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31 怕啥来啥

混世小术士 731 怕啥来啥 无忧中文网

沒等王宝玉说话,钱美凤就不高兴的插嘴道:“就你那初中文化,安排工作,哪有那么容易啊?”

“美凤,你不是要开幼儿园,让晴晴去帮忙吧!”钢蛋笑着问钱美凤。

“我那幼儿园还沒开张呢!”钱美凤连忙拒绝,她可不想有这样一个惹她生气的小丫头在身边。

晴晴撇撇嘴巴,嘟囔道:“但有隔夜粮,不当孩子王。我才不伺候那些小祖宗呢!”钱美凤鼻子哼了一声,心想,你不乐意干正好。

王宝玉呵呵问道:“那你想要啥样的工作啊?”

晴晴眨巴眨巴眼睛说道:“首先不能太累,最好有些技术含量,另外不用太靠点啥的,上下班时间自由些,当然,环境也得要好。”

红红不悦的打断自己妹妹的话,说道:“你这是找工作还是工作找你啊?现在就业多难你都不知道,要是实在不愿意在家呆着,那就跟我去市里吧,给我打打下手什么的。”

钢蛋高兴的表示同意,说道:“那样最好,你姐挺忙的,你们正好作伴。工资我发给你。”

晴晴想了想,还是否定了,说道:“同样是出力赚钱,你们发给我工资,我还得欠好大一个人情呢,这样我还不如不工作呢。”

红红嗔怪道:“这样不行,那也不行,干脆待家里得了!”

晴晴急的跺着脚,鼻头一红,说道:“你出去这么多年,扔下我一个人在家,好容易见面了,却说这么多风凉话,也不怕人家伤心!”

红红又生气又心疼,正当苦恼之际,王宝玉认真的问道:“我倒是能给你找个工作,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干?”

“沒问題,王哥安排的都是好活,我可勤快了,是不是去政府大院给你端茶倒水啊?”晴晴又开始兴奋起來,眼睛放光。

钱美凤不高兴的在下面用手捅了王宝玉一下,王宝玉只当是沒感觉到,又对晴晴说道:“政府是去不了的,那得有指标才行。是我一个朋友办了个林蛙养殖场,你可以去那里上班,如果你同意,马上就可以上车。”

晴晴有些失望的撅着嘴巴问道:“养林蛙啊,脏兮兮臭烘烘的。”说完咧着嘴哎呀了一声,下意识的甩甩手,好像真的抓到了黏糊糊的林蛙一般。

王宝玉解释道:“你不用直接接触林蛙,只需要学些技术和管理就行。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,你肯定也累不着,待遇也不会少,而且也不是每天都很忙的。”

“好啊!”晴晴一听就乐了,快活的答应了,跑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,坐在了姐姐的腿上,仿佛像一只逃出笼子的小鸟。

不是王宝玉多情,也不是他多么想帮助晴晴,而是他想到了一件事,无相的大弟子薛二狗一天不抓起來,这对于晴晴而言,就意味着危险,谁敢保证薛二狗不会对晴晴下手呢!

“谁办的厂子啊,我怎么不知道?”钱美凤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你们都认识的,柳河镇农技站站长韩涛,他辞职办了这个养殖场,效益还不错。”王宝玉解释道,却并沒有说自己是里面的大股东。

“韩涛是个好人,晴晴,你去了之后,不许淘气,要听他的话。”红红记得韩涛的好处,很认真的对妹妹说道。

“姐,你就放心吧!”晴晴坐的憋屈,扭扭屁股不以为然的说道,红红硌的腿疼,忍不住在她屁股上打了几下,晴晴心情很好,一直咯咯笑个不停,大家有说有笑倒是十分融洽。

满满当当的一车人,王宝玉发动车子,离开了柳絮村,在半路上,就看到好几辆警车正飞驰着本着柳絮村而來。

第一辆警车上的李勇,看见了正在开车的王宝玉,吱呀一声停了车,王宝玉也停了车,两个人就这样坐在自己的车上,开着车窗,简单聊了几句。

李勇简单问了问案发地点及涉案人员的特点,在叮嘱王宝玉注意人身安全的同时,让王宝玉回去听信,说无论如何,也要将这伙暴徒绳之以法,给王宝玉出口恶气。

王宝玉则告诉李勇,李翠苹虽然是涉案人员之一,但是念在她最后能够救自己的情分上,抓到她之后,通知柳河镇副镇长迟立财将她领回去就是了,不要深究。

李勇点头答应说好办,一切都听王宝玉的,两个人这才各自发动车子,朝着不同的方向驶去。

王宝玉的车先是停在了清源镇火车站,红红急着要回平川市,说现在是假期,小饰品店正是生意好的时候。王宝玉心里明白,这是红红的借口,她并不想在清源镇逗留,怕遇见以往接待过的熟客,再引來不必要的尴尬和麻烦。

可是,怕啥來啥,王宝玉等一群人在候车室里等车,红红跟晴晴到小摊上买方便面。如果红红能预知将要发生的摩擦,她一定会拣一身最不起眼的衣服穿上,而不是这身最心爱的羊绒大衣。

衣着光鲜时髦的年轻女子在满是朴素面孔的小镇里格外扎眼,一个打扮的人模人样的中年男人,突然看见了红红,仔细回忆了下,接着一脸**笑的凑过來问道:“红红,好久不见,在哪儿发财呢?”

快走,红红顾不上找零钱,拉着晴晴转身就要往回赶,却被中年男人伸手拦住了。

“咋了?学会害羞了,嘿嘿,几天不见,这小模样出落的更水灵了。”中年男人说着,手指不老实的就往红红脸上划拉。

“先生,我不认识你。”红红冷着脸推开男人的胳膊说道,不由自主的旁边上躲了躲。

“真是婊-子无情,这么快就忘了,当初你可是趁着我睡着,偷拿了我好几百块呢!”中年男人不高兴的说道。

“你骂谁呢?臭男人。”眼见姐姐被纠缠,而且对方说话越來越难听,晴晴站出來回骂道。

“妹妹,别理他,咱们走。”红红拉着晴晴就往回走,中年男人几步拦住了她们的去路,嘿嘿贱笑道:“呵呵,你妹妹很漂亮,算了,以前的帐一笔勾销,我可以再出五百。”

“姐,他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晴晴不解的问姐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