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87 大哥大

687 大哥大

当马晓丽看到王宝『玉』猥亵的眼神,立刻合拢了双『腿』,红着脸说道:“看什么看,不怕眼睛长针眼。”

王宝『玉』嘿嘿笑了,起身掐灭了烟头,向着马晓丽就扑了过去。

“宝『玉』,不要了,我们不能再这样了。”马晓丽说道,却没有反抗,两个人一丝不挂的男『女』独处一室,说不要显然是谎话,此刻,王宝『玉』跟马晓丽想到的,就是再放纵一次,哪怕明天就是世界末日。

在颤抖的纠结中,两个『激』情的男『女』,再次融为了一体,空旷的别墅中,不断回『荡』着马晓丽难以压抑的欢快叫声,直到站岗的月亮都有些倦怠的躲在云层之后,两人才渐渐平息了心跳。

好在别墅内有烘干机,解决了王宝『玉』湿衣服的问题。第二天一早,带着一种复杂的情绪,王宝『玉』开车将马晓丽送回了柳河镇,马晓丽下了车,走了几步,又回过头来,眼神中充满了伤感的味道。

王宝『玉』勉强的笑了笑,冲着马晓丽摆了摆手,使劲一踩油『门』,猛打方向盘,轿车疯狂的在原地转了一个圈,接着,便飞速的离去,消失了踪影。

马晓丽的眼中还是掉下了两滴泪水,她并没有擦去,而是任凭自己的视线变得模糊,直到看不清周围的一切。

偶尔有几个人经过马晓丽身旁,她也并不在意,自己在这个地方呆了三十多年,从来没有自由宣泄过自己的感情,如今就要离开了,难道就不能尽情的哭一场吗?

王宝『玉』将车开回了神石村,已经是上午十点,蒋『春』林早已焦急的等在那里,招呼蒋『春』林上了车,轿车便马不停蹄的赶回了清源镇。

到了恒通宾馆的『门』口,王宝『玉』并没有邀请蒋『春』林进去,他很想独自躺一会,昨晚的一切,很像是一场凄美的梦,他需要靠独处来渐渐遗忘这个在他生命中有着一定位置的『女』人。

回房休息,一直躺倒了下午,王宝『玉』才下楼吃了饭,正巧,侯四也在找他。

“兄弟,我正好要找你,有一件礼物送给你。”侯四嘿嘿笑着,将王宝『玉』带到了他的办公室。

“四哥,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,不用再费心了。”王宝『玉』客气的谦让道。

“这个东西,对你的用途很大,我昨天刚刚托市里的朋友买来的,到了县里你就能用了。”侯四神秘的说道,从桌子下面,拿出了一个黑『色』像砖头一样的东西递给了王宝『玉』。

王宝『玉』放在手里掂了掂,沉甸甸的,心想,不会是钱吧?不对啊,侯四已经给了自己六十万,没必要再送现金给自己吧。

王宝『玉』一边胡『乱』猜测着,一边打开皮袋,取出里面的物件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,真是有点奇怪,上面有根天线,中间一套数字符号按键,问道:“四哥,这是收音机?”

“哈哈,兄弟,缺少见识了吧?再猜!”侯四嘿嘿笑着,卖着关子说道。

王宝『玉』又想了想,说道:“四哥不会是怕我闷,给我买了一个游戏机吧?”

侯四哈哈大笑了起来,说道:“兄弟,这是大哥大,又叫手提电话,有了这个玩意,无论你到了哪里,四哥都能第一时间找到你。”

大哥大?王宝『玉』不由眼睛一亮,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好东西,最起码有了它,需要打电话的时候,就可以不用四处找电话亭了。

“四哥,这可是个好东西,以前只是听说过,还从来没有见过呢!哎呀,电话能拿在手里打,真是太方便了。四哥,这么好的东西,你咋不也整一个呢?”王宝『玉』对这个礼物非常满意。

“我早就惦记了,只是咱们这个小镇,现在还没有信号,整了也没用,就是个摆设。要不说,早晚都得走出去,这个小镇得耽误多少商机啊!我寻思吧,县里应该有信号,先给你配一个,别忘了,常给四哥打电话啊!”侯四解释道。

“四哥放心,无论我走到哪里,走多远,跟四哥的心始终是联在一起的。”王宝『玉』嘿嘿笑道,摆『弄』着大哥大,觉得这个东西真好,拿着它显得自己很像是有钱人。

王宝『玉』的话,让侯四蓦然升起了一丝感动,眨着小眼睛,有些动情的说道:“咱们兄弟可是一个头磕下去的,那就是亲兄弟。说实话,四哥舍不得你走,但四哥也明白,男子汉志在四方,只要你记住,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,都有四哥在后面支撑着。”

王宝『玉』郑重的点了点头,他能够看出来,侯四说这话的时候,是发自内心的。与此同时,王宝『玉』也希望,他跟侯四的这份感情,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,岁月的变迁,而终成一场回忆。

就在王宝『玉』走出侯四房间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中年男人正咱在宾馆的『门』口,还领着一个可爱的小『女』孩,正是焦炳和他的『女』儿果果,听说王宝『玉』要走了,焦炳便过来给王宝『玉』送行。

“焦大哥,你咋过来了,最近还好吧!”王宝『玉』连忙热情的迎上前去说道。

“有这个小开心果在身边,啥烦恼也没有。”焦炳慈爱的看了一眼手中领着的果果,笑得还是有些勉强,可见,关婷的意外离去,对于焦炳的打击,仍旧没有消除掉。

“果果,快叫王叔叔。”焦炳对『女』儿果果说道。

“王叔叔好!”果果倒是乖巧,甜甜的叫道,手却紧紧的抓着焦炳,显得十分亲昵。

看到果果,王宝『玉』的心里立刻发起了一丝酸楚,这样一个可爱的小『女』孩,不但失去了亲生母亲,亲生父亲还被关进了监狱里,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,眼前这个她朝思暮想才见到的父亲严格意义上讲,只是她的养父。不知道这一切的秘密,命运什么时候才会向这个可爱的小『女』孩冷酷的展开。

而这一切,王宝『玉』始终觉得,都是自己造成的。如果当初在城里没有碰到关婷,或者见到她也只当没见过,又或者自己能对邓乐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那么今天这个可爱的小『女』孩还会依偎在母亲怀里。

然而,命运的假设从来都不成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