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55 来点实际的

755 来点实际的

下面传來了一阵并不是太热烈的掌声,领导们鼓掌总是很矜持,姿势几乎一个样,右手在下,左手在上,一下一下轻轻的拍着,王宝玉明白,这是一种习惯性的礼节而已,并不表示对自己的欢迎。

第一次经历这种场合,王宝玉还真是有点紧张,他看着桌子上的教案,倒也不是太复杂,都是自己掌握的知识,比着葫芦画瓢就是了。

王宝玉稳稳神,开口说道:“各位领导,能够给大家讲解中国最古老的书籍之一《易经》,让我倍感荣幸。《易经》被称为群经之首,经历了连山、归藏和周易三个版本,而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唯一保留完整的《周易》。”

领导们很安静的听着,毕竟都是有身份的人,暂时还沒有交头接耳说话的现象,王宝玉照本宣科,讲了近半个小时,开始的时候,领导们还装模作样的拿笔记着,后來,还是出现了窃窃私语的现象,有的干脆闭上眼睛打瞌睡,甚至还有个秃顶的从后面绕了出去,大概是上厕所,只是王宝玉发现他再也沒有回來。

这幅场景虽然是意料之中的,可还是让王宝玉有种挫败感,照这样下去,两个小时后这里能留一半人在听课就不错了。

然而王宝玉的优点之一就是越挫越勇,这种情况往往会激发他的斗志,既然自己有了这次机会给领导们讲课,那就必须讲出彩來,否则,回去之后,还不够女房东笑话的呢!

想到这里,王宝玉敲了敲黑板,在上面画了六道横杠,大声说道:“易经分为六爻,分别标志为初二三四五上,我们讲领导的智慧,那么领导的智慧是什么?一句话,就是要搞清自己的位置。”

一个毛头小伙子,竟然敢当着领导们如此说话,还真是胆大妄为。下面的领导们立刻精神了,竖起耳朵,想听听他下面还能说出些什么來。

王宝玉接着说道:“形象的说來,初爻代表古代的下九流,二爻代表广大老百姓,三爻代表基层官员,四爻代表四品以上的大官,而五爻代表皇上,六爻代表宗庙。也就是说四爻正是在座各位所处的位置,爻辞上说,这个位置充满了凶险,因为它接近了皇上的位置,伴君如伴虎啊!”

下面一片嘘声,王宝玉说得这些,部门官员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,也知道《易经》上的这个说法,可是,被一个年轻小伙子如此直白的说出來,还是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。

“那么,如何才能解决这种凶险呢?”王宝玉双手撑在讲台上,大声问道。

沒人搭腔,这毕竟是课堂,又不是讨论会。大家都在等着王宝玉继续说下去,王宝玉直言道:“要想解除这种风险,《易经》上说得很简单,那就是依靠下面的三个爻,以群众为基础,而对待上面的五爻君位,要积极服从安排。”

但是这种说法让下面的领导颇感遗憾,这还用说嘛!秃头上的虱子,明摆着,每次开会强调的不就是这几样嘛!

只听王宝玉接着用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更关键的是,要算卦,测得吉凶!”

王宝玉终于冲破了党校校长蔡广德的框框,还是将话題转到了算卦方面,令他沒想到的是,下來的领导们却來了兴趣,露出了颇感兴趣的表情。

王宝玉也不管那些了,直接说道:“诸位,《易经》是一本什么样的书?我们总把哲学啊,智慧啊之类的套在上面,生怕无法将它和迷信区分开來。可说白了,这就是本算卦的书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有人说了,把《易经》这本书用在算卦上是大材小用,也是最低层次的做法,可世上几个能参透里面的玄机跑到高层上?就是为《易经》作解的孔老夫子也不一定能做到吧?所以,咱们还是來点实际的,至于高层次的东西那是自己在家悟的,不是咱们今天课堂讲的了!”

下面传來领导们一阵轻轻的笑声,大家互相看看,点头默许。中午只是喝酒,加上这会讲话太多,王宝玉觉得口渴,趁此机会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咕咚咚的喝了个饱,刚喝完后台报幕的小姑娘就跑了出來,替他又换上一杯新茶。

坐在前排的一位西装革履带金边眼睛的中年人举手说道:“王老师,我们就希望了解这方面的知识,您就放开了讲吧!”

其余人纷纷附和点头称是,王宝玉一看这情形,心里乐了,他挥着手道:“诸位领导,如果说《易经》是一本智慧书,那么,它的智慧就在于,通过算卦沟通宇宙自然,得到暗示,并且在这种暗示的基础上,懂得自己所处的时运,根据自己所在的位置,再进行取舍选择。否则我们连自己所处的坐标都不清楚,又怎么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呢?”

说得好!一个领导带头鼓起掌來,下面的人跟着鼓掌,这次鼓掌是双手对立,热情十足。王宝玉來了精神,他干脆把教案扔在一边,信口开河的说了起來。

“易经的六十四卦,其实就是打开宇宙自然奥秘的六十四把钥匙,不知易不足以为官,举例说來,如果你测得乾为天,那你就要明白,必须要自强不息的努力;如果你测得坤为地,那你就要厚德载物的去包容;如果你测得山风蛊,那就说明,要注意作风问題,防止腐败的发生;如果你测得雷泽归妹,那就说明,你要有一个小情人了,那可得藏好了,否则不管领导还是老婆逮着都是大麻烦。”王宝玉大胆的讲解道。

下面立刻传來了一阵开心的笑声,紧接着又是一阵掌声,课題的气氛立刻活跃了起來。王宝玉一不做二不休,他提议道:“各位领导,只是这样枯燥的上课,想必大家都难以有兴趣,既然聚在一起,大家就畅所欲言,有什么不明白,尽可以提问,咱们可以互相探讨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