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89 女房东

689 女房东

在去往富宁县的路上,王宝玉想起了自己刚到清源镇时算的那一卦《艮为山》,事情过去,他对这一卦有了不同的解释。

曾经以为这一卦意味着孟耀辉对自己的发展设置了阻碍,虽然也对,但却不是全对,从另一方面來说,阻碍也是发展的动力。《艮为山》这一卦说明,自己工作的目标主要跟山有关,所以,才有了开发雪峰村旅游,打造积雪峰滑雪胜地的事情。

不过,这一次去富宁县,王宝玉却不想再提前算卦了,通过这两次调动,王宝玉明白一个道理,那就是命运即使给了你暗示,能参透里面含义的人也实属凤毛麟角。因此,他要自己把握命运,努力工作,争取早日去市里,履行跟程雪曼的千日之约。

王宝玉开车一路疾驰,快到中午的时候,來到富宁县城。对于这里,王宝玉并不陌生,也來过多次,可是这一次感觉却不一样,以前是过客,而现在却要在工作生活,同时也意味着,自己将告别小镇的生活,成为城里人的一员。

王宝玉找了个小饭店,先简单吃了口饭,然后开着车四处转悠了起來,目的只有一个,要租到一间适合自己的房子,这几天他也琢磨了,即使能够住在县政府里,县政府里人多是非也少不了,不如住在外面來的痛快。

王宝玉一路停停看看,电线杆上贴了不少的租房广告,可是都不尽人意,不是房子太小,就是设施不完善,偶尔几个好点的房子,位置又太偏僻,不利于工作。溜达到快天黑的时候,终于在一个新开发的小区门口,看到了一则让他心动的出租房的广告。

别人的出租广告都是打印的,而这家却是手写在一张漂亮的信笺纸上,右上方还印有一只卡通鸟儿张着小嘴,似乎在唱歌的样子,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。

王宝玉饶有兴致的下车,只见广告上用隽秀的字体写着:本人有房出租,面积一百六十平,六楼带阁楼,家居用品齐全,整洁干净,带淋浴,有暖气,可做饭,价格面议。下面则是一个联系电话。

王宝玉拿起大哥大,小心的按着上面的按钮,拨通了上面的电话。嘟嘟嘟!沒人接。王宝玉看了一眼手中的这个东西,以为不好使,把广告上的电话号码又仔细核对了一遍,再次打了过去,响了半天,终于接通了。

接电话的是个女人,声音虽然很细,可还是能分辨出,这个女人是有一定年纪的。王宝玉说要租房,女人问从哪里看到的,王宝玉说在小区门口,女人则说自己就在小区里,让王宝玉等着,她马上下來。

王宝玉靠在车上,等了沒有多大一会儿,只见一名个子高挑的女人,东张西望的走了出來。

“是你要租房子吗?”女人试探性的问道。

“对,是我。”王宝玉挺直了腰杆,微笑着说道。

“几个人住?”

“就我自己。”王宝玉说道,说完后又觉得不妥,补充道:“可能也会偶尔來个朋友啥的。”

女人上下打量着王宝玉,仿佛有些不敢相信,这样一个年轻人,开着车,拿着大哥大,十足一幅大款的样子。与此同时,王宝玉也打量面前的女人,感觉这个未來的女房东,有些与众不同。

女房东看起來将近四十,个子很高,比王宝玉好像还高半头,跟钱美凤差不多,体型不错,可以说凸凹有致,身上的小皮裙,皮质柔软细腻,显然价值不菲。女房东披肩长发,皮肤白皙,长而弯曲的浓密睫毛之下,一双有些深陷的欧式眼时不时的忽闪两下,还有那挺直的鼻梁,棱角分明的红唇,大有异国风情的味道。

“小孩,看什么呢。”女房东被王宝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嗔道。

“说我是小孩,你也大不到哪儿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耍起了嘴皮子,哄女人他是有一套的。

女房东果然脸上露出了喜色,问道:“那你看我有多大?”

“三十出头。”王宝玉随口说道,他估计,女人的年龄应该更大一些。

“我啊!四十五了,儿子应该都跟你差不多大了。”女房东高兴的说道。

“还真看不出來,咋保养的呢?”王宝玉故作好奇的问道。

“我是一名艺术家,整天画画,心态年轻,连我儿子都说我像个孩子。”女房东不无骄傲的说道。

竟然是个搞艺术的,王宝玉很感兴趣,在他的心目当中,艺术家都非常有品位,想必房子也错不了,便问道:“阿姨,可以去看看房子吗?”

女房东的脸霎时就拉了下來,说道:“我有那么老吗?”

王宝玉一怔,随即明白了,自己叫人家叫老了,眼珠一转,嘿嘿笑道:“当然沒有了,可是看您气质这么高贵,修养还那么高,生怕称呼您姐姐对您不尊重。”

女房东咯咯笑了,随意甩了甩长发,说道:“叫什么都一样,其实我也不在乎。”

王宝玉心想,你不在乎才怪,于是改口道:“大姐,现在可以去看看房子吗?”

“嗨!差点忘了,今天倒有一家三口打电话说來看房子呢,到现在也沒來。我觉得还是租给一个家庭能维持好卫生。”女房东毫不隐瞒的说着,前头带路,领着王宝玉去看房间。

王宝玉一边走一边寻思,自己也转悠大半天了,还是得抓紧时间把房子定下來比较好,他沒有搭女房东的话茬,突然装作好奇的样子问道:“大姐,你是个混血儿吧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那就是少数民族?”

女房东还是摇摇头,说道:“也不是,你为什么这么问呢?”

王宝玉啧啧嘴巴说道:“还不是大姐长得太好看了。你要不说自己是个艺术家,人家都得以为你是个演员呢!”

女房东笑的花枝乱颤,说道:“我跟老公出去吃饭的时候,他的朋友也都说我像个演员,我听得都快烦了!”

两人开心的聊着,又拐了几个弯,女房东领着上了楼,楼道里还算是整洁干净,每层对门两户人家,到了六楼,女房东拿着钥匙开了屋门,将王宝玉带进了屋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