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28 生死关头

728 生死关头

“大师兄,咱们怎么处理他们?”一个农村妇女开口问道。

“对待恶魔,当然是要他形神俱灭,永世不得超生。”薛二狗面露杀气的说道,接着吩咐:“都去捡些苞米秸來。”

“王哥,他们想干啥?”晴晴恐惧的拉住了王宝玉胳膊,小声问道。

“反正不是好事儿,晴晴,不行你就先答应信他们的师父,先出去再说。”王宝玉小声说道。

“不,信他们的鬼师父,还不如让我去死呢!”晴晴执拗的说道。

六七个人很快就捡來一大堆干燥的苞米秸,在薛二狗的吩咐下,向着坑里扔來。只听薛二狗得意的说道:“恶魔王宝玉,马上就让尝尝烈火焚烧的滋味。”

“薛二狗,你这是犯法的,是要吃枪子的。”王宝玉一时间也是冷汗直冒,不由的大声喊道。晴晴也是沒想到自己会遇到这么严酷的惩罚,吓得全身瑟瑟发抖,抓住王宝玉的衣袖死也不肯松手。

“师父已经给我加持过,本人是金刚不坏之身,刀枪不入。师父说过,只要除掉你这个恶魔,我的修为就会跨入菩萨境地。”薛二狗毫不在乎的说道,继续指挥着人往坑里扔秸秆。

“薛二狗,别做你的白日梦了,快放我们出去。”晴晴声音颤抖的喊道。

“晚了。不过你不是恶魔,应该可以超生的。”薛二狗嘿嘿笑道。

看到坑内的秸秆已经扔了不少,薛二狗得意洋洋的打着了打火机,王宝玉只觉得一阵后背发凉,完了,即使烧不死在这个坑里,也要被烟给熏死。

这时王宝玉手腕钻心的疼痛,低头一看正是被晴晴死命的抓住了,王宝玉连忙劝道:“晴晴,好汉不吃眼前亏,你赶紧答应他们的要求,求薛二狗把你就上去吧!”

晴晴明白双修的含义,惨白着脸说道:“我不,薛二狗不是好人,我要上去了肯定就被他那狗嘴啃了!”

王宝玉急切的说道:“晴晴,你听王哥说,活着比什么都重要,现在顾不那么多了。你要是能出去,说不定就能喊人过來。”

晴晴眼泪汪汪的说道:“王哥,你以为他会这么容易放我走吗?再说咱们这里浓烟一起,等远地的人看到时,咱俩也快烧熟了。跟着你一块死,我不怕!”

虽说不怕,晴晴单薄的身体还是止不住的颤抖,眼泪汗珠噼里啪啦掉个不停,牙齿也在咯咯作响,这个女孩现在除了不屈服的心思之外,剩下的都是恐惧了。

王宝玉心中一阵感慨,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一时间,所有的前尘往事,都如云烟一般,再也难以留下痕迹,所有的爱与恨,在生命面前,都变得微不足道。王宝玉紧紧抱住眼前这个倔强的姑娘,晴晴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脆弱,埋在王宝玉怀里放声哭了起來,王宝玉也觉得鼻头一酸,眼眶也潮湿了起來,两个人宛如一对共赴黄泉的苦命鸳鸯。

薛二狗举起手中的火苗,阴笑着喊道:“恶魔,去死吧!”

就在这紧要关头,一个女人奔了过來,拉住薛二狗的手恳求道:“大师兄,求求你放过他们吧!”

说话的正是不远处站着的李翠苹,她一看薛二狗要玩真的了,也是慌了神。毕竟李翠苹是看着王宝玉长大的,虽然师父下令一定要灭了王宝玉,自己也参与了这场阴谋,但看到王宝玉真要被处以极刑的时候,心底那份柔软的良知终于被唤醒了。

“李翠苹,你把王宝玉引到这里,本來已经是立了大功,不能再自毁功德。”薛二狗甩开李翠苹,不屑的说道。

“师父说铲除,也沒说一定要害死他啊!大师兄,他还年轻,还是个孩子,求你放过他吧!”现在的李翠苹已经后悔了,带着哭腔恳求道。

同时,李翠苹再次抱住了薛二狗的腿,将他拖得后退了几步,打火机已经发烫了,烫的薛二狗手生疼,惹得他恼怒的使劲敲了几下李翠苹脑袋,做出严厉的警告。

但生死关头,李翠苹死也不肯松手,哭喊着说道:“大师兄,就算是处死王宝玉,你也不能活活烧死这孩子啊,别让他走的这么痛苦!他要是这么死了,他爹娘也活不了了,这可是好几条人命啊,大师兄!师父啊,宝玉啊!”李翠苹胡乱喊着,情绪十分激动。

虽然王宝玉非常恼怒李翠苹引诱自己來这苞米地,让自己陷入了如此险恶的深坑,但李翠苹最终能够替自己求情,还是让他颇感欣慰,这足以证明,李翠苹虽然信了无相大师,但是,良知未泯。

趁着李翠苹跟薛二狗纠缠的时候,王宝玉给身边的晴晴使了个眼色,两个人迅速将身上的苞米秸秆拉扯着铺到脚下,这样一來,王宝玉跟晴晴脚下的位置,就越來越高了。

这时,坑边的一个妇女眼尖,发现了情况,赶紧对薛二狗报告:“大师兄,他们快要上來了。”

“绝对不能让他们上來。”薛二狗决然的说道,毫不留情的一脚将李翠苹踢到一边,重新打着了火机,抓起一把玉米叶子,点成一个火把,冲着坑里扔了下來。

在这种生死关头,王宝玉突然表现的冷静下來,他一边奋力将坑内的玉米秸秆往身下划拉,一边告诉晴晴,使劲踩!不光要踩平玉米秸秆,还要踩灭刚刚扔下來的火把。

李翠苹还想再冲过來阻拦,无奈其他人已经站成一排,挡住了她的去路,任凭她哭天抢地,大家都无动于衷。无奈之下的李翠苹,一边哭着,一边踉踉跄跄的跑开了。

薛二狗的第一个火把被王宝玉跟晴晴用力踩灭,沒有在坑底燃起红來,可是,伴随而來的浓烟,还是呛得他们一阵剧烈的咳嗽,呼吸困难,几乎要透不过气來。

等王宝玉勉强睁开眼睛,紧接着,薛二狗的第二个火把又扔了下來,王宝玉跟晴晴再次使劲跺脚踩灭,这一次,王宝玉和晴晴的脸都给熏上了一层黑灰,看起來非常狼狈。

“这回总算是露出恶魔的本相來了,哈哈,恶魔,去死吧!”薛二狗再次点起一个火把,高高举起,王宝玉见此情形,一时间陷入了绝望,看样子,测得时遇空亡,当真是回天无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