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38 同去厕所

738 同去厕所

与此同时,与会的官员们也开始了猜测,觉得王宝玉也许会成为下一任的旅游局局长,毕竟范局长的年岁已高,在任不会太久。

分管旅游的副县长张存志也作了发言,他勉励大家,要多出思路,多想办法,在贴近实际的前提下,集思广益,一同创造全县旅游业的辉煌。

孙大成和孟海潮也做了发言,说得都是如何把握好当下的国家扶持旅游业的政策,依托改革发展的大浪潮,多做贡献,做新时代的弄潮儿。

富宁县的各大媒体,立刻报道了旅游经验交流会的盛况,王宝玉再一次成为了焦点。凭着万芳草的关系,《富宁日报》甚至在第二天全文登载了王宝玉的报告,引起的轰动自然不可小觑。

下午会议结束后,王宝玉给女房东打去了电话,说在外面吃饭,让她不用给自己准备晚饭了。自从冯春玲走后,女房东又恢复了常态,还是每天给王宝玉做早晚饭,笑呵呵的称呼他“小孩”,好像早先的不愉快,从來就沒有发生过一般。

王宝玉也是大大咧咧的性格,自然不想跟她计较,这种脑子有问題的人,有些事儿是说不明白的,反正以后再领人回家,先跟她打声招呼就是了。

而且王宝玉发现自己也喜欢上了这种氛围,好像在县里有个家一样,每次有事儿不能回去吃饭他都会记得打一个电话,这种感觉很好。

参会人员的住宿,还是那个指定的宾馆。王宝玉自然不会去住,生怕再发生吴丽婉梦游的事情,不过,孟耀辉请吃饭,还是要参加的。

看在王宝玉的面子上,孟耀辉一起邀请了迟立财和叶连香,一行人去了富宁大酒店,五个人要了一个包间,当然,是最普通的那种包间,但一顿饭下來,也少不了孟耀辉一个月的工资,算是他舍本放了一次血。

都是熟人,酒桌上的气氛甚是融洽,孟耀辉直言不讳的谈到王宝玉虽然离开,还是给他留下了宝贵的政治财富,只要能够保持住当下的情况,也许不出一年,他就有可能重新调回县里來。

“呵呵,孟镇长有长进,不只是有良心了,而且这狗嘴里终于开始吐狗牙了!”王宝玉竖起大拇指夸赞道。

孟耀辉不依不饶的嚷嚷道:“王宝玉,你不能老是骂我,罚你喝了这三杯!”说着毫不客气的给王宝玉满满斟了三杯酒,逼着他喝了下去。

迟立财不会这么想,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副镇长,县里又沒有关系,能当上这个副镇长也就不错了。但他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,知道孟耀辉是个有背景有前途的人物,便不停的跟孟耀辉套近乎,频频敬酒,哄得孟耀辉非常的高兴。

王宝玉自然是酒桌上的主角,四个人轮番上阵敬酒,几圈轰炸下來,王宝玉便酒意半酣,有些忘乎所以了。

“诸位,只要我王宝玉能够有前途,大家无一例外,能帮则帮,不能帮也得想办法帮。”王宝玉趁着酒兴,举着杯,拍着胸脯说大话。

叶连香眼睛登时就亮了,使劲给王宝玉使眼色,只是王宝玉喝的正高兴,根本就忘了她的存在。吴丽婉一旁看的奇怪,问道:“叶姐,你沒事儿吧?”

叶连香连忙尴尬的揉揉眼睛,说道:“沒事儿,沒事儿,刚才被风吹着了!”吴丽婉狐疑的看看四周,严严实实的,真不知道这风是哪里來的。

叶连香举起酒杯对吴丽婉说道:“吴副镇长,咱俩也喝一个,祝贺你高升!”吴丽婉乐滋滋的举起酒杯,也就忘了刚才的事情。

“王宝玉,从今天的形势看,你再上两个台阶都沒问題,我看好你。到时候可别忘了我啊!”孟耀辉拍着王宝玉肩膀说道。

“那你就在你叔叔面前,好好替我美言几句,兄弟我先感谢了。”王宝玉举着杯,跟孟耀辉一口干了。

孟耀辉嘿嘿笑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叔叔不待见我,我要这么讨人喜欢,这次去政策研究室的是我就不是你了。”

王宝玉鄙夷的看了孟耀辉一眼,说道:“看看,你这人就是不实在,让你帮点忙就推三阻四的,还是不是弟兄们了?”

孟耀辉一听这话,立刻睁大眼睛,拍着胸脯说道:“当然!这事儿包在我身上,最近我比较老实,叔叔对我还算是满意,说不定还能听我说几句话呢!”言语之间,还带着几分得意。

“唉!我就沒有你这样的叔叔,整天受气。”叶连香叹息着说道。

“叶副主任,你虽然沒有叔叔,可是有同一个村出來的领导,咱们这里五个人,三个都是那个什么东风吹的。”孟耀辉喝得有些大舌头。

“是东风村。”叶连香纠正着孟耀辉错误。

“东风吹战鼓擂,大老爷们喝酒谁怕谁。來,干了。”孟耀辉迷离着眼睛再次举杯。

“孟镇长,行啊!变化不小,也会整这些农村磕了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入乡随俗嘛!对了,王宝玉,你们那个东风村,应该是个风水不错的地方,多出领导,改天我把我家的祖坟迁过去。”孟耀辉说道。

“去你的吧!哪有爷爷还活着就迁坟的,真是不孝顺。”王宝玉哈哈大笑,大家也跟着笑了起來。

“也是,我怎么就忘了这个茬了,那就再等两年再说吧。”孟耀辉挠着脑袋,嘿嘿傻笑。

王宝玉懒得听孟耀辉的糊涂话,只觉得**涨得难受,于是推开酒杯,说道:“同志们,你们先喝着,我去方便一下。”

“我也去。”叶连香也起身说道。

“怎么啥事儿都跟着掺和。”王宝玉皱着眉,嘿嘿笑道。

“你去男厕所,我去女厕所,各走各路,怎么能叫掺和呢!”叶连香不在意,坚持跟着王宝玉出了房间。

就在房间的拐角处,终于找到机会的叶连香,一把便将王宝玉推靠在墙上,带着怨气的说道:“宝玉,你说话能不能有点准头啊!早就答应把我调走,一晃这么长时间了,连个电话都沒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