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22 起刺儿

722 起刺儿

來到清源镇火车站的时候,还不到上午九点,王宝玉将车停在了出站口,一边跟干妈和美凤说说笑笑,一边等着钢蛋跟红红下火车。

就在这时,王宝玉的右眼皮突然猛跳了几下,这个现象,立刻引起了他的警惕。想起刚到柳河镇当农业办主任的时候,跟蒋春林和马晓丽下村考察,回來的路上,也是右眼皮跳,结果蒋春林将车开进了沟里。

王宝玉运用《马前课》掐指一算,他娘的,居然日子恰逢空亡,大凶之兆。嗯!这次去柳絮村,一定要小心开车,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,这车上可是还有干妈跟多多这一老一小呢!

“宝玉,我看你手指头动弹,又算啥呢?”一旁的钱美凤看得很真切,凑过來问道。

“沒啥。算着玩呢!”王宝玉随意的说道,沒跟钱美凤解释,不想让她和干妈担心。

“人家结婚也用不着你來挑日子,少操那个闲心啊。”钱美凤以为王宝玉正在替钢蛋和红红选日子,不屑的提醒道。

王宝玉知道钱美凤误会了,也不想跟她拌嘴,只是嘿嘿一笑了之。九点一刻,在出站口熙熙攘攘的人流中,一个手提大包的高大男人揽着一个年轻女人向他们走來。

“哼,从村里沒出去几天,就学会城里人公开搂搂抱抱了。”钱美凤愤愤的说道,不用说,來人正是钢蛋和红红。

王宝玉仔细看去,只见红红已然不同往日,大概是在城里呆的久了,又有了小生意经营着,身上却逐渐多了一些文静的味道。精心涂抹过发油的披肩大波浪发型,在阳光下闪着墨玉般的光芒,身上一袭长款白色羊绒大衣,质地高档,脚下是一双同色系小牛皮高跟鞋,手提一款精致小羊皮包。

现在的红红看起來,更像是一个端庄得体的富家小姐。王宝玉心里有些感触,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,卖身堕落的红红,不但从良了,看起來似乎全面脱胎换骨。

再看钢蛋,虽然穿上了一套西装,可是一脸横肉,五大三粗的样子,咋看都像个黑社会,而且还像是黑社会小头头那种的。只见钢蛋一手费劲的提着一大包东西,看样子是给红红家人买的礼物,一手紧紧揽着红红,生怕一松手就飞了似的,脸上则是抑制不住的幸福的傻笑。

两个人來到车跟前,停住了脚步,此时的车窗早已经都打开了,虽说彼此都不陌生,可红红还是颇感尴尬,先是喊了一声大娘。林召娣满脸堆笑的说道:“好,好,周医师,哦,不,红红,这么久沒见,你真是越來越好看了。”

红红本就红扑扑的脸蛋更红了,笑着说道:“大娘,您身体也很硬朗,我一直都很惦记您,只是沒有机会去看您。”

红红一边跟林召娣寒暄着,一边拿眼偷偷瞅着铁青着脸坐在前排的钱美凤,终于鼓起勇气喊了一声:“美凤。”

钱美凤只是鼻子里哼了一声,算是搭茬了,甚至眼皮都沒抬一下。王宝玉用胳膊捣了钱美凤一下,小声说道:“以后都是一家人了,客气点!”

钱美凤毫不留情的大声嚷嚷道:“我这还不客气啊?披上羊皮就不是狼了?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,还想让我咋样?”

钢蛋最怕美凤找茬起刺,可逃不掉的还是发生了,他连忙到了车窗口,压低了声音对妹妹说道:“美凤,红红将來是跟哥过日子的!现在啥社会了,别动不动的跟个地主婆娘似的,讲什么身份!”

钱美凤登时就急了,推开车门抱着多多就下來了,对钢蛋吼道:“难道就不兴我说话了啊?你要看我不顺眼,我这就抱孩子回去,省得碍你们的眼!”

钢蛋脸色铁青的犟道:“别拿这吓唬我,沒你在大家更舒坦!”

钱美凤沒想到自己的哥哥如此对自己,气得简直快疯了,她不顾一切的抱着多多转身就要走,却被林召娣一把给拉住了。

林召娣心疼的接过多多,对钢蛋说道:“钢蛋,红红,美凤就这脾性,可这孩子心眼儿好,她要是诚心跟你们作对,今天还能來这里吗?前一段去给他哥置办被褥还摔了一跤,这脚肿了好几天,连地都不敢下。我年纪大了,就盼着你们小辈们过得好,你们要老是在我这老太婆面前吵吵,我看着心里也难过。”

钱美凤心头一酸,搀过干妈的胳膊不再说话,钢蛋也是一脸酸楚,不知道该说些啥。就在这时,红红向前走了几步,径直來到钱美凤跟前,还沒说话,眼中的泪珠却先掉了下來,这让美凤有些慌乱,赶紧别过脸去。

红红拉起美凤的一只手,动容的说道:“美凤,谁家的好女孩也不愿意走到这一步。我知道说啥也不管用,你在心里看不上我。我很小就出來混了,啥人都碰到过,啥话都听过,你要真觉得心里不舒坦,就打我几下出出气。”

红红说着抓起美凤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扇,美凤一使劲将手抽了出去,白了红红一眼,说道:“我要是打你,我哥都敢打我,才不那么傻呢!”

就在这时,王宝玉也下车走了过來,嘿嘿笑道:“美凤,红红以前可是你的朋友,你们俩个还曾经合伙骗过本人,我可是还记得呢!”

王宝玉说得,当然是红红还在东风村当冒牌医师的时候,背后捅咕钱美凤吃春哥丸,害的钱美凤大年三十晚上跟自己钻窝棚,搞得当时的自己很被动,也很沒面子。

钱美凤一听,脸一下子红了,嗔道:“我那时候是年轻不懂事儿。”

“我看懂得可是不少,美凤,红红,既然以前是朋友,以后是姑嫂,关系要更好才行。”王宝玉依旧劝说着二人,当然,主要劝得还是钱美凤。

红红顺着王宝玉的话,接着说道:“以前在东风村,咱俩沒事儿常一块唠嗑,好的跟亲姊妹一样,不管你咋样看我,我心里一直都把你当成最亲的朋友。你看,我里面穿的这件衣裳还是你送给我的,穿着特别暖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