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51 谁的作品

第二卷 小镇仕途 751 谁的作品

就在这时,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,王宝玉转身过來,只见王琳琳正坐在沙发沿上,笑着看他,同时递过來一杯饮料。

“琳琳,你玩吧!大哥哥困了。”王宝玉微微笑着接过來,只是这笑容连他自己都觉得勉强。

“你是心烦吧!大哥哥,有些人有些事儿得到之后,可能就觉得平淡无奇了。”王琳琳认真的说道。

“小屁孩,懂什么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不由怜爱的刮了下她秀气的鼻子。心中却觉得王琳琳说得话,不乏有些道理在其中。

“你才是大屁哥哥呢!”王琳琳一边笑着,一边扑了过來,两只小手在王宝玉的身上左挠右挠,直痒得王宝玉连声讨饶才停止。王琳琳似乎也闹够了,趴在王宝玉胸前呼哧哧的喘息休息,王宝玉不由轻轻拍打着王琳琳的背,不知怎的,自己对王琳琳总有一种特殊的喜爱,甚至愿意去保护她。

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,王琳琳揉揉发红的眼睛继续熬夜上网,王宝玉也在沙发上昏沉沉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上八点,两个人离开网吧,在附近吃了早饭,王琳琳双眼无神,哈欠连天,说要回家睡觉,王宝玉要送她,还是被拒绝了。

王琳琳打车走了,王宝玉则开车回市委党校,只见主楼的外面,已经停了很多好车,王宝玉找了半天,才终于找到了一个空位,停下了车。

进入大厅,里面已经是人满为患,其中不乏扛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,党建艺术交流笔会的开幕式,即将举行。

王宝玉挤进人群,看见杨红军等一批老艺术家,都戴着红花站在台上,形成了一个扇形,站在中间几个中年男人,一身西装,腰杆挺得笔直,表情微笑镇定,一看就是莅临开幕式的市里领导。

“小孩,你跑哪去了,一晚上都沒个影。”李可人看见了王宝玉,挤过來不满的说道。

“你不好好睡觉,敲我的门干啥?”王宝玉撇着眼问。

“不知好歹,我这不是关心你嘛!”李可人羞恼的说道。

“我昨晚遇到了一个朋友,边喝边聊一个晚上。”王宝玉随口说道。

“现在变得一点儿也不老实,身上沒有酒味,分明就是沒喝酒。”李可人抽着鼻子,不相信的说道。

这时,台上的麦克风响了,主持人先是宣布了到会领导和艺术家的名单,有两个市委副书记,还有一位副市长及党校校长,艺术家二十几名,几乎都有协会的职务。

“大姐,咋沒有你的名字呢?”王宝玉呵呵笑道。

“我才不稀罕呢!小孩,我这次來,就是图个热闹,懂吗?”李可人不高兴的说道。

不懂,王宝玉诚实的摇了摇头,既然凑热闹,那还拿两幅破画干什么?

李可人小声嘟囔了句,俗人!然后便无聊的扫量着主席台。

接下來便是领导讲话和艺术家代表发言,都是套话,很是无趣,开幕式终于结束了,接下來,便是到旁边的展览室里,观赏艺术家们所展示的作品。

领导们当然走在前面,后面跟着艺术家们,其余的人都跟在后面,展览室很大,里面已经挂满了各种字画,其中也有杨红军的两幅,上面的墨迹是新的,很像是今天早上写的。

在杨红军的书法旁边,竟然挂着李可人带來的两幅作品,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可人姐姐,你这是借了杨大爷的光吧!”

“去一边,如果不是杨大爷的面子,我绝不会将画展示出來的。”李可人矢口否认道。

王宝玉嘿嘿笑了笑,不相信的问道:“大姐,那你为啥不挂到犄角格拉里去?这里的书法家恐怕沒几个能超过杨大爷的,你不是想借着人家出名吧?”

李可人伸手在王宝玉脑门上使劲戳了一下,嗔道:“小孩,我看你在社会上混的太久了,心眼全都长歪了!你是沒领会到大姐的实力,大姐是懒得出名,否则这会儿功夫就是杨大爷沾我的光了!”

前头有领导,王宝玉使劲憋住嘴巴不笑出來,竖了竖大拇指,笑道:“您厉害!”李可人翻了一记白眼,不理王宝玉了。

领导们只是一走一过,装模作样看看而已,究竟是真懂还是假懂那就不得而知了。等领导们一走,媒体记者们也就跟着走了,人少了很多,场面立刻安静了下來。

老艺术家们,喜滋滋的在展览室里迈着方步,等待着参观者的夸奖和赞美。确实有一些人在看完作品之后,或者找老艺术家签名留念,或者合影留存,也偶尔有问作品价格的。

就在这时,一位白发满头,满脸皱纹的老者,在两个人的左右搀扶下,颤颤巍巍的走了进來。老艺术家们一看这人,连忙迎了过去,王宝玉猜到这是一个大人物,连忙问李可人:“大姐,你认识他吗?”

“他应该是多年前美协的老会长,叫栗少峰,是国内最有名气的画家之一。他的画千金难求,据说一平尺一万块以上,那还不容易买到呢。”李可人说道。

王宝玉点了点头,表示佩服,李可人果然是搞艺术的,对这些了解的格外明白。但也不借的问道:“大姐,他都那么大年纪了,走路都不稳当,能瞧出好赖吗?”

李可人肯定的说道:“当然能,你是不懂艺术这行,那是越老越值钱!”

栗少峰面带微笑,轻轻摆手跟这些老艺术家们打招呼,在左右的搀扶下,他在展厅里缓缓走着,欣赏着作品,对于有的作品,表情平静,有的作品,则摇头叹息,有的干脆一扫而过,最好的状况也只不过是轻轻点点头而已。

好半天之后,栗少峰的脸上开始布满了失望之色,仿佛这里的作品,沒有一幅能让他真正满意的。当他缓缓走到王宝玉和李可人站立的地方,瞥见了墙上挂的那两幅画的时候,突然眼睛一亮,颤微微的走了过來,在画上仔细查看了半天,突然转头兴奋的问道:“这是谁的作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