自己和王宝玉的身体,用蔑视的眼神看着她,

这个女孩正是冯春玲,王宝玉约她晚上过來,可是王宝玉却喝酒喝得兴奋,将这件事儿给忘的干干净净,冯春玲在王宝玉的房间里,洗了澡,静静的等着,左等不來,右等也不來,最后,自己先睡着了,

房间的开门声还是惊动了睡觉中的冯春玲,她连忙起身,却不敢相信的看到,王宝玉被一个中年女人扶了进來,而且,女人一脸慌张,竟然沒有发现她的存在,

冯春玲屏住呼吸,却看见中年女人脱了衣服,上了床,起先的时候,冯春玲的心情很难受,以为王宝玉这么做,是生她的气,故意找了另外一个女人來刺激她,后來她却发现王宝玉喝得烂醉,而这个中年女人,似乎想要占王宝玉便宜,

当冯春玲发现吴丽婉将手伸向王宝玉下面的时候,她也毫不客气的抢先伸了过去,护在了那里,这么好的宝贝岂能让贼给偷走了,

“你是谁。”吴丽婉失声叫道,同时尴尬的用手捂住了下面,

“我还想问你呢,为什么趁着别人酒醉,占便宜。”冯春玲也不是好惹的,不屑的反问道,

“我才沒有呢,是他搂着我进來的。”吴丽婉涨红了脸,强词夺理道,

“难道也是他帮你脱的衣服吗,分明是你把他架进來的,还想占人家便宜,你还真是一个**,一晚上卖多少钱啊。”冯春玲冷笑着,开口骂道,

如果有一个地缝,吴丽婉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,自己刚刚幸运的当上了副镇长,还沒过一天,就遇到了此等难堪的事情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