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29 想当年

第三卷 县域扬名 729 想当年

“狗日的,快放下!”突然,远处传來了一个男人的大吼之声,吓得薛二狗手里的火把一下子掉到了地上,转头一看,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,迈开大步,边喊边向这里飞奔而來。

王宝玉一听这个声音,几乎要喜极而泣,他听出來,这是钢蛋在危急关头赶來了!

却说在算卦中,有两种卦象是必须要注意的,一是旺而无根,就是说时运虽旺,但沒有生扶,视为好运不久;另外一种情况叫做绝处逢生,是指命爻虽然已绝,却有旺爻暗中生扶,必将逢凶化吉,富贵久远。

王宝玉虽然掐指测得空亡,但是,由于钱美凤打岔,并沒有细细分析,其实正是绝处逢生,虽有凶险,但不至于危及生命,当然,这也是王宝玉命中该着有此一劫。

回头说钱美凤看到晴晴去追王宝玉,便气哼哼的追了出來,看见晴晴跟着王宝玉钻进了苞米地,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农村偶尔会出现在苞米地里偷情的场景,心中更是无比恼怒。

钱美凤急急忙忙的跟着进了苞米地,可是找了半天,也沒见着晴晴跟王宝玉的踪影。就在这时,钢蛋也追了进來,非常不解的问钱美凤不看孩子,到这里來干啥?

钱美凤恼火的说看见王宝玉跟晴晴那个小妖精到了这里,说不准就在干坏事。钢蛋有些为难,不知道跟妹妹如何解释,说妹妹多管闲事吧,又怕妹妹生气,只好往回拉钱美凤,说多多在家里哭的厉害,让她赶紧回去。

两个人正在争执之际,就看见不远处有轻烟升起,钱美凤断定王宝玉跟晴晴就在那里,便固执的向烟雾升起的地方跑去。

钢蛋一把拉住妹妹,说道:“美凤,那可能是庄稼人烧玉米秸呢,宝玉怎么可能和晴晴在那里呢?”

钱美凤瞪了钢蛋一眼,说了两个字,直觉!然后直奔轻烟而去。钢蛋沒有办法,紧紧跟在后面,沒想到的是,刚到苞米地的边上,就碰到了一脸慌张的李翠苹。

“钢蛋,美凤,宝玉就在那边,快要被烧死了。”李翠苹惊慌的喊道,同时手指着那边的空地。

钢蛋一听就慌了神,也沒问李翠苹究竟为什么,几步就奔进了苞米地,远远的看见薛二狗等人,正围着一个地方,手里举着火把。

钢蛋不顾一起的冲了过去,一边大喊着让薛二狗住手。薛二狗一看是路上遇到过的钢蛋,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手,立刻慌了神,火把也掉在了地上,同时招呼着那群农村妇女,快跑!

钱美凤看见这群人要烧死王宝玉也是怒火中烧,偏偏这个时候一个“虔诚”的妇女一个扫腿把地上的火把踢进了坑里。

钱美凤一见,拼命一般的跑过去,揪住那个女人的头发死命的抽打了起來,边打边骂,打死你个黑心败家娘们!但是坑里传來的咳嗽声让钱美凤心慌意乱,她用尽全力往那个女人脚上跺了一脚,便顾不上她,赶紧救王宝玉去了。

女人疼的吱哇乱叫,忍着疼,带着一脸的抓痕拖着受伤的脚逃趁机走了。

知道有了希望,王宝玉连忙对最后一个火把也采取了措施,干脆脱了上衣,加大了压火的面积,火终于沒有烧起來,可是王宝玉的夹克衫却彻底的报销了。

钢蛋奔到了坑边,停住了脚步,并沒有继续追赶,他对着坑下喊道:“宝玉,晴晴,你们沒事儿吧?”

“沒事儿,钢蛋,快拉我们上去。”劫后余生的王宝玉,急急的喊道。

这时,钱美凤也慌慌张张的赶了过來,看到王宝玉黑漆漆的脸,还真是吓了一跳。当确认王宝玉沒事儿,又看到了坑下同样狼狈不堪的晴晴之时,忍不住说道:“哼!再臭得瑟。偷情差点见了阎王吧!”

“美凤,少数两句。”钢蛋瞪了美凤一眼,不让她再说下去。钢蛋脱下了新西服上衣,慢慢的沿着坑壁续下來,将王宝玉拉了上去。

钱美凤百感交集,上前抱住王宝玉,口里骂道:“你个沒心沒肝的,咋不让火烧死你!”说完伏在王宝玉肩上嘤嘤的哭了起來。

王宝玉正哄着钱美凤,晴晴也被拉了上來,知道自己好胳膊好腿的又活过來了,兴奋的手舞足蹈。晴晴一把拉过王宝玉,高兴的直跳,“王哥,咱们又活了,太好了,太好了!”

钱美凤对这个女孩厌恶至极,铁着脸一旁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。

“宝玉,我去找他们,把这帮狗日的,一个个都捏死。”钢蛋愤愤的说道。

“算了吧!我们还是马上回去报警,也怪我沒听干爹的话,以后还真要小心了。”王宝玉阻止了钢蛋,这样一大片野地,想找个人,并不容易,再说了,他也怕钢蛋再出意外。

“姐夫,你还真是神勇,你看你一声吼就把那群人给吓跑了。”晴晴一边擦着脸上的黑灰,一边夸奖着钢蛋,现在她改变了看法,觉得姐姐找了这个一个身大力不亏的男人,也算是有些眼光的。

“嘿嘿!这算不了什么,想当年……”钢蛋被晴晴叫的心里美滋滋的,刚想吹一吹自己以前的光辉史,却被钱美凤捶了一拳给打断了,这个时候了,大姐夫小姨子的瞎聊个屁啊。

晴晴却有些跟钱美凤叫板,故意甜甜的问道:“姐夫,当年怎样啊?”

王宝玉有心打破这份尴尬,嘿嘿笑道:“当年你姐夫把我给揍了一顿,揍得我是鼻青脸肿,屁滚尿流,满地找牙。”

晴晴惊讶的张大嘴巴,真的啊?钢蛋尴尬的嘿嘿直笑,说道:“都是误会,误会。”

晴晴又问道:“为啥你俩打架啊?”

“说点正事儿,宝玉,你跑这里干啥啊?”钱美凤不悦的插嘴问道。

“唉!我不是看见了李翠苹,想把她抓回去嘛!沒想到却中了计,要不是你们赶过來,今天真有可能被烧死了。”王宝玉无比懊恼的说道。

“小妮子,你跟过來干啥啊?”钱美凤不肯罢休的质问晴晴。

“你又跟來干啥?”晴晴不屑的翻着眼皮,反问钱美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