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92 啥人啥鸟

混世小术士 692 啥人啥鸟 无忧中文网

料想女房东不会再來,王宝玉脱光了衣服,走进了浴室,畅快淋漓的洗起澡來,这是自己到县城定居的头一天,应该洗去昨日的灰尘,以崭新的面貌,迎接明天。

洗澡洗的很舒服,顿觉身上轻松了不少,不知不觉的,王宝玉想到了马晓丽,想到了这几晚的**,小弟弟就站起來了,但是他不在乎,这可是健康男人的标志。

王宝玉哼着小调,趿拉着拖鞋走出了浴室,准备好好睡一觉,明天提前到县委组织部去报道。

“小孩,你这两幅书法作品,还真是写得有功力。”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传來,差点就把王宝玉的小弟弟给吓软了。

说话的正是女房东,她正坐在沙发上,翻开杨红军写给王宝玉的书法,似乎陶醉其中,听到王宝玉走路的声音,竟然连头都沒有抬一下。

王宝玉尴尬的连忙捂着下身,恼怒的说道:“大姐,你这样闯进來,是侵犯人权的。”

女房东抬头一看王宝玉这幅样子,捂着嘴呵呵笑了起來,满不在意的说道:“小孩,不用害羞,大姐这年纪,啥沒见过啊!”

“不是这么回事儿,你快给我出去啊!”王宝玉被她说得越发尴尬,非常不快的说道。

“呵呵!还知道害羞。我是个艺术家,刚才想起來你拿进來的好像是件艺术品,这不看一眼,我是睡不着觉的。”女房东依旧呵呵笑着站起身來。

王宝玉弓着腰,捂着下身说道:“我才不信呢,你分明就是想來看看我晚上到底洗不洗脚。”

女房东呵呵笑了,说道:“小人之心,看來你还真的挺讲究卫生,像你这么大的小男孩可不多哦。不过我真是奔着这书法來的,写的真是好,至少是省以上级别书协的,你说我的艺术敏感对不对啊?”

“我管你敏不敏感,大姐,你要是再这样,别怪我跟你翻脸。”王宝玉弓着腰,捂着下身,瞪着眼睛提醒道。

“小孩,别这么大脾气,沒用。姐要是发起脾气來,怕吓着你。”女房东说着,竟然几步到了王宝玉的跟前,不由分说的拉开王宝玉的手,说道:“瞧你弯腰弓腿的不累啊,实话告诉你吧!我对这方面冷淡,看了你的东西也沒感觉,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,看到女人就容易冲动。”

说完女房东转身就走,边走还边嘟囔,说道:“我老公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比你强多了,你看你不硬不软的还捂着跟宝贝似的。”

说完后,女房东自顾自的走了,王宝玉呆呆站在原地,好半天才缓过神來,不由的骂道:“他娘的,老子向來都是金枪不倒!今天要是换做你老公,肯定吓得一辈子软蛋,我能现在还能勉强硬着就是本事,你是不是女人啊!”

王宝玉骂够了,起身到了门前,想研究一下能不能从里面关死,不让女房东再冒然进來,别说,还真的找到了里面的插销,他兴奋的插好后,终于可以到大**,好好睡觉了。

虽说是睡着了,可王宝玉却是噩梦不断,一会儿梦见有人进來了,一会儿又是房子消失了。似乎梦里还有个女人不断的对自己说话,烦的王宝玉翻來覆去,总也睡不踏实。

而这个女人却一直在说话,吵得王宝玉耳朵都疼,猛地掀开被子坐了起來,他娘的,老子不睡了。天已经亮了,然而吵闹声却还沒有停下來,王宝玉一阵愕然,这是什么动静?

王宝玉不由爬起來,打开窗户探头往外看,看到一只鸟笼,就挂在紧邻窗子的外面,里面有一只小黄鸟,唧唧咋咋的欢快叫着,不停的在鸟笼子里上上下下,当王宝玉看到小鸟头上的一点红毛的时候,突然有所感悟,这不就是画上的那只鸟嘛!

王宝玉这才注意到,原來自己住的这间卧室的窗子,跟女房东的窗子靠的不远,显然是女房东一大早把鸟笼挂了出來。正是这只鸟搅了王宝玉的清梦。

“你这只烂鸟,老子早晚有一天拔光了你的毛。”王宝玉挥着拳头,恶狠狠的冲着鸟笼子比划道。

小鸟仿佛听懂了王宝玉的话,叫声停止了,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的王宝玉,突然开口说道:“欢迎!欢迎!”

“一点红,这是欢迎谁呢?”女房东也从窗口里探出头來,看到是王宝玉,立刻笑着跟王宝玉招了招手,说道:“小孩,沒想到你还挺有魅力,我家一点红看起來有点喜欢你啊!”

“这鸟可真能叫,上辈子一定是哑巴托生的吧!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笑容里很不友善。

“不许这么说它,一点红,咱们回來,那个小孩是个坏人。”女房东不高兴的从窗口收回了鸟笼子,嘭的一声关上窗户,只听一点红学道:“坏人!坏人!”

王宝玉郁闷的趴在窗户上,心里隐约有些后悔租了这套房子,刚刚叹了一口气,女房东的窗户呼啦一下又打开了,命令式的说道:“记得铺平被褥,另外开十五分钟的窗户散散室内的浊气!”

王宝玉还沒有答话,女房东已经缩回头去了。王宝玉沮丧到了极点,看样子是睡不着了,只好穿上衣服,准备出去吃饭,心中掂量着,要不要再去找一个房子住,他现在感觉,啥人啥鸟这句俗话是无比正确的,不但女房东有些难缠,连这只小鸟也不好对付。

就在王宝玉穿上衣服想要出门的时候,门外又传來了钥匙开门的声音,王宝玉知道是女房东,不由嘴角扬起一丝鄙夷的笑容,暗道,幸亏昨天我从里面关上了门!让你再拿钥匙开门!

钥匙哗啦啦响了几下便停止了,继而传來了敲门声,王宝玉犹豫了一下,还是给她开了门,想看看她究竟还要搞什么把戏,也顺便和她谈谈退租的事宜,老子不信那个邪了,有强买强卖的,难道还有强租的?

王宝玉打开门,只见女房东站在门口,红润的嘴角微微上扬,在脸上形成了一个美丽的笑容,她手上端着一个托盘,上面放着黄澄澄的小米粥、剥好的茶蛋、雪白的馒头和色泽鲜亮的咸菜。

“大姐,你这是?”王宝玉愣住了,不解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