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40 丢人还不如丢钱

740 丢人还不如丢钱

交杯换盏,东扯西拉,阿谀奉承,眉眼传情,王宝玉等一行五人,一直喝到晚上十点,才散了酒桌,孟耀辉和迟立财等两男两女,带着一种酒后的满足,晃晃悠悠的开着两辆车,去了指定的宾馆,王宝玉则独自开上车,回返住处,

因为吴丽婉的事情,搞的王宝玉的心情颇为不爽,可谓是忧心忡忡,不知不觉中,酒还是喝多了,两脚发软,目光发直,一路上,王宝玉将车也开出了花样,像个勤劳的小蜜蜂一样,车轮在大街上划着8字前行,仿佛整条街道都是他一个人的,

偶尔经过的路人,一看司机将车开成这个样子,就像是看见了死神一般,立刻躲得远远的,然后气愤不平的在车后发泄似的骂上几句,

也不知道开了多久,王宝玉好不容易摸到了家,停好了车,还坚持上了楼,可是一进屋,他就和衣栽倒在客厅的沙发上,什么都不知道了,

直到天亮,王宝玉才被鸟闹钟给吵醒,他打着哈欠,大大伸了一个懒腰,转身舒服的抱着枕头又迷糊了,

睡着睡着,王宝玉觉得露出被外的胳膊有些凉,于是懒洋洋的缩回被窝里,冰凉的胳膊碰上火热的肌肤,让王宝玉的大脑逐渐开始清晰起來,不对,自己隐隐约约的想起,昨天回來是睡在沙发上的,怎么就挪到了**,

王宝玉连忙坐起來,看看铺设平整的沙发,全然不见有被**过的样子,当他往自己身上一摸的时候,立刻从**跳了起來,低头往下一看,简直懵了,

自己竟然一丝不挂,怎么就一点儿也不记得什么时候脱的衣服,难道昨天回來忘了关屋门,家里被盗了,还偷走了自己的衣服,

王宝玉连忙跳下床四下找,终于在客厅正对的那个阳台上,看见自己的衣服整齐的挂在那里,过去一摸,竟然还是湿的,仿佛洗过的时间不长,

王宝玉一头雾水,不停的抓着脑袋,怎么也想不起來自己如何脱了衣服,还洗了挂好,然后一丝不挂躺在**的,真是他娘的见鬼了,这情形也不该是小偷做的,天底下哪有这么体贴好心的贼啊,

当他看到阳台上还挂着女房东两件同样潮乎乎的衣服的时候,忽然明白,这一切说不准就是女房东替自己做得,

羞愧,尴尬,难堪,一想到自己被一个女人就这样扒光了衣服,扔在**肆意欣赏,王宝玉就想要抓狂,他找來一套衣服套上,气哼哼的过去找女房东,

“小孩,着什么急,饭还沒好呢。”女房东被咚咚的敲门声弄的心烦,不高兴的开门说道,

“大姐,你昨晚又去我屋里了。”王宝玉抱着膀子质问道,

“小孩,你这是什么态度,我过去还不是为了帮你,都不知道感谢我,一幅气势汹汹的样子,吓唬谁呢。”女房东冷着脸说道,

“大姐,你去就去,干嘛还要扒了我的衣服。”王宝玉直着脖子说道,脸上还是不由泛起了一丝难为情,

“呵呵,我当什么呢。”女房东笑了,又说道:“我过去的时候,你吐得满身都是,不脱了,难道要把我的屋子给弄脏,闲着沒事儿,我还替你洗了,大姐是个多么好的人啊,算你运气好,摊上我这样的房东,不过你要是特意为此來感激我,那就不必了,沒什么的,呵呵。”

“替我洗衣服,我是要感谢你的,不过,你怎么也应该给我留个小裤衩啊。”王宝玉苦着脸问道,

“呵呵,还懂得害羞呢。”女房东呵呵直笑,又严肃的说道:“作为一个男孩子,裤衩如果做不到天天换,至少也得两天一换,瞧瞧你,至少三天沒换内裤了吧,都有骚味了,不过我用的是自己的内衣专用香皂,已经彻底洗干净了。”

倒,晕,王宝玉被女房东说得无地自容,恨不得想去跳楼,他红头涨脸,无比难堪的说道:“大姐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是希望以后你要懂得尊重我的隐私,都被你看去了,我以后还怎么混啊。”

“有什么好看的,不就是个人体器官嘛,美院的学生谁沒画过人体,就你们社会上的这些人心里总有隐晦的一面,不敢正视这种现象,我才不稀罕呢。”女房东不屑的说道,

“大姐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,你不在乎不代表我也不在乎,你怎么就不脱光了给别人看呢。”王宝玉皱着眉说道,

“瞧你那样,真是跟你说不明白,哪天大姐就脱了给你看看,算是扯平了。”女房东示威般的看着王宝玉,

“还是算了吧。”王宝玉郁闷的说道,他才不想看女房东的身体,四十多的女人,有什么好看的,

王宝玉越发沒了底气,“大姐,你可以在我那里挂画,但总不至于挂晒洗衣服吧。”

女房东立刻变得一脸诧异,好像看着外星人一般的问道;“小孩,现在天气冷了衣服干的慢,大姐衣服天天换,你阳台利用率这么低,我用用还能少了你什么,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。”

心里明白跟女房东讲不清理,王宝玉只好像一名斗败的战士,念头耷拉脑的回屋了,身后还传來女房东絮絮叨叨的叮嘱,“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,年纪轻轻的不学点好,睡那么死,丢了钱都不知道。”

丢钱事小,丢人大如天,王宝玉叹了口气,郁闷的仰卧在沙发上,过了一会儿,女房东还是给他端來了早餐,小米稀饭,馒头,茶蛋和火腿肠,放下之后,转头就走了,

王宝玉一看盘子里茶蛋和火腿肠,不由扑哧一声笑了,火腿肠就放在两个茶蛋的中间,一看就让人浮想翩翩,不知道是不是女房东刻意这么摆的,

热乎乎稀溜溜的小米粥一下肚,王宝玉立刻觉得精神好了许多,吃过早饭,王宝玉收拾妥当,又拿起到床边的大哥大准备去上班,突然,他发现了自己的枕头边上,遗落着一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

那是一根女人的长发,王宝玉拿起來对着阳光仔细一看,从色泽和长度上,是女房东的无疑,难道说女房东不但扒光了自己的衣服,还跟自己睡在了一起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