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26 你追我赶

726 你追我赶

于是王宝玉笑着说道:“美凤姐,你放心,将來不管他俩生几个孩子,在我和爹娘眼里,永远是多多最宝贝!”

钱美凤抬起头,眼睛里竟然有泪珠,她哽咽的问道:“真的?”王宝玉还真有点慌神,不知道钱美凤怎么好好的哭了,接过多多举得高高的逗她,说道:“那当然!”多多觉得开心,咯咯笑个不停。

钱美凤忧心忡忡的看着多多,伤感的叹了口气说道:“多多是个苦命孩子,只是我却什么也给不了她。”

王宝玉却有些糊涂,自己也不是干娘的亲儿子,美凤为啥为了个称呼这么恼火,就算将來的嫂子出身不咋地,可钢蛋好歹是她自己亲哥哥啊,至于这么较真吗?于是安慰她道:“美凤姐,多多现在多幸福,这么一大家子人疼她!你看这淘气的,脚丫子总往我脸上踩,就差往我头上拉屎撒尿了。”

被举得高高的多多,果然调皮的伸着脚丫乱踢王宝玉的脸,王宝玉越是躲,她就越是玩的起劲,钱美凤这才露出个笑模样。

正说着,不见王宝玉踪影的晴晴心急的找了出來,看见两人聊天,在门槛里喊道,“王哥,外头怪冷哩,快点进去吧。”

钱美凤沒有动弹,王宝玉也不想听屋里那些飙泪的煽情话,回绝道:“我陪美凤姐在外头站站,你们说你们的。”晴晴也只得作罢。

已经到了中午,由于红红突然回來,沒跟家里打招呼,家里沒有预备饭菜,晴晴便自告奋勇的出去买菜,红红连忙从兜里掏出了一百块钱递给她,小丫头欢呼雀跃的接了过去。

路过王宝玉身边的时候,王宝玉嘿嘿笑着小声问道:“这次能赚十块小费吧?”

晴晴得意的伸出两个手指头,“至少二十!”然后一路小跑买菜去了。

这时,屋里的人终于谈到了正事,那就是红红跟钢蛋的婚期。钢蛋站起來憨呼呼的对老两口说道:“爹娘,我跟红红商量了一下,准备就在十月初八结婚,不知道二老有沒有意见?”

“沒意见!沒意见!”红红的父母连声表示同意,钱美凤有些不悦的说道:“这么着急啊!原來早就定好了。”

“嘿嘿!当然是急啊!美凤,你哥也是老大不小了。”钢蛋嘿嘿笑道,心里却有些埋怨,自己的这个妹妹,管事儿还真是不少。

“我可先声明了,你们结婚之后,钱必须我哥管着。”钱美凤正色的强调道。

红红被说得有些难堪,却也沒有发火,顺着说道:“嗯!钢蛋是个男人,应该管钱。”

红红的父母也不当真,女儿能嫁给这么好的男人已经很知足了,其他的不敢再多奢望。

王宝玉心里明白,钱美凤只是嘴上过瘾而已,人家家里谁管钱那都是被窝里商量的事儿,外人那是管不了的,因此只是笑了两声,便沒有多说话。

接下來便是商定如何办婚礼,最后还是将婚礼还是定在了平川市举行,王宝玉拍着胸脯承诺,到时候开上两辆车,大家一起去市里玩两天。

一切商量妥当,剩下的时光,聊得无非就是些家长里短的琐事,王宝玉听着无聊,便起身推门出去,想看一看柳絮村的风土人情。

红红家住的地方比较偏僻,出了大门,就能看见大片的苞米地,一阵秋风吹过,干枯的叶子相互碰撞,传來沙沙的响声,很是动听。

王宝玉慢悠悠的走着,心情倒是蛮不错的,看着眼前的一切,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日子,那种可以肆意狂奔的乡野生活。

这时,晴晴买菜回來,远远看见王宝玉在一个人溜达,一阵偷笑,回屋放下菜,又小心的溜了出來,她想跟这个王哥搞好关系,这对于自己的将來,肯定会有莫大的帮助。

只是,晴晴的一举一动,并沒有逃过钱美凤的眼睛,晴晴头脚刚出门,钱美凤就抱着多多也跟了出來,她总觉得,这个小丫头,对王宝玉心怀不轨,这种行为,只要有自己在,绝对不能任其发展。

王宝玉哼着小曲,沿着土路刚走出去不远,忽然发现不远处的野地里,站着一个女人,正在四处张望着。

王宝玉感觉这个身影很熟悉,仔细一看,一个名字不由脱口而出,李翠苹!

这个胖嘟嘟大圆脸的女人,不是李翠苹还能是谁,于此同时,李翠苹好像也看到了王宝玉,扭头就走,王宝玉大声喊道:“翠苹婶子!别走。”

李翠苹怎么可能听话,王宝玉这一喊,她反而拽着大屁股像鸭子一样跑了起來。王宝玉此刻已经顾不得多想,撒腿就追,今天无论如何,也要把她给弄回去。

别看李翠苹腰粗屁股大,腿脚倒是很利索,看情形对这里的地况也比较熟悉,左拐右拐的跑得很快,眨眼就钻进了一片只剩下秸秆的玉米地,沒了踪影。

王宝玉毫不犹豫地的跟着也钻了进去,一边小心不让干枯的玉米叶划了脸,一边冲着李翠苹消失的方向直追了过去。心想,老子身强力壮,腿脚灵便,就不信抓不到你这个老娘们!

此时,跟在后面的晴晴,发现了王宝玉跑进了玉米地,她也跑着追了过來,当然,还有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也在后面追,就是钱美凤。

只是,钱美凤刚跑出去不远,多多就哭闹了起來,沒有办法,她只好转头回家,将多多交给干妈林召娣,转身又出來了。

“美凤,你干嘛去?”钢蛋不解的问道。

“你少管,姐俩沒一个老实的。”钱美凤恼怒的说道,迅速奔出了大门。

红红也觉得美凤的举动很奇怪,听出來这件事儿可能跟晴晴有关,她对钢蛋说道:“钢蛋,你也去看看吧!”

“这些孩子,到了一起就吵吵嚷嚷的。”林召娣呵呵笑道,用语言來化解这突然而來的尴尬局面。红红的父母也只是跟着笑,并不说话,老两口本來就老实,再说也不懂这些年轻人在做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