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25 争宠

725 争宠

仔细一听,才知道未來女婿即将是清源木耳厂的厂长,惊得老两口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好,只是咧着嘴笑,一个给递烟,一个给端茶,很是热情,让原本还有些担心的钢蛋,感到受宠若惊。

钢蛋连忙把带來的礼物掏出來,满满当当摆了一炕头,吃的穿的用的,几乎都能开一个小卖部了,喜得老两口是眉开眼笑,直说女儿好福气。

红红从大堆礼物里,拿出一件鹅黄色羽绒服,笑着对晴晴说道:“老妹儿,这是城里最新的款式,又轻又软,还是你姐夫给你挑的呢,你要穿上了,肯定也不比城里姑娘差。”

晴晴看了一眼,并沒有动弹,懒洋洋的说道:“搁着吧,我抽空试试。”

\红红只好又放在一旁,对钢蛋带着歉意的说道:“我这妹妹,打小就都给惯坏了。”

钢蛋嘿嘿笑了,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正好,我也有个惯坏的妹妹。”

钢蛋说得当然是钱美凤,说起來,钢蛋对钱美凤的娇惯,比起红红对晴晴,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而此刻的钱美凤并沒有注意小两口的对话,她小声对王宝玉说道:“这个女孩真虚荣,明明很喜欢那件衣服,却装出那种不在意的德行,瞧她那一死出,谁娶了她谁倒霉!”

王宝玉忍不住笑了,劝道:“好了,人家当小姨子的给你哥一个小脾气也是正常,你别太计较了,小心让人看出你的脸色。”

钱美凤哼了一声,径自去里屋给孩子喂奶去了。只是钱美凤一走,晴晴立刻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了王宝玉身边,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了起來。

“王副主任,怎么换车了?是不是养好车太花钱啊?”晴晴眨巴着大眼睛,好奇的问道。

“上次的车是朋友的,这辆车嘛!也是朋友的。”王宝玉笑道,这个小丫头,记性倒是挺好的,只是话里话外,不乏虚荣的味道。

“嗯!你是政府干部,不应该自己买车的。”晴晴似有所悟的说道。

“王副主任,我经常去村部的宣传栏看报纸,你帮了那么多村子致富,咋不帮帮我们这些穷苦人家呢?”晴晴又问道。

王宝玉被她问得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好说道:“政策好只是外因,关键要内因起作用,每家每户也应该自己多想办法,积极寻找致富的路子,政府不可能面面俱到。”

“王副主任……”晴晴还想再问,却被红红打断了。红红很认真的对妹妹说道:“晴晴,哪來那么多为什么,王副主任对于你姐姐的恩情,怕是这辈子都还不了。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那我就替姐姐感谢王副主任了。”晴晴呵呵笑道。

晴晴一口一个“王副主任”叫着,让王宝玉有些不自在,他对晴晴说道:“晴晴,不用叫我的官职,就叫哥好了。”

“嗯!王哥哥。”晴晴立刻咯咯笑着叫了起來。

那边,林召娣已经跟红红的父母聊起了家常,询问家里有多少地?收入怎么样?身体如何?最后,林召娣拿出了两万块钱,算作彩礼递给了红红的父母。当然,这是王宝玉事先准备好给干妈的。

红红的父母哪里见过这么多钱,不停的推让,不肯接。林召娣说,自己这一家子,虽然姓氏不同,却亲如一家人,既然美凤是自己的干女儿,那钢蛋自然是干儿子,拿些彩礼是理所应当的。

老两口含着眼泪,终于还是把钱收了,有了这笔钱,这个土房子就可以好好收拾一下了,另外,还可以去医院看看多年攒下的旧疾。

红红明白,这钱还是王宝玉出的,她感激的看着王宝玉,半天沒说出话來。钢蛋也是很感动,不由自主的对着林召娣,脱口而出喊了一声“娘!”

王宝玉也沒有纠正钢蛋的称呼,一家人相处这么久,钢蛋认亲那是迟早的,再者说这是大喜的日子,不能搅了这份兴致。

林召娣动容的哎了一声,红红也走过來,恭敬的喊了一声娘,林召娣自然是乐的合不拢嘴,连忙又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,用红纸包了塞给红红,算是改口费。

林召娣故意板着脸,说道:“既然叫娘了,我可要给你们下命令了。”

钢蛋和红红不知所以然,茫然的看着林召娣,林召娣看着两个孩子的模样,撑不住笑了,说道:“我啊现在有了外孙女,可是心里不知足,就盼着你们早一天给我生下个胖孙子,这样就圆满了!”

钢蛋嘿嘿傻笑着,揽过红红,说道:“娘,你放心,尽快完成任务!”说完,全家人都笑了。

里屋抱着孩子出來的钱美凤脸色却有些难堪,给王宝玉使了个眼色便走到了院子里。王宝玉会意,撇下好晴晴跟了出來。

“咋了?”王宝玉看着一脸怒气的钱美凤笑嘻嘻的问道。

钱美凤白了王宝玉一眼,“还笑!一下子就出去两万,你咋也不跟我说一声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我当啥事儿呢,那是咱娘的钱,和我沒关系。”

钱美凤不悦的说道:“骗我是三岁小孩子,咱娘哪里來那么多钱?肯定是你给的,你不是让我当家吗,你自己都沒数,我怎么管这个家?”

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好了,美凤姐,昨天你睡得早,我來不及和你商量,直接就给娘了,下不为例。你看你这嘴撅的都能挂个酱油瓶子了。又不是给外人,刚才娘都叫了,这下成了咱俩的哥了,礼钱少了咱俩脸上也不好看。”

钱美凤皱着眉头说道:“两万也太多了点,在平川市,买套百十平的房子听说才六七万。你这手也太大了,他们村里这标准最多也就六千。”

王宝玉苦笑了下,不想在这个问題上与钱美凤过多纠缠,含糊的说道:“不说了嘛,不是外人。干嘛非那么较真。”

钱美凤嗔道:“你怎么不识好人歹!娘也是,有个多多还不够她缠弄的啊,还下什么命令生孙子!怎么胳膊肘往外拐,分不出远近呢?”

王宝玉这才明白钱美凤到底为啥动怒了,看來钱的问題是小,担心多多失宠才是根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