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05 天眼通

705 天眼通

三个人互递了一个眼色,觉得菜上了桌,肯定退不回去,看着王宝玉扔掉手里的骨头又拿起一块啃起來了,不由都暗自咽了一口口水。

俗话说得好,吃了不疼,瞎了疼,这么多菜,王宝玉也吃不完,倒不如今天吃个痛快,因此大家只好放开肚皮吃了起來,不知道是平时油水少,还是怕剩了,三个人吃的很疯狂,不光是酱骨头一扫而空,其他的菜也很快就见了底。

几个人又喝了一杯之后,王宝玉看着桌上的菜盘子,问道:“不够啊?”于是冲着吧台喊道:“老板,给我们每个人再來两个酱肘子,嗯!再來一个小鸡炖蘑菇。”

“王副主任,真是吃不下了啊!”周百通一脸苦笑,手里的钱都攥出汗來了。

石立宏和董焻起也都连忙阻止王宝玉,说道:“对,刚才都是强吃,这会儿肚子里一点空都沒有了。”

“吃不了可以打包嘛!”王宝玉无所谓的说道,知道这三个人小气,恐怕刚才那些菜也都是食不知味。

王宝玉调侃道:“上个月我朋友单独请我吃饭,他说要请满汉全席,我沒同意,觉得太浪费,随便吃点也就是了。最终还是上了八盘八碗,花了两千多,不过也够省的,这要在市里,怎么也得四五千。”

周百通一听脸都绿了,心里无比后悔,早知道王宝玉这么能花钱,就不该请他出來,其余的两个人也都忙不迭的擦汗,下意识的紧着裤腰带。

“王副主任,实不相瞒,囊中羞涩啊!”周百通终于说出了心里的话。

董焻起也额头冒汗的说道:“我们也想尽力表现诚意。”石立宏陪着笑说是。

王宝玉哈哈大笑,说道:“早说不就是了!你们现在明白了吧,我这个人很简单,咱们实打实的來,不玩那些虚的!今天的客算我请了,改天你们再请我吧!”

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几个人立刻來了精神,纷纷表示改天一定好好请王宝玉。买单的压力沒了,几个人吃的更欢实了,一斤水饺果然沒打住,又上了二斤肉的,直到撑得打起了饱嗝,才不甘心的放下了筷子。

周百通等三人的酒量很是一般,一瓶二锅头刚见底,就纷纷露出了醉意,话匣子也终于打开了。

“王副主任,看起來您跟孙县长很熟啊?”周百通一边用牙签剔着牙缝里的肉丝,一边按捺不住好奇的问道。

“谈不到很熟,也就是经常在一起吃吃饭,喝喝小酒而已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撒谎道,他觉得对于这几个人,沒必要说实话。

王宝玉的话,让在座的三个人差点惊掉了下巴,他们当然不相信王宝玉说不是很熟,能经常在一起喝小酒,那可是非同一般的关系。

“王副主任,平时也沒看见你常來县里,怎么就能跟孙县长联系上呢?你们是亲属?”周百通想知道事情的究竟,又接着问道。

王宝玉笑着摇摇头,其实王宝玉跟孙大成并不十分熟悉,只有数面之缘而已,跟张存志的关系也很微妙,自然不方便说出來。但看三个人眼神中那份热切的期待,看样子不说点什么机密的他们是不肯罢休了。

王宝玉环视了下周围,计上心來,伸手冲三个人神秘的勾勾手,大家立刻把脑袋都凑了过來。

王宝玉随口胡编道:“看你们也都挺有诚意的,实话告诉你们吧。我有特异功能,孙县长有很多事儿,需要我给提供参谋,你们可别给说出去。”

特异功能?王宝玉的话,吓了三个人一跳,随后又觉得王宝玉再跟他们开玩笑,董焻起呵呵笑着问道:“王副主任,我可是学过生物学的,特异功能根本不存在,别逗我们了。”

石立宏推推鼻梁上的眼镜,嘿嘿问道:“王副主任还是看不起我们几个,不肯说实话。”周百通也起哄道:“就是就是,不实在!”

王宝玉压低声音说道:“其实我真有特异功能。我生就一双看透别人的天眼,俗称天眼通。”

大家看王宝玉说得认真,惊讶的盯着王宝玉的眼睛看了起來,半天也沒看出什么特别之处,石立宏依旧推推眼镜,有些失望的说道:“王副主任在开玩笑吧?”

王宝玉笑道:“你们不信?”

三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虽然沒说不信,但谁也沒说信。

王宝玉忍住笑,低声说道:“要不我给你们露两手吧。你们瞧见咱们旁边的那对男女了吗?我通过天眼看到,他们是一对已经偷情成功的婚外情人。”

三个人齐刷刷的把眼睛往旁边桌上望去,只是一对衣着普通的中年男女,看不出什么异常。难道王宝玉认识他们,不可能啊,要认识还不早就打招呼了。旁边那对男女似乎也看到了这群人看他们,那个男的瞪了这桌一眼,大家才连忙收回眼神。

石立宏认真的分析道:“这其实也不难,成年的一男一女坐在一起,是否一家人的概率应该都是50%,因此还能很容易猜对的。”

王宝玉呵呵笑了,说道:“我的前提不止是他们不是两口子,而是已经那个了的。这个概率会是多少?”

石立宏挠挠头,说道:“这属于条件概率,应该是25%吧。”

王宝玉反问道:“这就好比抛硬币,头一次反正面都有可能,第二次还是头一次那样的概率就小了吧?”

石立宏点点头,表示认同。董焻起嘿嘿笑道:“王副主任,咱不讲概率,要按你的说法,这咋能证明啊?”

王宝玉喝了一口酒,笑道:“不急,很快就有人心虚了。”

也许是感到有些窘迫,这对男女迅速吃完了热汤面,男的掏出一把零钱,放到桌子上,两个人便匆匆离开了。

老板娘一边不满的数着零钱,一边对过來收拾桌子的男人嘟囔道:“柱子,你说这男的也真是胆大,整天和相好的混在一块,也不怕被媳妇看见。”

只听柱子不屑的说道:“嗨!不就是吃顿饭嘛,沒凭沒据的,看见了也沒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