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88 永恒的爱

688 永恒的爱

“果果很乖。”王宝玉带着心疼的摸了摸果果的小脑袋,想给小姑娘一个礼物,却沒有预备,拿钱又觉得很俗气。

“王叔叔,你认识我妈妈吗?她到底去了什么地方?”果果仰着小脸问道。

“果果,爸爸不是跟你说了嘛!妈妈出差去了国外,要好久才能回來呢!”焦炳唯恐王宝玉说错话,连忙插嘴说道。

“果果快点长大,长大了就知道妈妈在哪里了。”王宝玉言不由衷的说道,不得已的跟着焦炳撒起了谎。

果果对王宝玉的答案并不满意,说道:“爸爸也常对我这么说,可是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?叔叔,是不是果果不乖,妈妈不要我了呢?我这次考试是双百,你能不能告诉她呢?”

王宝玉心里一疼,眼睛竟然有些潮湿,他强挤了一个笑容说道:“果果不要乱想,叔叔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你的妈妈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。”

关婷在危急时刻,急转方向,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女儿,天底下最无私的就是母亲了。果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接着问道:“叔叔,那你的妈妈也这么爱你吗?”

王宝玉一愣,自己的亲生母亲在自己五岁的时候就和下乡青年私奔了,至今音信全无,她哪里配得上爱这个字。

但是面对期待的眼神,王宝玉笑道:“那当然,每次回去我的妈妈都会给我做一大碗红烧肉,一个劲的劝我吃呀,吃呀,撑的我晚上抱着肚子睡不着觉呢。”王宝玉口中的妈妈,自然就是干妈林召娣了。

果果被王宝玉逗乐了,咯咯笑了起來。之后,王宝玉领着父女二人,到了一个幽静的小包房里,叫來了服务员,让果果点菜,她想吃什么,就做什么。

饭菜很快就上齐了,焦炳不肯喝酒,说答应了果果,今后不再饮酒,要做一名好父亲。“对,我们拉过勾的!”果果一旁认真的说道。

王宝玉笑了笑,沒有勉强焦炳,给果果点了一瓶饮料,两个人就以茶代酒,聊了起來。

“宝玉兄弟,沒想到你这么快就到县里去了,想起曾经的事情,好像就发生在昨天。”焦炳感叹的说道。

“焦大哥,有些事情,虽然我们放不下,可是必须要放下,这不但是让逝者安心,也是为了自己能够活的更好。”王宝玉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“唉!这个我明白,还是要感谢兄弟曾经对我的无私帮助,大哥铭记在心。”焦炳说道,举起了手中的茶杯,两个人以茶代酒,共饮了一杯。

“大哥,这个话茬以后就不用提了,从某些方面讲,这也是兄弟该做的本职工作。”王宝玉颇有些难为情的说道,如果用一个人的生命跟自己对焦炳的恩情相比,那恩情就显得微不足道了。

“只怪我当初沒有听你的话,既然卦上有灾,就不该去找果果她妈妈。邓乐发出事后,我更是不应该将这件事儿告诉她。”焦炳低声说道,话语中充满了悔意。

从焦炳的话里能够听出,他根本就放不下关婷,有些事,有些人,有些伤痛,会深埋在一个人的记忆里,直到老去的那一天,想起來依旧伤怀。

“说起來,这也是命运的安排,大哥不必自责。还是照顾好果果吧!”王宝玉随口劝慰道。

“这孩子,跟她妈妈长得还真像,哪怕再苦再累,只要一看到她,我就能立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。呵呵,孩子学习也好,奖状一大堆,将來指定错不了。”焦炳慈爱的看着身边正在开心喝饮料的果果,一点儿也看不出來,果果不是他的亲生女儿。

王宝玉不由仔细看了看果果,眉眼之间果然跟关婷有几分神似,将來肯定是一个小美女,如果关婷地下有知,想必也能安息了。

王宝玉忽然想起一件事儿,对焦炳说道:“焦大哥,能不能将果果的照片给我一张?”

焦炳不明白王宝玉的意思,微微皱了皱眉,但还是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随身携带的女儿照片,递给王宝玉,口中说道:“兄弟,有机会给果果好好看看相,我真是希望将她培养成材啊!”

王宝玉接过相片,小心放进衣兜里,口中呵呵笑道:“果果这孩子,天庭饱满,耳高过目,唇红齿白,将來肯定会有大出息的。而且一看就是个孝顺孩子,你就等着享女儿的福气吧!”

从王宝玉这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,焦炳很满意的点着头,再次举起杯,跟王宝玉重重的碰了一杯,高兴的说道:“只要孩子过的好,比给我啥都强!”

果果是个孩子,吃不了多少东西,王宝玉便叫來一名女服务员,让她领着果果到四处去玩了。

果果走后,焦炳打开了话匣子,不知不觉的围绕着关婷说了很多,王宝玉只是静静的听着,偶尔会插上一两句无关紧要的话,对于关婷,他实在不想多说什么。

从焦炳的口中,王宝玉得知,当年的关婷是有很多人追求的,其中不乏有钱人。只是,她最终选择了焦炳,两个人结婚后,一直非常恩爱,甚至焦炳都不清楚,关婷是如何偷情怀上了邓乐发的孩子,直到现在他都不愿意相信。

焦炳对关婷可谓用情很深,以致于关婷如此背叛他,话语中都沒有丝毫的恨意,有的只是歉疚,说早知今天,当初就应该更好的去爱关婷,不应该在事业垮了之后,对她们母女发脾气,甚至还打了关婷。

王宝玉觉得,关婷这个女人还真是让男人很纠结,可谓是爱恨交加,欲罢不能。可是逝者已逝,生者不应该对逝者再说三道四,这是起码的尊重。

焦炳给王宝玉拿來了一笔钱,有好几万,说是给王宝玉到县里作为零花用,王宝玉说什么也不肯收,说心意领了,以后兄弟之间的感情还要继续。

晚上九点多,果果困了,焦炳便告辞离去,王宝玉休整一晚,第二天一早,开上侯四的车,拿着大哥大,向着县里出发了。

(第二卷终,下卷更精彩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