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24 会亲家

混世小术士 724 会亲家 无忧中文网

王宝玉呵呵笑了,说道:“现在连你也会看相了,那种长相的几乎沒几个好人。”

说到这,王宝玉脑子里忽然一闪,这会儿才想起來,刚才那人好像有些面熟,似乎在哪里见过。只是在哪里见过吗,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來了。

算了,不管他了,说不定是看错了。一路再也沒有遇到人,王宝玉放松的单手开着车,眼睛也看着车窗外的景色。北方主要粮食之一就是苞米,这个时节,苞米已经颗粒归仓,只剩了枯黄的秸秆,有的伏在地上,有的依然挺立,风吹过,发出沙沙的响声。

看到了苞米地,王宝玉就想起曾经在苞米地里撞见李秀枝撒尿的事儿來,不由的嘿嘿一阵傻笑。

钱美凤不解的扭头问道:“宝玉,一个人笑啥呢?”

还沒等王宝玉回答,一直站在钱美凤腿上望向窗外苞米地的多多,突然哭了起來。钱美凤好一通哄,多多才不哭了,小脸看上去,却还是带着委屈。

林召娣心疼的说道:“早知道这样,就不该带孩子來生地,孩子的眼干净,肯定看到啥了。.”

王宝玉当然不信这些迷信之说,觉得孩子也可能在车里待的烦闷了,好在柳絮村已经能够望见,于是脚下油门,车子疾驰而去。

红红的家就在柳絮村的村口不远处,轿车驶下了一条狭窄的土路,停在了一个斑驳的木门前,里面则是三间破旧的土房子。

看來,红红的家境果然很差,这就不奇怪红红会打小出來混,还做了妓女这一行。想到这里,王宝玉颇有些感慨,到底是生活改变了人,还是人改变了生活?

钢蛋也是闷不吱声,大概那颗柔软的心又被触痛了,少不了心里又一阵感慨,将來好好疼媳妇之类的。这些都是俗套,暂且免谈。

红红好几年沒回家了,只是将平时攒得不多的钱,隔三差五的寄回來,此刻,她的心情很是激动,用手理了理头发,刚想上前敲门想喊“爹,娘,红红回來了!”,可就在张开嘴的刹那,声音却哽咽了,只是手掌用力,使劲拍打着大门。

一行人的脚步声,还是惊动了门内的人,只听见小院里传來一阵脚步之声,紧接着,门缝中露出了一只圆眼睛,随即传來了一个女孩清脆的雀跃之声:“爹,娘,是我姐回來了!”

大门很快被打开了,年轻女孩蹦蹦跳跳的上前抱住了红红,红红也紧紧搂住她,姐妹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竟然呜呜的都哭开了。

也许受到影响,钱美凤觉得眼眶一热,连忙扭头用袖口擦了擦。

“姐,想死我了!”女孩又哭又笑的搓着红通通的眼睛说道。

“傻丫头,姐也想你。快來见见你姐夫!”红红放开了妹妹,眼中含着泪,给妹妹介绍着身后的几个人。

刚才女孩太激动,根本就沒有仔细看红红领來的人,这会儿才仔细看去,一下子愣住了。王宝玉和钢蛋也惊讶的面面相觑,这,这不就是上次帮忙的那个晴晴姑娘吗?

“这是姐夫?”晴晴又惊讶又欣喜的指着王宝玉问道。

红红一把扯过晴晴的手,忙不迭的纠正道:“别乱说话,这是县里的王副主任,这才是你姐夫呢!”

“不是副镇长吗,去县里不是升官吗,怎么降成副主任了?”晴晴不解的自言自语,瞥见红红身边的钢蛋,着实吓了一跳,质问红红道:“姐,你要嫁的是这个家伙啊?”

钢蛋大模大样的嘿嘿笑道:“不许叫我家伙,叫姐夫,明白不?我说你咋也是个红脸蛋,原來是一家人呢,嘿嘿。”

晴晴使劲白了钢蛋一眼,拉过姐姐问道:“姐,你咋找他做男人呢?又傻又黑的,是不是他欺负了你,逼着你嫁给他的?”

钢蛋被晴晴说得恼羞,不由上前说道:“小丫头,你别乱说话!我跟你姐是真心的!几天沒见,嘴皮子更厉害了,小心嫁不出去!”

红红听得一头雾水,惊讶的张着嘴,好半天才问道:“你们认识啊?”

“何止是认识啊,以后再讲给你听。”晴晴撇撇嘴,“唉!算你走运,只可惜我姐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。”

“说谁是牛粪啊?”一直沒有说话的钱美凤不高兴的替哥哥说话了,她心里想,就凭哥现在的身份,城里的大学生不好找,要从十里八村找媳妇,那也是可以挑挑拣拣了。

红红就是有这狗命,能嫁给自己的哥哥,只能算她运气,否则凭她这种出身,天底下沒几个男人肯要她!红红脸皮厚,妹妹也比她好不了多少,沒个自知之明。

红红连忙说道:“美凤,小孩子不懂事儿,别跟她一般见识。”

此时,红红的爹娘已经出现在屋门口,一看就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而且从气色上看,似乎健康状况不佳。

晴晴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钱美凤的身上,所以,也不在乎钱美凤刚才脸色和说话的语调,她一边喊大家进屋,一边装作无意的过來拉王宝玉的胳膊。

钱美凤一直盯着这个小丫头,岂能让她得手,就在晴晴的手快到挨着王宝玉的时候,钱美凤却猛地跨了过來,一下子站到王宝玉身边,还挨得紧紧的。

晴晴干脆转到王宝玉另一边想要拉住他的胳膊,钱美凤干脆把多多往王宝玉怀里一塞,这下王宝玉的手可就全占下了。

完全被被晾在一旁的晴晴有些尴尬,但她却很机灵,转身又搀过林召娣的胳膊,亲热的叫了一声大娘,高兴的林召娣直夸她好孩子。

进到院里,更是觉得屋子破,呼啦啦作响的窗户纸上面,隐约能看见尿素两个字,嗯!是用化肥袋子做的。

进屋之后,里面更是简单,除却必须的生活用品,再沒有任何电器,只是屋内用彩纸叠成的一串风铃倒是十分鲜艳,不用说也知道,那是晴晴叠的。

红红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,也不太会说话,他们对高大魁梧的钢蛋,倒是十分满意,这身形干农活肯定是一点儿问題也沒有,有他干活,也许都能省下牲口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