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14 一天下三蛋

714 一天下三蛋

“你……”程国栋被气得手脚冰冷,真想再扇王宝玉一个耳光。王宝玉嘿嘿笑着,主动碰了一下程国栋的杯子,一口干了自己杯里的酒,转头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程国栋愣愣的站在原地,看看杯中酒,趁人不注意,倒到地上,心事重重的坐下了。

一圈敬酒下來,王宝玉多少有了些酒意,脸色微红。回到自己那桌,又吃了些菜,只见周百通等人,已经喝得有些迷糊,他们沒有去敬酒,本來就不是请來的,再说了,在场的官员们,沒有几个能瞧得起他们的,不要自讨沒趣。

“王副主任,今天你可是一颗耀眼的明星啊!”周百通打着酒嗝说道。

“就是,比新郎官还帅。”石立宏一边往嘴里塞着肉,一边傻笑道。

“别乱说啊!好酒好菜都堵不住你的嘴。”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,他心情不爽,原因有两点,一是万芳草嫁了人,让他心中多少有些落寞,而刚才又被程国栋敲了警钟,想到跟程雪曼之间,有了这样一个强大的阻碍,不免让人郁闷。

“就是,明明知道自己不行,就应该老实的。”董焻起嘿嘿笑道,自从知道石立宏那方面不行之后,他就把这事儿整天挂在嘴边上。

石立宏恼火的说道:“一天下三蛋,絮屁股眼子!”

董焻起被骂的有些急眼,还嘴道:“连个玩笑都经不起,难怪沒出息!”

石立宏不甘心的说道:“你也一样,咱俩一个级别的,谁也别说谁!”

周百通向着董焻起说道:“冬瓜皮不过那么一说,何必这么认真呢?”

石立宏这会是见谁咬谁,“你也不是什么好人!”

啥?三个人嘁嘁喳喳吵成了一团。

“诸位,诸位,吃饱了沒有?咱们回去啊?”王宝玉无聊的打断他们的争执,懒洋洋的问道。

“不能走,一会儿新郎新娘要來敬酒的。兴许孙县长夫妇还陪着,这样走了,显得不礼貌。”周百通看样子经常参加这种场合,很内行的提醒道。

又喝了几杯酒,王宝玉更是觉得头沉,忽然感觉有些尿意,他站起身來,晃晃荡荡的去找厕所。

王宝玉虽然來过两次富宁大酒店,但却沒有用过大厅里的厕所,找了半天,也沒找到,甚至连个服务员都沒看到,总不能为尿个尿就去开个房间吧?就在这时,旁边的一个房间门突然打开了,身穿婚纱的万芳草,露出头來。

“万大记者,你这是在干啥?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太好了,进來,帮我个忙。”万芳草催促道。

“我能帮啥忙?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同时警惕的看着走廊,沒有人來,只是能清晰的听到大厅里的吵闹之声。

“快点进來,服务员不知道死哪去了,帮我把婚纱上的拉链拉开,我还要换衣服去敬酒呢!”万芳草焦急的说道。

“找你家孙帅啊!”王宝玉不肯,还往后退了两步。

万芳草急的直跺脚,“他要在这里,我还用你啊,快点!”

王宝玉不想惹麻烦上身,边退步边说道:“你等着,我去替你叫人!”

想跑?万芳草猛然开了门,不由分说的将王宝玉拉进了屋里,又锁上了门,不高兴的说道:“都啥时候了,快帮我拉开拉链,一会儿客人该走了。”

跟新娘子共处一室,王宝玉有些不适应,也觉得难堪,万芳草却不管这些,背对着王宝玉命令道:“王宝玉,快帮我拉开。”

王宝玉急于想出去,笨手笨脚的找到了婚纱上的拉链,果然被一旁的蕾丝缠住了,王宝玉吭吭哧哧好半天才解开,伸手一拉,露出万芳草洁白光滑的脊背,堪称完美无瑕,他不由猛咽了一口口水。

万芳草也轻轻松了一口气,裹胸婚纱的弊端就是胸部太紧,几乎都能把人憋死,但为了美也得忍着。拉链一拉开,感觉胸部就像解放了一般,十分轻松。

“芳草,已经拉开了,我先出去了。”王宝玉说着,就要过去开门,可是,却突然传來了敲门声。

王宝玉大惊失色,这要是让人发现,自己跟新娘子在一个屋里,那绝对是这次婚礼上的爆炸性新闻,绝对能让他一举扬名,后果,却不堪设想。

“芳草,你,这不是害我嘛!”王宝玉苦巴着脸小声说道,四下打量寻找着藏身之处。

“别慌。”万芳草捂着胸,表现却出奇的冷静,她凑到门边问道:“谁啊?”

“芳草,是我,怎么还不出來?”是孙帅的声音,王宝玉觉得天昏地暗,恨不得从窗户跳出去。

对啊!跳窗户,想到这里,王宝玉连忙奔向窗口,将窗帘拉开一条缝,可是他悲催的看到,窗户外面是有铁栅栏的,比监狱都牢固,根本就不可能出去。

“我在换敬酒礼服,马上就过去,你先去应付一下客人。”万芳草贴着门说道。

“我來帮你换。”门外传來孙帅贱贱的笑声。

“不行!”万芳草断然拒绝,神情也开始变得紧张起來。

“咱们都结婚了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孙帅不肯罢休的说道。

“不行就是不行,瞧你猴急的样,不能等到晚上吗?”万芳草说道。

孙帅粘人的说道:“等不及了,现在我就很想你。”

万芳草愣了,一旁的王宝玉着急的抓起桌子上花瓶里的假花冲着她就砸了过來,呲牙咧嘴的对她比划着,愣个屁啊,赶紧打发走!

万芳草连忙回过神來,说道:“人家老人说了,这个时候见面不吉利!”

“呵呵,我怎么从來都不知道你这么迷信呢?有你我什么都不怕,咦,不给我开门,屋里是不是藏着人啊?”孙帅半真半假的说道,同时,不肯放弃的敲着门。

王宝玉已经在屋里上蹿下跳,四处寻找,还是沒有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,窗帘很薄,容易被看出人形,而大床又是实心的。

现在看來,不开门是不行的,万芳草抱着就要滑落的婚纱,也觉得事情不好办,突然,她计上心來,冲着王宝玉招了招手,同时拉起了婚纱的下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