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39 标准臭男人

第二卷 小镇仕途 739 标准臭男人

王宝玉谨慎的推开叶连香,四下看了看,嘿嘿笑着解释道:“叶姐,你也知道,我在清源镇也沒呆住,不是不想帮你,沒机会嘛!”?

“宝玉,姐真是受不了啦,新來的主任就是个变态。”叶连香带着哭腔说道。?

“怎么个变态法?以叶姐的本事儿,上床就把他搞定,那是服帖的。”王宝玉一脸的坏笑。?

“唉!如果你摊上了,就笑不出來了。”叶连香叹着气说道,“李传宗的这个远房亲戚,是给了他钱才当上这个主任的,这个人,整个就是农村流氓,不但总对我动手动脚,而且,每天逼着我上班端茶倒水,甚至衣服都让我洗。”?

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不就是洗个衣服嘛,常做家务劳动有利于大脑发育!”?

“还发育个屁啊!宝玉,你都不知道他那臭袜子不脏的能立在地上就不换,还有那裤衩,别提了!”叶连香几乎都要哭出來了。?

王宝玉说道:“那你不干不就得了?”?

叶连香摇摇头,“还不让干呢,他只要一点不如意,就想方设法扣我工资。姐这个人你了解,多少还是有点小毛病。什么看小说了,迟到了,逮着机会就扣钱啊,姐就差倒找给他了!”?

“姐,那你就从了他不就行了嘛!像以前的董平川之流的,哄乐呵就得了!”王宝玉嘻嘻笑道。?

“姐在你心里,就那么不值钱?”叶连香无力的放下手臂,眼里含着泪说道。叶连香的这种表情,还真让王宝玉觉得事态严重,在他的印象中,叶连香不同于别的女人,那是一个乐天派,不但作风随便,而且对待男人,绝对是有一套,从來也沒见过她伤心流泪的时候。?

“叶姐,我说着玩呢,你说说,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”王宝玉表情凝重的问道。?

“他是一个标准的臭男人,脚臭还总脱鞋,抽烟熏得手黄牙黄,离三米都能闻见他的口臭。也不知道是不是肠胃不好,总是放暗屁,那叫一个臭气熏天啊,开半天窗户都散不尽臭味!并且,他还有狐臭,和他一块办公,我都熏出鼻炎來了。”叶连香万般无奈的一口气说道。?

王宝玉一听,立刻明白了,这样的男人,别说是叶连香,就是男人,也受不了他这一套,只是不明白,李传宗怎么就用了这样一个人,真不知道他给了李传宗多大的好处。?

“叶姐,我跟你说,他这副样子,是干不了多久的,有损政府干部的形象。”王宝玉安慰说道。?

“我管不了这么多了,我熬不到他下去了。回去后我就辞职不干了,宝玉,你帮我想想办法,哪怕是随便找个工作都行,姐真的快疯了。”叶连香决然的说道。?

“叶姐,咱们是有交情的,我也实话实说,想进政府大院,我目前只是一个闲职,还沒有这个本事。不过,进企业可以,我朋友正好办旅行社,如果你愿意的话,可以去那里上班。”王宝玉认真的说道。?

“行!”叶连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看样子,她一天都忍不下去了。?

王宝玉又谨慎的说道:“姐,在柳河镇的工作起码是公家饭碗,一辈子有保证。私企虽然待遇高点,但是未來究竟怎样还很那说。你不要意气用事,一定要想好了再來答复我。”?

叶连香摇摇头,坚定的说道:“宝玉,姐都是奔四的人了,就算在柳河镇干个十年八年也得下去了,还真不如到外面闯一闯。姐不是吃公家饭的料,说不定外面就有适合我的机会呢。”?

王宝玉觉得叶连香说的有道理,就让叶连香回去听信,说马上就办,然后捂着肚子就上厕所了。叶连香自然沒去女厕所,一个人高高兴兴的回酒桌了。?

痛快的撒了尿,王宝玉洗了洗脸,精神抖擞的出了厕所,陡然看见,另外一个他熟悉的女人,正站在走廊里等着他。?

吴丽婉!看起來,叶连香回去之后,吴丽婉就出來了,王宝玉嘿嘿笑着走过去,故意问道:“吴副镇长,也要去撒尿啊!”?

“不,我是要找你。”吴丽婉的脸上,带着些羞涩的笑容,宛如一个小姑娘一般表情。?

“找我啥事儿啊!”王宝玉并不敢走得太近,表情疑惑的问道。?

“宝玉,什么时候陪我啊,我都想你了。”吴丽婉扑哧一笑,眼含秋水的问道。?

“吴副镇长,不要这么开玩笑,我可是担不起的。”王宝玉吓了一跳,不由后退了两步,知道杨一方说得情况,并不是假的。?

“宝玉,我知道你工作忙,工作辛苦,可是那晚你说得诺言,难道不记得了?”吴丽婉依旧害羞的说道。?

“我说啥了?”王宝玉心惊的问道。?

“你说,今生今世,都不会抛下我,虽然我们年龄有差距,但是不会影响感情。”吴丽婉带着幸福的说道。?

我靠!不会吧!虚构的如此浪漫。王宝玉感觉这个世界太疯狂了,说道:“吴副镇长……”?

“叫我婉婉,咱们都这样了,干嘛还叫的那么生疏。”吴丽婉纠正着王宝玉的说道。?

“吴,丽婉。咱们根本就沒发生什么,这都是你大脑里虚构出來的,明白吗?”王宝玉结结巴巴的提醒道,婉婉这个昵称实在叫不出口來。?

“宝玉,是不是工作太累,得了健忘症?”吴丽婉关切的问道,“沒关系,你会想起來的,我等着你,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子,我都不会抛弃你的,相依相伴到老。”?

说完,吴丽婉还做了一个相互纠缠的手势,扭着腰肢,笑盈盈的先回屋了。?

王宝玉在原地怔了半晌,终于脱口骂道:“他娘的,这都是什么啊?搞了半天,还是老子有病,这个娘们,真是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。”?

可怕也是要回屋的,王宝玉只当是沒事儿,回到座位上继续喝酒。吴丽婉倒是表情平静,仿佛什么事儿都沒发生过,王宝玉真是怕了她,要是她把这些说给别人听,加上曾经的绯闻,怕是自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