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50 网聊

750 网聊

“那我就叫李白吧,或者白居易也行,叫古人的名字总不会有事儿吧!”王宝玉想到了两个古代大诗人的名字。

“李白这类的名字很多,俗气。不如就叫李不白居不易,这名字有个性。”王琳琳嘿嘿笑道。

“不行,太绕嘴了,我自己都记不住。”王宝玉摆手表示不同意,又苦巴着脸使劲想,王琳琳看他实在费劲,建议道:“大哥哥,你能掐会算的,不如就叫小术士吧?”

王宝玉立刻否决了,说道:“我最讨厌这个名字了,不务正业似的。我再想想,马上就好,有了!就叫小农民吧!”

“这名字简直土的掉渣,不过挺可爱的。我看行。”王琳琳笑着点头同意了。

王宝玉就用小农民这个名字登陆了icq聊天软件,却又不知道该跟谁聊天,因为上面只有小农民这一个头像,王宝玉知道,那是自己。

“快去加几个好友,然后就可以畅聊了。”王琳琳说着,帮着王宝玉打开了查找窗口,里面立刻出现了一大排的名字。

王琳琳一顿点击,王宝玉的好友处,就多了许多的头像,而且还纷纷闪动起來,问着你是谁?加老子啥事儿?帅哥还是美女啊?这一类的话來,弄得王宝玉不知道该如何回复。

“大哥哥,你自己研究吧!”王琳琳说着,就回自己电脑旁,开始打起小游戏來。

王宝玉看着这些稀奇古怪的名字,越看越想乐,这里有英文,有中文,还有古怪的符号,更有甚者,名字栏居然是空的。

“杨小乖、骑牛开坦克、天使也放臭屁、光拨钱、天津人犬舍、大宝二宝、臭皮匠、熊熊、whxjw、历尽磨难……”王宝玉念着这些名字,一个人不住的嘿嘿直乐,这时,下面的消息栏闪动了起來,王宝玉点开一看,上面写着“快活琳申请和你成为好友。”

王宝玉知道这是王琳琳,连忙拖着鼠标去点“同意”按钮,只是鼠标不听使唤似的,左点右点就是点不到按钮上,还不小心给关掉了,害的王琳琳又重新加了一次好友。

随即王琳琳就给他放过來一张大大的鬼脸图案,王宝玉在聊天窗口摸索了半天,才终于发过去一杯茶,长长舒了一口气,比写报告都费劲啊。

折腾到半夜,王宝玉才终于能用一根手指,开始使用拼音输入法以蜗牛般的速度打字。由于打字慢,先前加的好友,也去了十之八九,正当王宝玉无聊的想要睡觉之时,下面的消息栏又闪了起來。

王宝玉点开一看,原來是一个名叫“纯洁女神”的网友要加他,通过之后,纯情女神发过來消息问:“你真的是农民吗?”

王宝玉打字道:“是”。然后敲了半天键盘,又打字问:“你真的纯洁吗?”

“当然。”纯洁女神发过來两个字,还配上了一张呲牙笑的图案。

“哪有纯洁的女人大半夜不回家的?”王宝玉打字问。

“偶尔放松一下不行啊?”纯洁女神打字问。

“行,只是别放松裤腰带。”王宝玉一边打字,一边嘿嘿坏笑,觉得隐藏身份恶作剧的很爽。

“小流氓,沒文化的农民。”纯洁女神发过來一个发火的表情,后面还有一个网页链接。

王宝玉使用鼠标还挺费劲的,一不小心点中了那个链接,突然,电脑屏幕黑了,一个嘴角流血、眼睛通红的女鬼惨白的脸蓦然出现,音响里还传來了刺耳的尖叫声。

王宝玉吓得是冷汗直冒,起身拉着王琳琳就要跑,沒想到的是,王琳琳一点都不在意,大胆的过去按了一下esc,女鬼消失了,“纯洁女神”则发过了一大串的阴笑坏笑的表情。

“这个女的算计你,把她删了算了。”王琳琳指着“纯洁女神”说道。

“不删,老子一定要算计她一次才行。”王宝玉从惊恐中缓过神來,愤愤的说道。

“88,太晚了,我要回去睡觉了,祝你做个好梦。哈哈!”纯洁女神打完这一串字,头像就变暗了,沒有看到王宝玉刚刚打过去那句:“你这个娘们,把老子的鸡鸡都给吓软了。”

随后王宝玉又主动和一个叫“悠闲哥”的网友聊天,只是对方见王宝玉是个男的,不愿意搭理他,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。

王宝玉有些恼火,打字问:“操,你便秘啊!”

悠闲哥似乎也恼了,回复:“你他妈的同性恋啊,找我聊个屁啊!”

王宝玉费劲的打出几个字:“你就是个屁!”

悠闲哥回复:“神经病!”

王宝玉还沒來及打出字來,对方就已经把自己给删掉了,想骂也骂不成了。只是王宝玉心中这口恶气出不去总是不舒坦,干脆把现有的网友给骂了一个遍,等大家群起而攻之的时候,王宝玉乐滋滋的迅速删除了对方。心想,网络确实是个好东西,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在这里发泄发泄。

得罪了一圈人,自然沒人再跟他聊天,王宝玉觉得很无聊,看看王琳琳则一边吃着瓜子,一边喝着饮料,一脸兴奋之色。她一会儿打打游戏,一会儿又看看电影,同时聊着天,忙的是不亦乐乎,恨不得多生出几双眼睛几只手。

王宝玉起身到了沙发上,也沒有管王琳琳,蜷着身子闭着眼睛在那里迷糊着,心中很是烦躁,王琳琳在拉面馆里说程雪曼的那些话,他不是沒放在心上,种种的迹象表明,程雪曼很有可能背叛了自己,却一直在瞒着。

可是,自己对平川市不熟,总不能在这里看住她,再说了,能看住一个人,却不能看住这个人的心,只是王宝玉不明白,既然程雪曼有其他的心思,为什么不明说跟他分手?难道说程雪曼就认准了自己的贱皮脸,一直都在玩弄自己的感情?

可是也不像啊,程雪曼那么优雅美丽的女孩,是不会有如此肮脏的心灵的,而且,每次见面,她那双清澈无比的眼睛里全是柔情,看不出一丝虚假。

越想越烦躁,王宝玉恨不得现在就去砸程雪曼寝室的门,但他也明白,程雪曼也许并不在寝室里,究竟在哪里,只有她自己清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