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45 梵高是谁

745 梵高是谁

王宝玉起床穿衣,坐在沙发上,等着女房东來送早饭,说起來,这屋子里就有艺术品,女房东就是一个艺术家。

只是在王宝玉看來,女房东的画沒有名气,从來也沒听说过她卖过画,大概是画的不好卖不出去吧。再者说,她的画太有局限性,每一幅画上都有那只烂鸟,别说王宝玉看见就觉得闹心,成熟人士应该沒几个喜欢这么幼稚的东西的。

早上七点,女房东准时的送來了早饭,王宝玉试图从她的脸上发现些什么不一样的表情,但是女房东除了有些憔悴,表情却出奇的镇定,仿佛昨晚的事情,根本就沒有发生过。

“大姐,跟你请个假,我要出去两天,参加一个活动。”王宝玉一边稀溜溜的喝着粥,一边说道。

女房东哦了一声,埋怨道:“吃饭不要发出声音!”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不是赶得急嘛,要是晚了就不好看了。”

“什么活动啊,很重要吗?”女房东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。

“对于我不重要,但对于别人就不一样喽。好像是一个艺术家笔会,都是一些老年人。”王宝玉平静的说道,其实想暗示女房东,别以为你是一个艺术家就了不起,老子认识的艺术家多着呢!

“是不是平川市委党校举办的那个?”女房东追问道。

“具体地方我还不清楚。”王宝玉实话实说,心中有些惊讶,女房东足不出户,好像对艺术活动,还是蛮了解的。

“小孩,你开车去啊?”女房东问道。

“嗯!先去清源镇,接一位老艺术家,然后再去平川市。”王宝玉沒有隐瞒的说道。

“我也去!”女房东很认真的说道。

“去平川的火车挺多的,有一趟好像是早上五点的,到那里啥也不耽误。”王宝玉夹了一根咸菜,边嚼着边说。

要问王宝玉为什么对火车车次这么了解,那是因为,在他的办公桌下面,就粘着一张火柴盒面积的列车时刻表,大概是前任桌子主人留下的,王宝玉无聊的时候扫上几眼,还真就记住了不少火车的车次。

“我要坐你的车去,平时这种活动请我,我也不参加,但既然你去平川市,我就勉强去一次吧!”女房东说道。

“这种事儿别勉强,不用看我的面子。”王宝玉支支吾吾的说道,并不想捎带着女房东,毕竟说好了要陪杨红军的。

“必须带着我去,否则,早饭就沒了。”女房东说道,伸手将王宝玉刚刚拿起的茶蛋给夺了下來。

王宝玉趁女房东不备,一把又夺了回去,迅速的塞到自己嘴里,得意的呜呜说道:“晚了,已经吃啦!”

沒想到女房东走上前,抱住王宝玉的头,伸出纤长的手指就往王宝玉嘴里抠,口里不依不饶的说道:“吃了也得给我吐出來!”

“大姐,大姐,饶命!我带你去就是了!”王宝玉的头拼命躲着女房东的无理袭击,只能选择妥协了,说起來,他还是真是因为女房东给他做饭才留在这里,否则,这一人一鸟,他早就受不了了。

女房东哼了一声,转身回去收拾了,王宝玉吃了早饭,等了好一会儿,女房东才收拾妥当,又面对墙壁皱着眉头选了半天,最后取下其中的两幅,装在一个纸筒里,这才招呼王宝玉一起下楼。

今天的女房东打扮的格外洋气,披肩长发被挽成了一个发髻,显得她的脖子白皙修长,上身粉色毛绒毛衣,下身羊毛格子图案长裤,脚下一双带流苏的小皮鞋,更是显得年轻了不少。

“大姐,沒想到你这稍微一捯饬,还真像电影明星呢!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别的不敢说,就大姐这身段,这长相,跟着你出去,绝对不会给你丢脸的。”女房东颇为自信的说道。

王宝玉发动了车子,一边开车,一边闲聊:“大姐,你画了画也卖吗?”

“不卖!”女房东说道。

王宝玉嘲讽道:“是卖不出去吧?”

女房东鄙夷的说道:“你懂什么,有人拿一万想买我的一副小写意,我都不卖呢。你屋里挂的那些,值老钱了,你可别丢了钥匙,否则赔都赔不起!”

王宝玉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说道:“随便划拉两下就值那么多钱,大姐,你的画要是不卖,那就产生不了任何的经济价值,画了何用?”

“小孩,你不懂艺术就不要乱说。西方的梵高,到死也一幅画沒卖出去,但他绝对是伟大的艺术家。”女房东说道。

“梵高是谁?”

“你?哎,真是沒文化!以后可要注意点自己的内涵修养!”女房东边埋怨边简单给王宝玉简单介绍了下梵高。

“割了自己耳朵?分明就是精神病嘛,这还能画出啥好画來!”王宝玉嘿嘿问道。

女房东不高兴的说道:“你懂什么,梵高虽然有精神疾病,但他的内心却是最阳光的。他的画简洁,冲击力极强,哎,世上沒几个超过他的,因此他的画也件件价值连城。”

王宝玉不屑的说道:“瞧瞧,到最后这不还是卖了嘛,他不卖,自然有别人替他卖!画画就是为了卖钱的!”

“现在年轻人整个都钻钱眼里去了,你要尊重艺术懂不懂,不许这么说梵高,我要是能成为他那样的人,就是割了胸部都行。”女房东鄙夷的说道。

“大姐,割哪个地方,也不能割胸啊!多可惜啊!”王宝玉一脸的坏笑。

“行了,好好开车吧!”女房东意识到自己打错了比喻,不想跟王宝玉再继续就这个话題说下去。

两个闲聊着,不知不觉的清源镇就到了,王宝玉直接将车开到杨红军的家门口,嘀嘀的摁响了喇叭,只见杨红军脚步轻快的走了出來,手里还拎着一个包,王宝玉猜测,里面应该是他常用的毛笔。

杨红军拉开车门,看见后座上坐着一个看起來不到四十岁的女人,不解的问道:“小王,这位是?”

“这位是亘古以來最伟大的艺术家,李可人女士。”王宝玉哈哈笑着说道,气得女房东伸手过來,拧了王宝玉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