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95 通行证

695 通行证

周百通想了想,说道:“可以这么打比方。”

“就这么点事儿?”王宝玉又问道。

“也不完全这样,每个季度,都要拿出一篇报告來,可以就某个领域的某种现象就行深入分析,提出具体的调整意见。”董焻起开口解释道。

“小王,你來的正好,最后一个季度的报告,现在就可以着手准备了。”石立宏也说道。

王宝玉听得是只抓头皮,这些工作听起來都非常枯燥乏味,而且,从同屋三人的举止行为看來,都属于闭门造车那伙的,平时也沒人给他们送过礼,王宝玉拿出大哥大这个举动,让他们误认为,突然來了一个财神爷。

王宝玉忽然间有了一种优越感,面对这三人,他觉得自己混的还不错。为了显示自己的阔气,更是为了搞好关系,王宝玉从包里拿出了几盒好烟,分给了他们,这些人的脸上,立刻乐开了花。

“王副主任,你來了之后,还沒办通行证吧?”周百通提醒道。

“啥通行证啊?”王宝玉一时沒反应过來,不解的问道。

“就是进出县政府的通行证,人和车都要办证,否则门岗那里,可是认证不认人的。”周百通说道。

王宝玉回忆了下,说道:“我进來的时候挺顺利的啊?”

周百通笑着提醒道:“你肯定拿着调令进來的,总不能以后都拿调令出入吧。”

“去哪儿办?”王宝玉觉得周百通提醒的有道理,连忙问道。

“县政府办,我带你去。”一旁的董焻起邀功般的起身说道。

一提到政府办,王宝玉脑袋就有点儿大,他的一个熟人,就在那里当领导,就是程国栋,自己刚刚才跟程国栋闹了别扭,不知道他会不会给自己出难題。

“董兄,不用麻烦你,我自己去进行。”王宝玉婉言拒绝了董焻起的热情,不为别的,他不想自己万一跟程国栋闹出格别扭,让董焻起看了去。

“那也好,位置就在主楼的一层左手。”董焻起具体说明了位置。

王宝玉嗯了声,拿着大哥大起身出去了,绕到主楼,在一层找到了写着政府办的牌子,很礼貌的敲了敲门。

“请进!”是一个女孩脆生生的声音。

王宝玉推门进去,只见这里是一个办公室,里面摆放着好几张桌子,一名戴着眼镜的女孩坐在门口不远处,身穿黑色西装,一头短发,显得很精明干练。

王宝玉再看看室内,不由有些窃喜,只有这个女孩子一个人,并沒有程国栋的影子。王宝玉料想程国栋会有自己的办公室,应该不在这里办公,要抓紧办,省得跟程国栋发生不愉快。

打铁需趁热,王宝玉客气的一口气说道:“您好,我叫王宝玉,是刚到政策研究室的,想來办理政府大院的通行证。”

“请稍等一下。”女孩说着,翻看面前的一沓档案,很快就查到了王宝玉的名字,核对了下照片也是无误。

于是女孩打开了电脑,很快就输出了一张卡片,又熟练的将卡片从塑封机塑封了起來,递给王宝玉。王宝玉拿着还有些温热的通行证又说道:“这位同志,我还有一辆车,是不是也要办手续啊!”

“在哪?”女孩问了一句,王宝玉便将她领导了窗前,指着外面的那辆黑色轿车说道:“那辆车就是。”

女孩干这项工作久了,对车型也非常熟悉,坐到电脑旁,飞快的将王宝玉车的型号及车牌号输入了进去,很快又出了一张卡片,同样塑封了。

王宝玉斜眼打量了下女孩桌前的电脑,方方正正的,自己还从未摸过这种东西呢,只是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几下,就能直接打印出來,果然是高科技。

女孩将车辆通行证也递给了王宝玉,特意强调了下:“这张卡放到车前挡风玻璃后,门卫容易看到的地方。”

王宝玉高兴的接过來,沒想到事情办得如此顺利,连声感谢道:“这位小妹妹,你真是太善良了,多谢!一个女孩子用电脑那么熟练,真是个人才。”

女孩听到王宝玉的话,咯咯笑了,说道:“感谢领导夸奖,其实这沒什么的,都是最基础的应用。我在大学就是学的计算机科学应用专业,这都是我的本职工作。”

王宝玉啧啧嘴巴说道:“我说这气质就是不一样,果然是个大学生。还不知道小妹妹你的芳名?”

女孩抿嘴一笑,刚要回答,身后传來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,也让王宝玉有些后悔真应该拿到证马上走人,而不是在这里闲搭话。

“真是死性不改,走到哪里都不忘了勾引女孩子!”就在这时,背后忽然传來了男人的嘲讽声音。

这个声音很是熟悉,王宝玉不用回头也知道,是程国栋进來了。

“程主任!”女孩连忙毕恭毕敬的点头打招呼。

于此同时,王宝玉也转过身去,冷冷的看着程国栋,一想到自己的脸,前两天刚挨了这个人一拳,便不客气的说道:“程主任,不要一开口就试图玷污一个政府干部的形象,这怕是与您的身份不符吧!”

“小纯,他來干什么?”程国栋沒有搭理王宝玉,冷冷的对女孩问道。

“他,他是來办政府通行证的。”小纯一听领导这样问,有些慌了神,连忙解释道。

“你怎么什么人都给办通行证啊?”程国栋责问道。

小纯一脸无辜的看着程国栋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更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。

“程国栋,我为什么不能有通行证啊?”王宝玉很不高兴的插嘴问道。

“你是个地痞流氓,有你在,政府大院就不得安宁。”程国栋当着女孩的面不客气的说道。

王宝玉有些恼火,说道:“程国栋,你不要得寸进尺,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!”

程国栋冷笑道:“不愧是村官出身,你就是属麦秸秆的,一点就着,还说什么限度不限度。”

“主任,靳部长刚刚送來他的入职表,他现在是政策研究室的副主任。”这个叫小纯的女孩有点听不下去,开口替王宝玉辩解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