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94 谁的官大

694 谁的官大

王宝玉干笑了两下,掌声便停止了。“王副主任,最里面的办公桌是你的,有什么不明白的,缺啥少啥,随时可以找我。”尹主任指了指那个角落,自顾自的出去了。

王宝玉心里不舒坦,紧接着就跟了出去,不客气的问道:“尹主任,我这个副主任怎么连个单独的办公室都沒有啊?”

“这个嘛!办公室比较紧张,再说,屋内的其他人,跟你的级别一样,给了你,别人该不高兴了。”尹主任拿腔撇调的说道。

“你是说,他们也都是副主任?”王宝玉惊讶的问道。

“你是副主任,他们是副主任级别的研究员。”尹主任解释道。

“这有什么差别?”王宝玉追问道。

“差别就是,他们都是研究生以上学历,有学术理论成就,而你,就是副主任。”尹主任咳嗽了声说道。

王宝玉有些恼火,冷声问道:“尹主任,我不太懂这些。这研究员和副主任到底是谁的官大?”

尹主任头头是道的说道:“你们享受的级别是一样的。研究员是种职称,是对专门从事某种行业技术人员工作能力的表述,这都是评审出來的。”

王宝玉似懂非懂,问道:“那我也能不能评一个职称?”

“一般硕士学历的问題不大,王副主任嘛,还亟待进步。”尹主任笑道,这笑容怎么看都有几分嘲讽的味道在里面。

“您的意思是,有了文凭就可以评,沒有文凭干的再好也白搭?我这个副主任还不如他们?”王宝玉阴着脸说道。

“也不是那个意思,相信你通过努力,会赶上去的。”尹主任嘿嘿一笑,拉开门回屋了。

王宝玉站在走廊里,愣了好半天,很郁闷,大有一种“虎落平川”的感觉。难怪那个臭嘴孟耀辉整天笑话自己沒文化,原來这就是县里的风气传染的。

生气归生气,最后,王宝玉还是决定,既來之则安之,先忍一忍,别一來就闹事,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回到屋里坐下,桌子是普通的桌子,椅子是普通的椅子,连个电话也沒有,更沒人跟他搭茬,每个人都在自顾自的看报纸,看文件,抄抄写写,样子倒显得挺认真。

王宝玉摸出烟來,点上一支,还沒抽几口,前面矮个的中年人立刻咳嗽了起來,另外一个瘦弱的中年人则毫不客气的呼扇着手,表示出了反感。

他娘的,瞧这些人的熊样。王宝玉暗骂了一句,也沒管那事儿,继续抽烟,觉得有些口渴了,掂起一旁的暖水瓶,轻飘飘的,里面一滴水也沒有。

以后不会都得要自己去打水吧,以前在镇里都是马晓丽叶连香还有吴丽婉干这些杂活的。娘的,不喝了,难不成还能渴死?王宝玉干脆又点上一支烟,随后又从随身的包里,摸出了大哥大,咣当一声放到了桌子上。

“王副主任,这玩意多少钱买的?”跟他坐对面的干巴老头,十分好奇的问道。

“不知道,朋友送的。”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“这可不太好,听说就这一个玩意,得卖两三万呢,完全可以定你受贿了。”干巴老头离开桌子凑过來,小声的说道。

“什么!”王宝玉脸一下就变了,不高兴的说道:“这是我把兄弟给的,跟行贿有啥关系,外面还有人送我一辆车呢,是不是就该枪毙了!”

干巴老头一听,惊讶的嘴半天沒合上,随后一边摇头,一边把身子撤回來,嘟囔道:“到底是年轻人,胆子大,我沒别的意思,就是给你提个醒。”

王宝玉也觉得老头沒有恶意,自己的态度确实不太好,便露了个笑脸问道:“老人家,您贵姓?”

“我叫周百通。”干巴老头说道。

“周伯通?呵呵,好名字,早已家喻户晓了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沒听清,以为老头说自己是武侠小说里的老顽童周伯通。

“是周朝的周,百里奚的百,通天教主的通。周百通。”老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。

“呵呵!周老,多有得罪了。”王宝玉呵呵抱拳致歉。

“外号百事通。”王宝玉前面的中年人也停下手中的工作,哈哈笑着插嘴说道。

周百通沒生气,反而呵呵笑着说道:“你的外号也不错,冬瓜皮。”

王宝玉扑哧一下笑出声來,中年男人急忙解释道:“百事通,别瞎说,本人大名董焻起。”

“董大哥,您好。”王宝玉客气的伸手过去,董焻起也笑着伸手过來,算是彼此认识了。

王宝玉又起身问另外的中年人:“这位大哥,您怎么称呼?”

瘦子中年人扶了扶眼镜,呲牙干笑了一声,文绉绉的说道:“我的名字普通,叫石立宏。”

“什么?”王宝玉沒听清,但感觉像是个娘们的名字。

“石头的石,美丽的丽,万草丛绿一点红的红,这名字霸道吧?”董焻起嘿嘿笑着对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咋也比你的冬瓜皮要强多了。他刚才说的不对,是站立的立,宏伟的宏。”石立宏羞恼的解释道。

“呵呵,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名字也是一样。认识大家很高兴。”王宝玉说道,给众人发烟,烟拿出手就有些后悔了,人家都是高文凭的文化人,看刚才表现像是不抽烟的。

然而令王宝玉沒想到的是,大家竟然都接了过去,熟练的夹在手指间,啪嗒一声点着,一口接一口的抽了起來。

嘿!原來这帮家伙都是抽烟的,那刚才装个屁!很快,屋子里就变成了烟雾缭绕的仙境,让王宝玉想起來曾经在村支部开会是的情形,看样子,只要是这种男人聚集的地方,环境就好不到哪去。

“周老,咱们整天都有啥工作啊?”王宝玉问道。

周百通呵呵一笑,将抽了半截的烟头掐灭,小心的放到一边,想必是等着一会儿再抽,这才开口徐徐说道:“咱们的工作,就是每天阅读上面的报纸文件,将其中的精神内涵提炼出來,报给上级领导。”

王宝玉一愣,说道:“就是小学生的摘抄作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