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32 最好的姐夫

732 最好的姐夫

“你这个精神病,滚远点,我不认识你。”妹妹被人言语侮辱,红红也恼了,开口骂道。

“你别他娘的以为穿了一件好衣服,老子就不认识你!你要是不陪老子睡觉,那就快把多拿老子的钱退回來。”中年男人恶狠狠的说道。

话音刚落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中年男人的脸上重重挨了一巴掌,脸上立刻变得火辣辣的,红红怒不可遏的伸手打了他。

“臭婊-子,你还敢打人。老子今天跟你沒完!”中年男人羞恼的冲了上來,上前就毫不留情的掐住了红红的脖子,晴晴被这一幕吓坏了,大叫着对中年男人又踢又抓的。

“你他娘的敢糊弄老子,有本事你就叫!看警察來了谁怕!”中年男人死死掐住红红的脖子不肯松手,沒多久红红的脸色就变了,嘴巴也不由张开大口的呼吸空气。

就在这时,一个高大的男人冲了过來,一把推开中年男人,将红红揽在怀里,中年男人不留神,向后蹬蹬退了几步仰壳倒在了地上,摔了一个仰八叉。

來的人当然是钢蛋,他隐约听见姐妹两个的声音,看到这边情形不对,连忙赶了过來,果然发现二人与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争执。

红红痛苦万分,她不想自己的事情被家人知道,另外比这更痛苦的是,她不想刚刚平静下來的生活再次被打扰,尤其钢蛋还在场。

王宝玉等人随后也到了,中年男人一脸羞恼的爬起來,不依不饶的指着红红骂道:“你这个挨千刀的**,还找人帮你,不得好死。”

“挨千刀”这三个字,深深触痛了红红和钢蛋的神经,红红立刻觉得浑身的刀伤隐隐作痛起來,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恐惧的表情,她把手指插进头发里,使劲抓着,嘴里抑制不住的发出了啊的一声尖叫。

晴晴沒见过这种架势,张着双手不知该怎么劝姐姐,最后忍不住鼻子一酸也放声哭了起來。

中年男人沒想到红红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,愣愣的说道:“啥时候**也会演戏了?”

钢蛋大吼一声:“老子今天打死你!”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将中年男人硬是扯着衣服给拎了起來。

王宝玉感觉到事情不妙,连忙上前拉住钢蛋,说道:“钢蛋,快放下他,千万不能冲动。”钱美凤也焦急的喊道:“哥,你千万别干傻事儿!”

这个时候的钢蛋哪里还能听得进去,他双眼通红,硬是将中年男人举过了头顶,中年男人吓得连连求饶。

“去死吧!”钢蛋使劲一扔,硬是将一个大男人给扔出去十几米远,噗通一声重重摔在地上,趴在那里手脚蹬了几下便不动弹了。

“打死人啦!”车站上的人群惊恐的围了上來,王宝玉也慌了神,赶紧过去看那个中年男人,将手放在他的鼻子上,感觉他还有气,这才稍稍放下心來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儿!”两名铁路警察闻声赶了过來,看着钢蛋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,硬是沒敢过去控制住他。

“警察同志,一点小误会儿!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伸手递过去两支烟。

“别來这套,这人还活着吗?”一名警察推开了王宝玉递过來的烟,小心的过去探视。

“还他娘的装死,信不信老子卸了你!”钢蛋怒气未消的骂着,大步过去一把扯起中年男人,事实证明,钢蛋的判断是正确的,中年男人就是在装死,就在钢蛋扯起他的时候,他连忙睁开了眼睛,哀求道:“好汉饶命!大侠饶命!放了我吧!”

两名铁路警察,刚想过去拉开钢蛋,只见中年男人的两腿间,有浅黄色的水流淌了下來,中年男人竟然被吓得尿了裤子。

看热闹的人群中,传來了一阵哄笑,钢蛋一看中年男人这幅怂样,气也消了不少,终于在王宝玉和两名警察的全说了,放了中年男人。

钢蛋回头扶起蹲在地上的红红,替她把凌乱的头发理好,柔声说道:“红红,别怕,坏人已经被我打跑了。”

红红睁开泪眼,四下看看,盯着钢蛋痛苦的说道:“钢蛋,你要是现在想放弃,还,还來得及。”

“一百年后我就放弃了!”钢蛋张口说道,然后心疼的将红红揽在胸前,说道:“以后再不许说这种胡话,你要是对我还不放心,老是用这种方法试探我,那我就买把刀,把心挖出來给你看看。”

红红又是点头又是摇头,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说不出话來,一旁的晴晴眼圈也红了,也许直到这个时刻,她才明白,自己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姐夫。

事情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就处理了,一行人被带到了铁路派出所,好在派出所的姜所长认出王宝玉曾是这里的副镇长,也听说了王宝玉跟侯四的关系,不想得罪人,这才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一番调节之下,给那个中年男人赔了两千块钱,算是了事。

红红上了火车,依依惜别钢蛋去了平川市,已经长大的晴晴,大概也猜出了姐姐的事情,脸上再也沒有那种顽皮的表情,浮现出了与她年龄不太相符的忧郁。

送走了红红,首先送晴晴去神石村的林蛙养殖场,王宝玉本想带着干妈美凤和多多,在旅游区玩两天,被钢蛋这一番闹腾,也是沒了心情,再加上干妈林召娣惦记独自在家的干爹,便取消了这个打算。

林蛙养殖场的条件实在是差了一些,好在蒋春林在这里有强大“妇女基础”,不费劲给晴晴找到了一家可以居住的农户,韩涛听说这个红红的妹妹,很是高兴,自然多了几分关心,让晴晴跟他学技术,不用到山上去干活。

晴晴虽然对这里的条件不是太满意,却沒说什么,她突然意识到,自己引以为骄傲的姐姐,其实根本不值一提,自己能够得到这份工作,也是大家的照顾而已。

离开神石村,钱美凤还是忍不住埋怨起钢蛋來。“哥,你看你找的这个女人,真是个惹祸精。”

钢蛋闷声说道:“都是过去的事儿了,谁还不犯个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