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74 一闻辩公母

674 一闻辩公母

胡铁花咯咯笑着站起身來,回头说道:“这个其实很简单,只要拿过來蛤蟆一闻就知道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难道公母蛤蟆的味道还不一样?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当然,公蛤蟆不老实。那种总想去搂别的蛤蟆,浑身都是骚味的一定就是公蛤蟆。”胡铁花哈哈大笑,还转头在蒋春林的衣服上闻了一下,说道:“和蒋所长身上的味儿一样一样的!”

蒋春林羞恼的举手又想打胡铁花的大屁股,见王宝玉跟韩涛在场,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又放下了,只是斜眼瞪了胡铁花一眼。

王宝玉知道胡铁花在瞎说,但也沒兴趣非要知道如何分辨幼年林蛙的公母,便沒有继续再问。胡铁花不停的在里面寻找着,沒一会儿,就捞了一兜大肚子的林蛙,又将林蛙装进了网兜里,说了声再见就要离开。

蒋春林上前一步拦住她,从兜里摸出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小弹簧秤,嘿嘿笑着说道:“铁花,要不我替你称一下啊?”

“老蒋,真是蚊子放屁,小气。估摸差不多就行了呗。”胡铁花掂了掂手里的网兜,不高兴的说道。

“亲是亲,财是财,做人可以稀里糊涂,做买卖不能含糊。”蒋春林很认真的说道,伸手夺过胡铁花手中的那兜蛤蟆,挂在秤上一拎,赞叹的说道:“铁花,你这手还真有准头,说要三斤,结果只是多了九两。”

王宝玉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,他对于蒋春林这个做法,还是很满意,比自己强,做买卖就是需要这种较真的精神,钱就是这样攒下的。

“瞧你这德性,就算四斤好了,反正也是村部掏钱,先记上。”胡铁花说着,羞恼的一把将装着蛤蟆的网兜夺了过來,满脸的不高兴。

蒋春林嘿嘿笑着,亲自从水塘里又摸出两个大母林蛙來,放进胡铁花的往兜里,说道:“哪能让你吃亏呢,你的功劳我可是都记在心里呢。加上这两个,份量肯定是足足的!”

胡铁花似乎并不领情,不悦的说道:“光知道动嘴!谁稀罕你这小恩小惠的,还不够膈应人的呢!”说完跟王宝玉摆摆手,扭着屁股,小跑着走了。

“现在村部有钱,一般都是一个月一结账,从沒欠过。”蒋春林望着胡铁花的背影说道。

“嗯!只要钱黄不了就行。也难为大哥了,少不了跟胡铁花说好话吧?”王宝玉表示这沒什么,买卖做大了,总会有赊账的,好在一个小小的村支部,不怕他们赖账。

蒋春林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村部的生意几乎都是胡铁花张罗的,其实平时我买吃送喝的也沒少了她的。只是沒有规矩不成方圆,做生意要是有人开了这种口子,以后再改更得罪人。”

王宝玉赞赏的说道:“蒋大哥,行啊,真看不出來你也是个做买卖的料啊!”

蒋春林得意的挺直了腰板,大笑着说道:“要是哪天单位不让我干了,我也全职养林蛙!”

王宝玉跟着蒋春林又查看了一些林蛙冬眠的水塘,又询问了养殖的数量等情况,这才慢腾腾的下了山,回到那三间砖房的办公区。

已经是中午了,蒋春林说要给王宝玉炖自己养的林蛙,王宝玉开玩笑说不吃,自己的养得东西有感情,吃不下。蒋春林点着头说,很有同感,满以为自己养了林蛙以后可以天天吃个够,结果现在却吃不下了。

三个人简单收拾了一下,就准备开车到旅游区去吃饭,刚出了门,一辆小客货车急匆匆的朝这个方向开了过來。

王宝玉以为是來买林蛙的,蒋春林却认识这个车,呵呵笑道:“兄弟,是村委会的车來了。”

王宝玉呵呵笑了,明白村委会是为了避嫌,才买了这样一个小破车。小车吱呀一声停住了,神石村的村支书何大壮笑呵呵的开门走了下來,随后,村长朱田力也跟了下來。

“哎呀!王副镇长來了,也不提前打声招呼,今天说啥也要到村部去喝酒。”何大壮上前一步,异常客气的发起了邀请。

“何支书,我看就算了吧!我们三个随便找个农家乐,简单吃上一口就行了。”王宝玉谦让道。

“王副镇长,不用客气了,说实话,不是单单请你,还有别的客人,你要是再推辞,那可就是瞧不起我们了。”朱田力也过來帮腔道。

王宝玉一听这话更是推辞了,说道:“既然还有别的客人,那就够你们俩忙活的了,我就不跟着添乱了。”

何大壮和朱田力一边一个站到王宝玉身边,坚持的说道:“王副镇长难得來一次,说啥也得给我们这个面子!”大有王宝玉不答应,就把他抬走的架势。

“兄弟,老何跟老朱既然亲自來了,咱们就去吧!”蒋春林觉得横竖得吃饭,人多也热闹点,于是也帮着劝道。

王宝玉本意是不想打扰村部,既然何大壮和朱田力亲自來请,再坚持不去,就显得架子大了。于是便答应下來,和韩涛一道,上了蒋春林的车,直奔村委会。

曾经介绍过,神石村村委会办公的地方,已经并入到“神石旅游开发区管委会”,是沈文成盖得三层小楼,村委会位于三楼,吃饭的地方,应该是在一楼的饭店。

一行人在小楼前停下了车,在何大壮和朱田力的引领下,进入到一楼的一个包房里,包房内的酒菜已经上齐了,正坐着两个女人,一个是刚刚见过的胡铁花,另外一个女人,却让王宝玉不由喜上心头。

是马晓丽,柳河镇政府农业办主任,看样子,何大壮和朱田力口中的客人,就是马晓丽了。

“马主任,稀客啊,咋倒出功夫下來亲民了?”王宝玉打趣道。

马晓丽坐着沒动,微微笑道:“这还不是王副镇长定下的规矩,凡事亲力亲为,力争拿到一手资料,光靠呈上來的报告能看出什么來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了,深有意味的说道:“还不知道马主任这么尊重领导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