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86 水漫金山

686 水漫金山

“晓丽姐,你喝多了,为了给你醒酒,我才把你带到别墅來的。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那我的衣服呢?你这湿漉漉的又是什么意思?”马晓丽不这么认为,自己一丝不挂,那就说明王宝玉对她采取了别的行动。

“本想把你放到浴缸里用温水醒酒,可是,差一点……”王宝玉有些颓唐的说道,沮丧的道出了事情始末。

马晓丽听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,不过她并沒有害怕,只是怪自己喝得太多,看到王宝玉全身还是湿漉漉的,马晓丽忍不住心疼的说道:“宝玉,快把湿衣服脱了,容易生病的。”

王宝玉感激的看了马晓丽一眼,起身将全身的衣服都脱了,说道:“晓丽姐,如果今天真的有什么意外,你会不会怪我?”

马晓丽看着王宝玉惊魂未定的模样倒是有些好笑,说道:“我要是淹死了,哪里还有心情怪你啊?”

王宝玉勉强笑了下,说道:“恐怕我自己不会原谅自己,上次差点在水库淹死程国栋,今天你真把我吓坏了。”

马晓丽不在意的说道:“沒关系的,你只是一时疏忽,我是不会有生命危险地。不许再自责了知道吗,姐会心疼的。”

王宝玉想想也是,因此心里的内疚感也少了许多,开玩笑道:“晓丽姐,我听说胖人喝多了掉到水里淹不死,今天看來还真是这样呢。”

马晓丽佯怒道:“得了便宜卖乖,竟然还笑话我胖!”说完拉过被子躺下了,等着王宝玉來哄她。然而王宝玉被马晓丽判了感情的死刑,不好再有亲密动作,只是躺在那里不动,沒有过來搂抱她。

马晓丽也感觉到了什么,微微一笑,主动靠拢了过來,第一次伸出胳膊,将王宝玉抱在怀里,王宝玉自然也不肯放弃这机会,紧紧贴住马晓丽温热的身体。

“宝玉,我有一件事儿想跟你说。”马晓丽犹豫的开口说道。

“晓丽姐,不用说了,刚才我在你的包里看到了。”王宝玉沒有隐瞒的说道,虽然偷翻别人包包的行为有些不妥,但是他还是承认了。

“唉!”马晓丽发出了一声叹息,沒在说话,就这样搂着王宝玉,一只手还在王宝玉的黑发之间穿梭着,表达着心中的恋恋不舍的情结。

“晓丽姐,能去县里是一件好事儿,更是难得的机会,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。”王宝玉转头看着马晓丽的粉脸说道。

“我也很难受,宝玉,毕竟我跟程国栋这么多年在一起,要说一点儿感情沒有,那也是骗你的。”马晓丽轻声说道。

“也许,程国栋能给你更多,晓丽姐,你的选择是对的。”王宝玉说道,脸上还是浮现出了难隐的伤感,似乎想到了什么,王宝玉接着问道:“对了晓丽姐,昨天,你是不是想说雪曼?”

马晓丽沉默了会儿,沒有直接回答,反而问道:“宝玉,你知道为什么我明明了解你跟雪曼的关系,还是跟你在一起吗?”

王宝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因为此刻他的心里很乱,对于马晓丽,他非常不舍,原因很简单,不光是因为马晓丽是一个丰腴美貌的成熟女人,更是因为,王宝玉觉得,马晓丽身上有一种别的女人所沒有的知性美和安全感。

见王宝玉半天沒说话,马晓丽抿了抿嘴唇,说道:“宝玉,我不怕你生气,我觉得程雪曼并不适合你。”

“为什么?”王宝玉脱口而出的问道,身体也离开了马晓丽的怀抱。

“对于雪曼,我还了解她的,她从小被程国栋惯大的,性格上不但自私,还很小资,而你,需要一个能够真正关心你的女孩子。”马晓丽说道,听起來很像一个关心弟弟的好姐姐。

王宝玉不想跟马晓丽讨论这件事儿,毕竟在他的心里,程雪曼是无人能够取代的,别的女人他可以想不起來,但是程雪曼的一颦一笑,举手投足,时常如同在眼前,想到未來有一天能够跟程雪曼相依相伴,王宝玉的心中就会不由的升起一种溢满全身的幸福感。

王宝玉也不否认程雪曼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公主,但他相信,随着年龄的增长,程雪曼也会逐渐成熟起來,最终成为一个优秀的女儿和妻子的。

“晓丽姐,我会注意的。”王宝玉不想跟马晓丽发生语言上的冲突,他只想,这一晚就如此依偎着度过,或许明天,他跟马晓丽将形同陌路,如同两辆对开的火车,不再有交接点。马晓丽又重重叹了口气,沒有再坚持什么,她明显察觉到了,自己的话并沒有落在这个小男人执着的心里。

两个人就这样保持姿势躺了好久,直到听到走廊里传來哗哗的水声,王宝玉才猛然想起,浴室里的水还沒有关上,他连忙跳出被窝跑了出去,只见浴室里的水已经流到了走廊里,沿着楼梯冲下楼去。

王宝玉赶紧去关了浴缸的入水口,在水中摸索着找到了地漏处,这才发现,刚才替马晓丽收拾衣服的时候,将小内裤掉到了地上,小内裤沿着水堵住了地漏,这才发生了水漫金山的事件。

这时,马晓丽也起床跟了过來,沒有找到衣服,只好全身**着,当她看见王宝玉手中拿着她的湿漉漉的绣花小内裤之时,粉脸一下子就羞红了。

过了一会儿,水终于不再向下流淌了,别墅里却四处都是水,两个人好歹在这个小镇里都是有头脸的人物,此刻还真不方便叫人。于是两个人,只好亲自开展了排水工作,后來就是擦地,一直忙乎到半夜,才总算是将水渍清理干净,只是地毯依旧是潮湿的,一时半会儿是干不了了。

这样一番忙乎,两个人都忘记了刚才的不快,王宝玉从抽屉里找到了一盒烟,点上了一支,仰靠在沙发上,美美的吸了起來。

马晓丽也累了,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,拿起昨晚的红酒,自斟自饮起來,样子很是优雅。王宝玉偷眼看去,瞟见了马晓丽的芳草地带,突然就兴奋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