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13 敬酒

第二卷 小镇仕途 713 敬酒

司仪沒有难住王宝玉,似乎有些不甘心,又笑着提问:“请问伴郎,如果你爱的女孩子,嫁给了别人,你该怎么办?”

如果不是在这婚礼现场,王宝玉肯定会扇他几个耳光,他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认真的说道:“很简单,就是偷,我也不会放弃她!”

说完王宝玉挑衅的看了一眼程国栋,程国栋脸上肌肉猛烈的抽搐了下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。

王宝玉的话当然让在场的所有人一片哗然,年轻的觉得新鲜有魄力,上点年纪的就觉得这话似乎说的不怎么得体,因此沒人知道该如何褒贬这个答复。

想到曾经跟王宝玉的一夜**,新娘子万芳草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幸好打了厚厚的腮红,看不出异样。伴娘则捂着嘴偷笑,司仪愣在当下,随即又呵呵笑道:“这个答案还真是出乎意料,伴郎真是有胆识,佩服。”

“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答案吗?你不应该当司仪,该去当小报记者。”王宝玉笑中带怒的反问道,下面也有些传來不耐烦的嘘嘘之声,大概也觉得司仪这么揪住伴郎不放,分明跑了題,一对新人才是今天的焦点。

司仪有些尴尬,知道不能再问下去了,本想让王宝玉出糗,目的显然是沒有达到,便又转向伴娘,他嘿嘿问道:“请问伴娘,你对伴郎的说法怎么看?”

“我是绝对不会偷情的。”司仪问的突然,伴娘慌忙这样答道,说完脸唰的红透了,自己比王宝玉说的还露骨。

“好!伴娘是个好姑娘,來,跟伴郎拉拉手,做个好朋友。”司仪说着,拉着伴娘过來,跟王宝玉握了握手,无聊的提问终于结束。

王宝玉走下台子,四下看了看,还是选择了周百通他们那一桌坐下,剩下的事情,就跟他沒关系了。

随后的事情,都是走程序,司仪让新郎述说相识的过程,列举对新娘十个爱称等等,沒有什么新意。新郎似乎对此也颇有准备,应对自如,沒有再出什么洋相。之后便是新郎新娘交换礼物,最后是拜谢双方父母大人。

衣冠楚楚的孙大成和装扮一新的老婆露面了,随着万芳草甜甜的一声爸妈,两个大大的烫金红包便到了万芳草的手上。

万芳草的父母显然很淳朴,不怎么会说话,只是憨厚的笑,女儿嫁给了县长的公子,他们非常满意,不过,递给新郎官的红包明显小了不少。

新郎官倒也识趣,接过红包马上递给了万芳草,自然又惹的司仪好一顿怕老婆疼媳妇之类话題的调侃。

也许是为了跟县长套近乎,司仪打趣道:“请问孙县长,您儿子的财务都交给儿媳妇管理,对此您是否有所指示?”

说完大家哄的都笑了,乐呵呵的看着孙大成,只见孙大成不慌不忙的微笑着说道:“这是他们小两口的事情,我平日工作都忙不过來,哪里顾得上这点小事儿呢。”

当问到新郎官母亲会不会有意见的时候,她倒是回答的很有意味,别让我看见就行。在万芳草婆婆真诚的回答下,仪式正式结束,饭菜随即就上來了。

王宝玉沒管这些,既然來了,面对满桌子的好酒好菜,当然是该吃吃该喝喝,婚礼仪式结束之后,一行人便吃喝起來。

人声鼎沸,吵吵嚷嚷,像是有很多苍蝇一般,让整个大厅都嗡嗡作响。大家四下串桌,相互敬酒,为的是加深感情,增进了解,攀上更多的关系。

王宝玉现在终于明白,大家之所以参加这种婚礼,不光是为了吃喝热闹,更主要的是,这里是一个非常好的社交场合,尤其是孙大成儿子的婚礼,富宁的大小官员和社会名流,几乎齐聚一堂,有些平时说不上话的领导,在这里,都是喝上一杯酒,到场的人,可谓是收获不小。

王宝玉吃喝了一会儿,也起來敬酒,看到王宝玉能给县长的儿子当伴郎,到场的所有人,几乎都要跟王宝玉一个面子。

“路局,我敬你一杯,祝您身体健康,一切如意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敬公安局副局长路小虎。

路小虎缓缓起身,跟王宝玉喝了一杯,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王主任晋升的如此快,还真让路某刮目相看。”

上次因为跟万芳草偷情不成,被扣在派出所,幸好路小虎帮忙才能够安然无事,王宝玉觉得,做人不能不记得别人的好处。

“呵呵,我这职位,就是吃闲饭的。路局,上次您出手相助,我可是一直都记在心里呢。”王宝玉不乏真诚的说道。

“沒什么,秉公执法是警务人员的职责,王主任,好好干吧!我相信你能够大展宏图,做出更多的成绩來。”路小虎被说得高兴,也真诚的说道。

王宝玉跟路小虎两个人,又干了一杯,这才作罢。程国栋就坐在路小虎这一桌,见王宝玉跟路小虎聊得颇为开心,虽然沒有撂脸,但表情中却带着鄙夷之色。

王宝玉敬了一圈酒,稍稍犹豫了一下,还是向程国栋走了过去,举着杯嘿嘿笑道:“程主任,我敬你,祝您官运亨通,一切顺利。”

当着众人,程国栋只好站起來身來,冷笑了下,说道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有你们这些机灵的年轻人在,我们这老一辈怕是不太顺利了。”

王宝玉听出了程国栋语气里的不和善,笑着说道:“程主任真会开玩笑,都是给国家办事儿的,都是靠成绩说话。”言外之意,自己都是凭借本事上來的,程国栋鼻子里发出一声哼,很是不屑。

王宝玉趁人不备,凑近说道:“我们说起來,也是一家人,都是相逢一笑泯恩仇,程主任,还望高抬贵手,不要妄作小人。”

“你如果不再纠缠雪曼,老子就放了你,你跟我女儿不可能。”程国栋凑过來,冷笑着提醒道。

“程主任,有句话说得好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大丈夫也。我什么都可以放弃,唯独雪曼不行。”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