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44 钓鱼行动

[VIP]744 钓鱼行动

王宝玉慢腾腾的上了楼,故意在楼道里大声唱着含糊不清的歌,尤其到了六楼,他更是扯着嗓子唱了好一会儿。

天气凉了,王宝玉在冷飕飕的楼道缩着脖子等了半天也不见鱼儿上钩,心想,再唱下去,楼下的恐怕就不乐意了,肯定是要骂自己的。但机会难得,王宝玉调整了方案,干脆装着晃荡着身子,去敲女房东的门。

屋内一阵窸窣之声,女房东从门镜里看到是王宝玉,将门开了一条缝,问道:“小孩,有什么事儿啊?”

王宝玉打了个酒嗝,身子左摇右晃,一幅站不稳的样子,他努力睁着眼睛,问道:“大姐,你怎么在我的屋里啊?”

“怎么又喝多了,这是我的屋,你的屋在身后呢!”女房东一手捂着鼻子,一手指着王宝玉身后的屋门,不高兴的说道。

“嘿嘿,不,不好意思。晚,晚安!”王宝玉嘿嘿笑着冲女房东摆了摆手,转身又去敲自己的房门,嘴里嚷嚷着,开门,开门!一副喝多的傻样。

只穿着睡衣的女房东无奈的叹了口气,回去拿着钥匙替王宝玉开了门,王宝玉摇摇晃晃的走进屋里,女房东叮嘱道:“记得洗脚再上床啊!”

话音未落,王宝玉走到床边,倒头躺下,不一会儿便打起了呼噜声。

王宝玉当然是装睡,他想看看女房东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反应,不过他失望了,女房东依旧叹了口气,只是上前来帮他脱了鞋子,将他翻了过来,盖上被子就出去了。

女房东竟然不上当,这让王宝玉的计策落了空,等了半个小时,王宝玉困得眼皮直打架,心想,女房东应该是不来了,于是郁闷的坐起来,开始脱衣服睡觉,就在这时,门口却突然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。

王宝玉连忙边继续打着呼噜,边把刚脱下来一半的袜子重新套好,然后迅速躺下,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缝,观看屋内的动静。来的人果然是女房东,只见她穿着紧身的内衣,将一身的曲线,勾勒的尽显无疑。

女房东没有开灯,手里拿着小巧的手电筒,她轻手轻脚的来到王宝玉跟前,小声喊道:“小孩!小孩!”

王宝玉没动弹,依旧打着呼噜,眯成缝的眼睛却观察着女房东的一举一动。女房东又使劲推了王宝玉两把,王宝玉只是稍稍侧了侧身,呼噜声却更大了,一幅大醉不醒的样子。

“每次都喝这么多,年纪轻轻也不知道爱护身体。”女房东嘟囔着,开始行动了。

不出意料的,女房东开始脱王宝玉的衣服,王宝玉由着她折腾,这功夫如果醒来,女房东还是会说为了他好,帮着他脱衣服,根本就不能把她咋样,还是等着她最后的行动再说。

很快,在连扯带拉之中,王宝玉就被脱得只剩下一条小内裤了,这让王宝玉还真是觉得有些难堪,不过,为了捉女房东一个现行,他还是装作醒不过来的样子。

女房东上了床,稍稍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将王宝玉的小内裤给脱了,现在的王宝玉已经完全赤条条了。

虽然王宝玉是个男人,可是也不喜欢被人如此戏弄,他忍着不动弹,想看看女房东究竟会不会趁机占自己的便宜。

女房东正要把被子拉了过来,低头看到王宝玉的那处地方,拿着小手电,颇感兴趣的看着,一只手终于慢慢的伸了过去。

他娘的,还真是想玩真的啊,看你这回还有啥借口!王宝玉在心里骂道,就想起身哈哈大笑,好好羞辱女房东一下。不过,他失望了,女房东只是用两根手指,轻轻拎起那根东西,好像是觉得小,又摇着头放下了。

女房东的举动,让王宝玉感觉颇有些屈辱,心中想着,一定不能让着娘们看不起自己。他定了定神,眯缝着眼睛看着女房东的凸凹有致的身体,脑海使劲**的想着一些不堪的画面,绞尽脑汁的刺激自己那根敏感的神经,终于下面猛然挺了起来。

女房东似乎没有想到,表情有些慌乱,她转头仔细看着王宝玉的脸,王宝玉还是继续装睡,嘴角还流着一丝口水,一幅沉睡到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

女房东用手指按了按那个东西,弹性十足,她心惊肉跳的抚了抚胸口,做出了一个让王宝玉意想不到的举动,那就是拿起王宝玉的小内裤,硬是给他又穿上了,任凭他下面支着一个帐篷。

王宝玉心中很是恼火,还有欲火,早知道女房东就这样结束了行动,刚才就不应该让小弟弟抬头,现在可好了,碰到了女房东这种不负责任的,小弟弟被人给晾到一边,可是苦了这个小宝贝了。

女房东拉过被子,给王宝玉盖好,起身下床了,临走的时候,她依旧没有忘了,将王宝玉的衣服叠好,整齐的放到了一边。最后还点了王宝玉一下额头,小声埋怨的说道:“小孩就是不老实,晚上做梦也不想好事儿!”

女房东走了,王宝玉的钓鱼行动宣告失败,事实证明,女房东只是过来给他脱衣服,顺便占了他一点儿小小的便宜。

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,过了好半天,王宝玉的小弟弟才终于恢复了原状,他起床郁闷的抽了两支烟,早知道这样,自己就该回来就睡觉,何苦折腾这么半天Lang费精力。不过这样也好,起码说明女房东还算是洁身自爱,那自己也是安全的,这么自我安慰了好大一会儿,王宝玉才沉沉睡去。

第二天一早,鸟闹钟还没响起来的时候,电话就响了,是杨红军打来的,他在电话里说,明天市里举办笔会,自己是在邀请之列的,问王宝玉能不能今天开车陪他去市里一趟。

这是早就答应好的事情,王宝玉自然不能推辞,很爽快的就答应了。同时,他还想到了一件事儿,那就是这次参加笔会,正好可以弄几件艺术品回来,送给孟海潮书记,哪怕是花一点钱也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