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23 撞人

723 撞人

红红说着解开大衣扣子,果然露出了一件半新的毛衣。钱美凤自然记得,这是自己送给红红的,心中也是一阵暖意,不由低下头踢着脚下的土,不知道该说些啥。

这时,冷风中的多多似乎受了凉,猛的打了一个喷嚏,钱美凤连忙从干妈手里接过來抱在怀里,借机说道:“说那么多干啥,赶紧上车吧!”

钱美凤说着,抱着孩子先上车去了。大家都松了一口气,明白钱美凤已经是雨过天晴,算是正式接纳了红红。

等大家都坐好后,王宝玉立刻发动车子。红红又主动凑过去跟美凤聊天,赞美多多如何的漂亮可爱。女儿被人夸,当妈的心中自然高兴,钱美凤便也放下了架子,也跟红红闲聊了起來,车内自然变成了和睦的局面。

然而,王宝玉却无心听大家聊天,他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,眼睛眨都不敢眨的盯着前方,车速也调到了适中,啥也比不过安全重要。

乡下的道路,向來都比较清静,偶尔几个行人,间或一辆牛车什么的,倒也沒什么问題。一直快到柳絮村的时候,还是平安无事。

难道是自己太过谨慎了?就当王宝玉想要松口气的时候,前面斜插路突然蹿出一辆自行车,目中无人的在道路中间慢悠悠的骑着。

王宝玉鸣了下车笛,可是前面的人似乎沒有听见一般,背后鼓鼓囊囊的一个大包袱,让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只缓速爬行的大蜗牛。

王宝玉放慢车速,不耐烦的又使劲按了几下,前面那人才一脸不悦的回头看了一眼,自行车也逐渐向左边靠拢。王宝玉趁此机会,加大油门,想从右边超车过去。不知道那人是怎么想的,自行车突然又往右靠拢过來。

“他娘的!真是有病。”王宝玉口中骂了一句,紧打方向盘,同时猛踩刹车,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钱美凤,看到车前方的情形,惊慌的紧紧抱住多多,连呼吸都忘了。后排一家人正聊得热乎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,突然的刹车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前倾,好在车速不快,并沒有人受伤。

虽然王宝玉努力采取措施,似乎还是晚了一步,只听砰的一声闷响,轿车毫不疑问的撞倒了自行车。

正当王宝玉惊魂未定,想要下车查看的时候,突然车窗外凑过來一张人脸,用手使劲拍着窗户,嘴里大声喊着:“这么开车不怕遭雷劈啊?哪有右超车的,你白痴啊!”

操!你他娘的在路上跳八字舞,撞上也是活该,王宝玉被骂的着急,拉开车门就要下去,后面林召娣连忙喊道:“宝玉,好生跟人家说话,别急眼。”

王宝玉嗯了一声,拉开车门,下车看了这人一眼,只见他尖嘴猴腮,八字眉,三角眼,嘴上几根黄色的小胡子,活脱脱一幅小人相。

王宝玉看三角眼男人能站能骂的样子,应该是沒受伤。王宝玉再看看周围环境,自行车被撞倒了,车轮还在顽强的转动着,应该还可以骑。

只是,经过刚才的一撞击,三角眼男人背后的包袱散了,一摞摞印刷品散落一地,都是黄色的封面,只有一个怪异的符号,看不出书里面是什么内容。

王宝玉皱着眉头,抱着膀问道:“伤哪了?”

三角眼男人怒视着王宝玉,不依不挠的嚷嚷道:“非得流血才算有伤吗?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就睁着眼瞎开车!惹了我会招报应的!”

王宝玉最不爱听报应这种话,脸色一下子拉了下來,说道:“你别他娘的吓唬老子,老子也不是吓大的,我看你还是故意找撞的呢!”

三角眼男人一听,更大声的吵嚷道:“撞了人还有理了,这还讲不讲王法了。”

这时,钢蛋也开了车门下來,对王宝玉说道:“宝玉,你上车,这小子留给我,再他娘的耍赖,看我不把他蛋子给捏碎了。”

“咋了,还两个打一个啊?”三角眼男人看钢蛋人高马大的,不由后退了几步,露出了胆怯。

王宝玉冲钢蛋摆了摆手,示意他不要鲁莽,又对一脸紧张的三角眼男人问道:“说吧,你想要多少钱?”

令王宝玉沒想到的是,三角眼男人竟然仰天哈哈大笑,说道:“钱是个啥东西?无非是这个世上最肮脏的东西!你休想拿这个打动我!”

“那你要啥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我要的,你不明白,因为你是个俗人。”三角眼男人翻着眼皮,不屑的说道。

怪腔怪调的,肯定是受了刺激。精神病!当王宝玉脑海里蹦出來这三个字的时候,心中不由一惊,看起來,这种直接表现出來的精神病,要比吴丽婉那种隐藏的精神病,更让人无语。

“你他娘的赶紧滚远点!小心挨揍!”钢蛋冲着他挥了挥拳头,过去将他的自行车单手扔到了路边,这才又对王宝玉说道:“宝玉,上车吧!不用理他。”

宝玉!三角眼男人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,忽然紧紧盯住了王宝玉的脸,原來带着怨恨的目光,顷刻间化作了惊恐,好像见了鬼一般。

只见三角眼男人,急匆匆从地上把那些散落的印刷品重新拣起來,扶起自行车,骑上去就走,样子慌慌张张。

“哈哈!一看就是个窝囊废。”钢蛋望着三角眼男的背影哈哈大笑。

王宝玉上了车,继续往前看,在经过三角眼男人身边的时候,放慢了速度,摇下车窗问道:“你沒事儿吧?”

三角眼男人似乎不敢跟王宝玉对视,将头转向了一边,口中说道:“不碍事的,你们是去前面的柳絮村吧?”

王宝玉沒有答话,既然三角眼男人都说自己沒事儿,那就算了,还是早些赶到红红家吧!

王宝玉加快了车子的速度,虽说途中遇到点不痛快,但王宝玉此刻心情却是轻松了许多,他觉得早上的右眼皮跳,大概就是应在这件事儿上,好在有惊无险,看样子,这灾已经过去了。

“瞧那人贼眉鼠眼的,肯定不是什么好人。”钱美凤嘟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