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46 印象派

746 印象派

“大姐,我在夸你啊,怎么还动手动脚。”王宝玉揉着被掐疼的胳膊埋怨道,

“有你这么夸人的吗,还当着老前辈的面。”李可人嗔道,

“呵呵,什么前辈不前辈的,好像我老的不成样了似的,小李,你好。”杨红军坐到副驾驶位置上,回头冲着李可人轻轻挥了挥手,微笑着打了声招呼,

“这位是杨红军老前辈,是一位胸怀宽广,非常了不起的书法家。”王宝玉又介绍着杨红军,

“小王,别油嘴滑舌的瞎忽悠。”杨红军笑道,伸手敲了一下王宝玉的脑门,

“哈哈,太好了。”女房东幸灾乐祸,捂着嘴不住的笑,

笑什么,王宝玉嘟囔着,刚回头想埋怨两句,正碰到李可人撅着屁股把脸凑到了二人中间,王宝玉吓得连忙往后退,好险,差一点就亲上了,

王宝玉尴尬的咳了一声,问道:“杨大爷,咱这是要去哪啊。”

还沒说完,王宝玉头上就被女房东用画卷使劲砸了一下,说道:“今天早上不就告诉你了吗,市委党校。”

王宝玉揉着脑袋说道:“那只是你猜测的。”

女房东得意的说道:“杨老师这么大的腕儿,当然不会去小地方了,杨老师我说的对不对啊。”杨红军微笑着点了点头,王宝玉也苦笑了一下,真不知道如何形容这女房东,有时候极聪明,有时候又极迟钝,大概是聪明过头了,就变得有些迟钝了吧,

女房东紧紧扒着前排座椅,侧头发自内心的对杨红军说道:“杨老师,我看了您的书法,说实话,您要是说全国第二,那就沒人敢说第一了。”

“小李过奖了,不要学小王,老给人戴高帽子,呵呵,我的水平很一般,又不是什么科班出身,不过是闲着无聊,随便写写而已。”杨红军直摆手,显得很谦虚,

王宝玉开上车,三个直奔平川市而去,一路上有说有笑,尤其是两位艺术家交谈甚欢,从秦朝李斯的小篆,谈到了唐宋八大家的文采,又评论了一番近代的弘一法师,王宝玉不懂这些,根本插不上嘴,第一次为自己的才疏学浅,孤陋寡闻感到了汗颜,

“小李,你主攻那方面。”杨红军对女房东李可人的印象不错,笑着问道,

“画鸟。”王宝玉张口就來,女房东气的在后面又捶了他一拳,说道:“我主要画山水花鸟写意,偶尔也画些工笔,杨老师,您看看我的画吧。”女房东说着,从纸筒里抽出了自己的作品,展开來给杨红军看,

王宝玉不满的说道:“大姐,待会有的是时间,车里空间这么小,别瞎折腾了。”

李可人并沒有停手,伸开胳膊把画展开,凑到杨红军跟前,笑呵呵的问道:“杨老师,您看看,怎样。”王宝玉只得侧了侧身,给她多腾点地方,他总不能让杨红军老人下车坐到后面去吧,

“对于绘画,我不太懂,但是你的签名书法,写的还是蛮不错的,颇有功底,大概是从小就练字吧。”杨红军颇感兴趣的品评道,

“哎呀,杨老师,您真是慧眼如炬,我三岁就开始学写毛笔字,六岁的时候就给邻居写春联,自打七岁上学之后,这一路的学校黑板报也都是我的板书。”李可人自豪的讲起了自己小时候的辉煌经历,

王宝玉咳了咳嗓子,示意李可人不要当着杨红军这种真人面前吹嘘这些,可是李可人说得起劲,根本就停不住,只听她继续说道:“我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学画,六岁的时候开始跟母亲出去写生……”

“七岁的时候,每天在褥单上画画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插嘴道,

李可人皱了皱眉头,不解的问道:“小孩,我画的是国画,干嘛要在褥单上画啊。”

“我三岁之前,也在褥单上作画,早晨一起來,就湿了一大片,印象派的画作。”王宝玉坏笑道,

李可人终于明白王宝玉说得画画,指的是尿床,不由嗔怒道:“小孩,原來你是埋汰我啊,你现在还尿床呢。”

“你咋知道的。”王宝玉好奇的回头问道,

李可人的脸一红,不再继续这个话題,转向杨红军又客气的问道:“杨老师,请您给指导一下吧。”

“这写字嘛,说起來沒啥,一是需要心静,二是气势上要保持一致,通篇浑然一体,你的书法明显是学了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,但那是王羲之喝多了发挥出來的,你在写的时候,不能只是模仿,他都再也写不出第二幅,何况是别人了。”杨红军侃侃而谈,

“杨老师,我明白了,你是说我要写出自己的特点來。”女房东明白了杨红军的意思,兴奋的说道,

“对,至于画嘛,等到了那里,我的老战友里面,有几个画画还像那么回事儿的,让他们赏评一下吧。”杨红军点头说道,

“大姐的画上,如果沒有这只烂鸟,那就好多了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不许你这么说一点红,它可是我的好朋友。”李可人又打了王宝玉一下,样子还真像是一个小孩子,

王宝玉吼道:“大姐,你手很有劲,打的我很疼啊,守着杨大爷呢,你收敛下好不好。”

李可人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杨老师才不是世俗之人呢,我第一眼见到杨老师就觉得很亲切,杨老师,我也叫您大爷好不好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“杨大爷,您有女儿吗。”

“沒有。”

“那你要有我这样一个女儿是不是很骄傲。”

“那当然了。”

“哈哈,我爸妈也是这么想的呢,杨大爷,您既然走了艺术这条路,想沒想过以后成名成家。”

“呵呵,谈不上。”

“我也沒想过,顺其自然喽,其实人要出名了,就沒有那么纯粹了。”

……

李可人一路上喋喋不休,烦的王宝玉耳根子直疼,不时埋怨两句,杨红军呵呵直笑,在他的眼里,这两个还是孩子,却都非常率真可爱,车开到半路,李可人就嚷嚷着饿了,王宝玉一看表,已经是中午时分了,三个人便找了路边的一个小饭店,但李可人不干,说小饭店的饭菜不干净,味道也差,王宝玉只得又就近选了个大点的才算完事儿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