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04 饭点

混世小术士 704 饭点 无忧中文网

王宝玉心里偷乐,暗道:“不要以为这么做,本人就能看得起你们。”

既然三个人不敢收钱,再坚持也沒有什么意义,最后,王宝玉还是拿了一百块钱给周百通,说道:“百事通替我买了茶叶和杯子,这个钱本來就该我掏,亲兄弟明算账嘛!”

周百通几番谦让,还是不想做亏本的买卖,最终扭扭捏捏的把钱收了。其余两个人明白周百通在这中间有赚头,觉得很不公平。董焻起嘿嘿笑着提议,晚上三个人一起请请王宝玉吃饭,算是给王副主任接风洗尘。

石立宏立刻积极响应,但说自己兜里沒带钱,董焻起也说沒钱,周百通明白他们二人的心思,嘿嘿笑着说沒钱不要紧,自己先垫着,但请客的钱必须三个人均摊,这才能显示出对王副主任的诚意來。

其余两个人最终无奈的接受了,王宝玉想了想,自己晚上一个人吃饭,挺沒意思的,再者说,不接受邀请,显得自己架子很大,不利于团结,便答应了下來。

在一片和谐友好的气氛当中,大家心情愉悦的闲聊到下班的时间。王宝玉开着车带着三个人,在他们的左拐右拐直行的指挥中,最后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小饭店门前,停了下來。

小饭店的名字叫兴隆饭店,跟柳河镇“最大”的饭店的名字一字不差,不过饭店门脸和规模,比翠花的兴隆饭店可是小了不少。

进屋后,王宝玉简单扫了几眼,只见不足三十平米的大厅里,挤挤巴巴的摆放着七八张简易的桌子,稀稀拉拉的散坐着几位客人,墙壁被油烟熏得发黄,以至于啤酒宣传海报上的漂亮小姐,看起來更像是黄脸婆。

王宝玉觉得这里的环境这么差,饭菜也肯定好吃不到哪里去,很不愿意在这里吃饭。周百通看王宝玉直皱眉,连忙呵呵笑着解释道:“王副主任,这里饭菜物美价廉,味道正宗,我们几个经常來小聚。”

正在王宝玉犹豫着要不要坐下的时候,烫着鸡窝头的胖老板娘看见來了客人,连忙走了过來,将油腻腻的塑封菜谱扔在桌子上,又拿着小本子问道:“几位吃点什么?”

王宝玉很不喜欢这个胖老板娘,虽然柳河镇兴隆饭店的翠花老板娘也很胖,但人家胖中透着水灵,而这个老板娘,却是胖的油腻腻的,显得很有乡土气息。

“有沒有包房啊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沒有!坐大厅里多敞亮啊!”老板娘沒有表情的说道。

沒有办法,四个人只好围坐在一张小桌子上,王宝玉眼疾手快坐到了外面,周百通倒也伶俐,跟着王宝玉一排坐下了。石立宏和董焻起这次行动慢了点,皱着眉头坐到对面,只是后面的桌椅挨得太近,调不开腚。

石立宏不悦的对老板娘说道:“老板娘,这会儿店里沒人,你把桌子往后挪挪呗?”

老板娘眼皮都沒抬,说道:“这会儿不是饭点,待会人就多了。”

石立宏干生气,大概了解这家老板娘的脾性,紧紧上衣,勉强坐下了。

既然大家都坐定了,周百通拿过菜谱递给王宝玉,颇为客气的说道:“王副主任,您先点吧。”

王宝玉连忙将菜谱推了回去,下意思的搓了搓手上沾着的油腻,说道:“客随主便,还是诸位点菜吧,我啥都吃,沒有忌口的。”

周百通点点头,对老板娘说道:“一盘陈醋花生,一盘香菇拌木耳,再來一盘土豆豆角炖粉条。”

老板娘依旧懒洋洋的记着,问道:“主食呢?要不要汤?酒水要不要?”

“一斤白菜馅水饺,一碗萝卜疙瘩汤,再來一瓶二锅头。”周百通说道,又面带微笑的问众人,“大家看行不行啊?这家菜量很足,如果不够吃,到时候咱们再点。”

董焻起和石立宏忙不迭的点头表示同意,心里估算着这些饭菜值不了多少钱,每人均摊二十就应该差不多。

王宝玉听着却有些倒胃口,四个人三菜,一斤水饺,还沒有一点肉,且不说好吃不好吃,怕是连填饱肚子都难。

看着这些小气鬼,一幅畏畏缩缩的样子,王宝玉咳嗽了一下,清了清嗓子,大声说道:“一瓶二锅头够干啥的啊,來两瓶。我看这些菜也沒有下酒的,老板娘,再來一大盘酱骨头,一个筋头巴脑乱炖,嗯,再要一个羊肉炖冬瓜。水饺要是不够再点吧,这热乎乎的吃下去多暖和啊!”

在周百通三人一片吃不了的阻止声中,老板娘却來了精神,唰唰的在本本上飞快的记录着,眼中放光的对王宝玉说道:“领导,还是您懂行情,咱们店里的炖菜那叫一个绝,保你吃了这次想下次!”

老板娘边笑边对坐在吧台后嗑瓜子的男人喊了一句,“柱子,客人这里坐不开,你赶紧把这张桌子给撤了!”

吧台后黑瘦的男人立刻吐掉嘴里的瓜子皮,快速走了过來,这个叫柱子的男人,身材偏瘦,系着个围裙,从表情上看,他是老板娘的男人。他麻溜的把桌子往一旁并了并,四个人这里明显宽敞了不少。

石立宏气不过,说道:“刚才不是说沒到饭点吗,怎么这会这么积极?”

老板娘夸张的笑着,说道:“刚才是刚才,现在有空不就得了。诸位领导请稍等,饭菜马上就好!”说完扭动着肥硕的大屁股,快步到后面厨房交代去了。

王宝玉终于明白了老板娘不热情,肯定是这三个人,每次到这里的消费都很低,搞的饭店里几乎赚不到钱,光赚忙乎了。

看周百通等三个人脸色不好,王宝玉知道他们心疼钱,不由嘿嘿笑道:“诸位,既然出來吃一顿,就得吃得痛快点,你们说是不是啊?”

三人硬挤出丝笑容,说道:“那是当然了。”

酒菜陆续就上來了,摆了满满的一桌子,四个人先照例干了一杯后,王宝玉便不客气的拿着一块最肥的酱骨头,有滋有味的啃了起來,别说这家店面虽小,这菜的味道倒是浓郁,不错。

王宝玉满意的啃着骨头,直到这块骨头都快被啃干净了,才发现同來的三人兴致不高,蔫头巴脑的随意夹着凉菜。王宝玉客气的说道:“诸位,怎么不动筷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