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91 附加合同

691 附加合同

合同一式两份,王宝玉飞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女房东一看,呵呵笑了。“王宝玉,这个名字还真是俗气。”

“大姐,你这是损我,名字是父母给的,再不好听那也要用。”王宝玉不快的说道。

“小孩,别生气嘛!开个玩笑。”女房东越发笑得满脸灿烂,看起來,她倒是像个沒长大的孩子,谁见了这笑容也不忍多加指责。

女房东拿过笔也一笔一划认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王宝玉一看,也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來。

“小孩,你笑什么?”女房东不解的问道。

“大姐,你的名字不俗气,李可人,果然是个可人的姐姐啊!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不许跟我开这种过分的玩笑,姐可是个正经人。”女房东正色说道。

“好!那就不开玩笑了。给你钱,多的那一千算是那些杂七杂八的费用,麻烦大姐替我多操心,不够了再跟我说。”王宝玉说着,从包里拿出一沓钱,点了九千,递给了女房东,女房东则乐颠颠的接了过來,说道:“嗯,做事爽快,这房子就是你的了。”

女房东将钥匙交给了王宝玉,起身出去了,王宝玉靠在沙发上抽了支烟,便关上门下楼,找个地方去吃晚饭。

吃过晚饭,王宝玉将车子开到了小区内,又从车内将杨红军给的书法拿了出來,准备挂在屋里,他要让女房东知道,自己也是喜欢艺术的人。

一切还算是顺利,还租到了满意的房子,这说明自己在富宁县已经有了落脚之地。王宝玉哼着小曲上了楼,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,一股新鲜的墨香迎面扑來,眼前的一切,让他有些傻眼了。

只见女房东穿着个松松大大的睡衣,光着脚穿着拖鞋,正在他的房间里,往墙上挂尚未干透的国画。透过白色印有墨色荷花的睡衣,可以看见女房东竟然沒戴胸罩,明显凸起了两点,一左一右,好似两颗莲蓬子。

王宝玉对这个年龄的女人,根本沒有兴趣,只是屋子多了一个穿睡衣的女人,让他感觉不自在,他不由说道:“大姐,您是不是过來给我送这屋子其他钥匙的?”

“错,一共两套钥匙,这套是我留下的。我要经常來挂画,别忘了,这挂画的权利可是我花了两千买的。”女房东毫不在乎的说道,振振有词。

王宝玉不由一阵苦笑,明明自己刚刚掏了九千,反过來却成了她花了两千,这理儿还真个地方说去。

“傻站着干啥?关上门,快过來帮我在这里订一个钉子。”女房东对王宝玉吩咐道。

“大姐,您就不会让你家里人來帮你啊?”王宝玉沒动地方,颇感无奈的说道。

“小孩,你这记性有问題,我不是提示过你,我一个人住你对面。”女房东说道。

“老公孩子呢?”王宝玉这才想起來问女房东的家里情况,这也不奇怪,女房东租房子,也根本沒问自己的情况。

“老公和孩子移民去了澳大利亚,我不去。”女房东沒好气的说道。

“你为什么不去啊?澳洲可是个好地方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别问那么多,这是隐私,明白不?”女房东说道,王宝玉一听,真是有些哭笑不得,她就这样进了自己的屋,何曾考虑过自己的隐私。

“快过來帮我钉钉子。”女房东又说道,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。

王宝玉琢磨着,这刚租了房子,还是要跟房东搞好关系的,便压着心中的不快,关上门,将手中的东西放到沙发上,在女房东往左往右往上往下的吩咐中,叮叮梆梆的帮她在墙上钉上了几根钉子。

女房东翘着脚,在钉子只见拴上了细绳,然后用夹子将自己的画挨个夹好,又仔细的跑远端详了半天,这才心满意足,满脸带笑的说道:“小孩,你看我画的怎么样?”

“大姐,我的艺术品位有限,不过能看出來,你的画中充满了灵气,尤其是这只鸟,简直活灵活现。”王宝玉指着一幅站在枯枝上的小黄鸟说道。

“咦!沒想到你还真有眼光,这只鸟是我养的,呵呵,也是我的伙伴。”女房东不无骄傲的说道。

“这么说,您还喜欢养鸟。”王宝玉随口说道。

“是啊!我的鸟名叫一点红,还会学说话呢!”女房东指着小鸟头顶的红点说道。

王宝玉响起來,女房东的租房广告上都印有一只小鸟,看样子她确实对鸟十分喜爱。但王宝玉生來不喜欢这些宠物,跑了一天,感觉有些累了,打着哈欠下了逐客令,“大姐,这画你也挂了,是不是可以让我睡觉了?”

“当然,我这就回去创作,画都沒干呢,你不许用手**哦。另外床单被褥可都是新的,不洗脚不许上床。”女房东提醒道。

王宝玉有些哭笑不得,说道:“大姐,本人十分讲究卫生,天天洗澡,保证和你一样爱干净。”

女房东满意的点点头,说道:“那还不错,不过洗澡后记得要擦干身子再上床,早上起來后要整理床铺,我最见不得凌乱了。”

王宝玉抱着胳膊问道:“大姐,好像合同里沒有这些规定吧?”

女房东一愣,说道:“是啊,我当时沒有考虑这么周全,要不再弄个附加合同也行。”

王宝玉听得脑袋嗡嗡直响,说道:“大姐,不用定合同了,我都听你的,如果我收拾的不满意,我再雇个保姆专门负责打扫,管保你挑不出一点毛病來。”

“年纪轻轻,有胳膊有腿的找什么保姆。算了,你先休息吧,如果我方便就过來替你收拾。”女房东絮絮叨叨的起身晃着屁股,开门出去了,随后传來了对面的关门声。

王宝玉长长出了一口气,终于耳根清净了。他抬头大致扫了一眼墙上的画,都是一些花花草草,树木池塘等国画,充分带着女性的特征,但是,王宝玉还是发现了女房东作品的一个特点,那就是每幅画里,都有那只小黄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