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75 不好显摆

第二卷 小镇仕途 675 不好显摆

“我们是做下级的,当然就得遵从领导的指示。我刚才还跟铁花说,只怕王副镇长升了官,可能今后就不爱搭理我们了。”马晓丽的话语中,明显带着点不满的味道。

胡铁花也笑着说道:“贵人都眼高,这都是看到眼里的。”

王宝玉懒得搭理胡铁花,心里却在不停的思索,马晓丽对自己的不满,多半是因为两方面。一方面是自己多日都不曾给她打过一个电话,不只显得很生疏,从私交方面讲还显得挺绝情;还有一点,那就是自己要去县里工作,一点风也沒透漏给她,这让马晓丽觉得,自己在王宝玉的心目当中,基本沒有什么分量。难怪说起话來,也是醋味十足。

“马主任,不能这么说,到什么时候,也是家乡人,亲。”王宝玉将那个“亲”字,说得格外清晰,还冲着马晓丽眨巴了几下眼睛,马晓丽当然明白王宝玉的味道,不由心跳加速,粉脸一红,赶紧转过头去,不敢看王宝玉了。

何大壮张罗着将王宝玉让到主座上,蒋春林大咧咧的坐在王宝玉的左手边,右手边就是马晓丽,韩涛跟马晓丽很熟络,便坐在马晓丽的身边,小声说起话來。

“王副镇长,刚刚听胡主任说您要到县里高就了,我首先向您表示最衷心的祝贺。”何大壮举起杯來说道。

“谢谢何支书!”王宝玉也举起杯,又补充道:“调令刚下來,还沒去报道呢!”

“王副镇长去县里哪个部门?”朱田力插嘴问道。

王宝玉还真不想说这个,总是觉得政策研究室这个地方,沒权沒势,不好显摆,只是呵呵笑着含糊说道:“这个,天机不可泄露,暂时不方便说。”

“老朱,这你就不懂了吧!王副镇长不说,那是怕有变数,小人捣乱,肯定是大官。”何大壮说着,伸手过來跟王宝玉碰了杯,滋溜一声,一口干了。

朱田力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,尴尬的笑道:“王副镇长,失礼了!我自罚一杯!”说完喝了杯中之酒。

王宝玉也干了杯中酒,又倒满了,站起身來举着杯,颇有感慨的说道:“在座的各位,都是熟人,上次來考察,就是蒋大哥,马主任和我,沒想到两年过去了,神石村有了这样大的变化,咱们这些老熟人还又碰到了一起,我心里很高兴。來,我敬大家一杯,希望我们都能铭记曾经的日子。”

王宝玉的话,很有感染力,在座的除了韩涛,都记得王宝玉等人上次來考察的时候是啥样子。王宝玉刚当上农业办主任,一行人开着一辆破吉普,而村委会只是一排砖房,王宝玉等人还在村部里住了一晚,闹出了“抓贼”的笑话。

“两年前的事情,至今如同在眼前,说起來,神石村能有这一切,都是王副镇长带來的,我们一同感谢王副镇长。”何大壮提议道。

“感谢王副镇长!”大家纷纷起身,齐声说道,然后举杯共饮,酒桌上的气氛立刻热烈了起來,酒桌之上,除了鸡鱼肉蛋,果然有一大碗炖林蛙,看样子是那些胡铁花捉來招待马晓丽的,不过,马晓丽表现的很安静,从不起來敬酒,,菜也吃的很少,也不怎么说话。

“晓丽姐,咋这么不开心呢?”王宝玉嘿嘿笑着,小声问道。

“沒什么,看到韩涛换了个活法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有所改变。”马晓丽很认真的说道。

王宝玉一时理解不了马晓丽话里的意思,笑问道:“晓丽姐是个人才,神石村也有你很大的功劳。而且现在终于被提拔上來了,将來也是前途无量啊!”

马晓丽轻声笑了下,说道:“三十多岁才混到这种前途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头。倒不如像韩站长那样直接辞职,做自己想做的事去。”

“对了,晓丽姐,我正想问问,韩涛为什么不干农技站站长了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还不是因为你!让我少了个得力助手,现在可好,只剩下叶连香,整天除了擦脂抹粉,就是看小说,啥也不会干。我这个农业办主任当的还真是累!”马晓丽嗔怪道。

“这咋又赖到我头上了?”王宝玉皱着脸,表情无辜的问道。

“李传宗沒害成你,就想找个撒气的,结果盯上了韩涛,认为韩涛帮你做事儿,跟你是一伙的,处处给韩涛使绊子。韩涛的工作实在是开展不下去,无奈之下,就只好辞职不干了。”马晓丽小声的解释道。

“这狗日的李传宗,分明就是疯狗乱咬嘛!”王宝玉忍不住开口骂道。

“宝玉,你都是县里的干部了,怎么还是一生气就骂人啊!”马晓丽不由善意的提醒道。

“嗯!以后老子他娘的就不骂人啦,要改了这个带口把的毛病。”王宝玉故意如此说道,果然,马晓丽颇为无奈又颇为感慨的说道:“唉!还是原來那样。”

韩涛因为自己辞职,这让王宝玉感觉有些歉意,他示意马晓丽跟自己换个位置,举着酒杯对韩涛说道:“韩涛,我刚才知道你是因为我受到了牵连,很不好意思,是凡有我能帮忙的,你尽管开口。”

韩涛有些受宠若惊,连忙也举起杯,很真诚的说道:“王副镇长,其实我应该谢谢你,我当农技站站长,表面看起來是个干部,挺风光的,其实,一个月就开不到一千的工资,也沒有额外收入,日子过的紧巴巴的。现在跟蒋大哥搞这个林蛙养殖,正是我所学的专业,而且,工资赚的也翻了几倍,我觉得这种日子很好。”

“嗯!蒋大哥在车上跟我说了,要正式吸纳你为股东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韩涛眼中一亮,随即又暗淡了下來,尴尬的说道:“我是个光棍汉,沒啥积蓄,可能拿不出钱來入股。”

王宝玉笑道:“韩涛,你说这话就是不相信蒋大哥和我。蒋大哥的意思是,你只需负责技术这一块就成,钱的事儿我俩去打理,你就只等着分红就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