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56 身正不怕影子歪

混世小术士 756 身正不怕影子歪 无忧中文网

“王老师,我有个疑问。”前排的一位年轻五十的老领导举手道。

“请讲。”王宝玉平伸出右手。

“我闲來无事,在家里研究测卦,测得天风姤,不知道这在工作上预示着什么?”这位老领导问道。

“这个很简单,天风姤,象征女性当权,也就是说,在你的上面,可能有一位强势的女领导。”王宝玉毫不隐瞒的直言道。

“老何,王老师算的还真准,哈哈!”沒等老领导说话,他身边的另一位领导就拍着她的肩膀笑着插嘴道。

“可是,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呢?”老领导颇感兴趣的问道。

“很简单,风行天下,阴强阳弱,顺势而为,不能对着來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老领导频频点头,对王宝玉的说法,表示很满意。这时,后面的一位中年领导举手道:“王老师,我平时也看易经,也曾经测得一卦,为山地剥,请教这是什么暗示?”

“山地剥,象征一个人躺在床腿已经腐烂的木**,要小心脾胃的疾病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这位领导笑着冲着王宝玉竖了竖大拇指,表示王宝玉所言不虚,只听王宝玉又说道:“所谓剥极必复,否极泰來,疾病过后,您的事业一定有了更大的起色。”

一位后排坐着的领导凑到前几排坐下,举手问道:“王老师,如果我遇到问題不知道如何解决,而又不会算卦怎么办?”

王宝玉呵呵笑道:“大家都知道,对易经卦象里的含义理解,可谓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,掌握这门知识很难,有人读了好几年还感觉跟天书似的。但也相对简单,只要做到身正心正,一切厄运便会迎刃而解,甚至连卦都不用算。如果您沒有兴趣研究这门学问的话,那就只管做一个好领导,就什么问題都沒有了。”

又是一阵掌声,领导们纷纷举手问这问那,气氛异常的活跃,王宝玉毫不畏惧,拿出了浑身解数,有问必答,直言相告。不知不觉的,两个小时的课,居然上了三个小时,领导们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
最后,王宝玉总结陈词:“各位领导,今天我们讲的内容,只是为了揭示易经在预测方面的实际应用,当然,易经中所蕴含的朴素自然哲学,更是我们应该深入研究的,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希望大家能够通过这节课,都能够真正的了解易经,能够取其精华去其糟粕,获得启迪。”

掌声经久不息,王宝玉大手一挥,宣布下课,领导们纷纷过來要王宝玉的联系方式,说以后要跟王老师保持联系,多多沟通,及时请教。

被领导们团团围住的王宝玉颇有种成为明星的味道,只恨自己沒有印名片,只得把联系方式写在教案背面上,开始还能匀一人半张纸,后來四分之一,最后一位离开的领导拿到的小纸片恐怕也只有橡皮那么大了。

王宝玉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,却见一个人走來过來,正是孔星,只见他笑着说道:“小王,不,王老师,呵呵,您还真是深藏不露,有两下子,我爸曾经说过你是易经通,看來所言不虚啊!”

“孔局长,您这么说就客气了,还是叫我小王,你是文物专家,以后我还要多向您请教。我不懂讲课,就是口述我想,有啥说啥了。”王宝玉笑着说道。

“小王,其实课就应该这么上,领导们大都学识渊博,不差那点课本知识。不管你说得对不对,领导们來上课,也希望能放松一下,以后党校的课堂也应该改一改形式了。”孔星很认真的说道。

“孔局长,您不知道,给领导们上课,我还真是紧张的一脑门子汗啊!”王宝玉诚实的说道。

“呵呵,其实沒什么,领导也是人,也有人的七情六欲,喜怒哀乐,希望下次还能听到你的课。”孔星说着,跟王宝玉道了一声再见,笑呵呵的走了。

过了一会儿,蔡广德一脸兴奋的走了进來,拍着王宝玉的肩膀,非常客气的说道:“小王,真沒想到,讲课的效果这样好,刚才我遇到出去的领导,对你的讲课风格都是赞不绝口,一再追问下一期什么时候开课。希望有机会,还能邀请你來讲课。”

王宝玉谦虚的说道:“这是领导们客气,抬举我。蔡校长,我这算是圆满完成任务吧!”

“当然,简直超乎想象,晚上别出去,我请你吃饭,不许推辞啊!”蔡广德高兴的说道,还领着王宝玉來到财务处,三个小时的课程,非要给王宝玉两千块钱。

推辞不过,王宝玉也只好收下,心里想,都说知识就是生产力,还真是所言不虚,这一个下午赚的钱,都赶上一个月的工资了。

王宝玉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讲课讲得口干舌燥的,喝了不少水。刚想躺下來小憩片刻,就传來敲门声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李可人。

王宝玉打开门,李可人笑嘻嘻的站在门口,笑道:“小孩,沒想到你还懂这些歪门邪道,我刚才听说了,你的课讲得很成功。”

王宝玉拱拱手说道:“多谢大姐抬举,只是讲这么成功,让你看不成笑话了,真是对不住了。”

李可人不悦的说道:“小孩怎么说话呢,我是真心实意的祝贺你,你可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!”

“大姐,如果你是來恭喜我的,先谢了。我累了,您请回吧!”王宝玉说着,就想关门。

“等等!小孩,大姐有事儿找你。”李可人说着,不由分说的闯了进來。

王宝玉懒洋洋的趴回**,说道:“啥事儿啊?”

李可人笑嘻嘻的揪着王宝玉的耳朵,说道:“年纪轻轻的知道什么叫累啊,快起來,大姐真有事儿。”

“大姐,啥事儿?是不是要给我减免房租啊?”王宝玉揉着有点发疼的耳朵嘿嘿笑道。

“想得美,我还指望着房租钱买笔墨纸砚呢!”李可人白了王宝玉一眼,将手伸到王宝玉的面前,说道:“小骗子,给姐看看手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