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57 卖艺不卖身

[VIP]757 卖艺不卖身

“看个屁啊!你又不掏钱。王宝玉不屑的说道。

李可人从兜里摸出了一枚钢镚,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,说道:“给你的赏钱,快过来给姐好好瞧瞧。”

“大姐,你这是没诚意,不看,不看。”王宝玉气急败坏的看了一眼那个光秃秃的钢镚,一下子又倒在了**,别过身子去,同时紧紧捂住耳朵让她揪不着。

“小孩,王大师,给姐姐看看嘛!看看姐哪天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大师,听话啊,乖。”李可人坐在床边推搡着王宝玉,嘻嘻笑着。

“要看也可以,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王宝玉转过身来,很认真的说道。

李可人笑嘻嘻的捂住胸,故作娇羞状,说道:“人家只是卖艺不卖身。”

王宝玉看见李可人的德行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,止住笑后说道:“大姐,我可是认真的啊,我给你看手相,你送我两幅画。”

“切!王书记想要我都不给。”李可人不屑的说道。

“就是两幅烂画,我欣赏那是给你面子。”王宝玉说道,又转过身去,不搭理李可人了。

李可人又坐了半天,嘟囔道:“不是一个条件吗,怎么一下子黑我两张去?”

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:“真小气,不干拉倒,我找别人要去。天底下那么多艺术家,要谁的没有啊!”

李可人想了想,很认真的问道:“小孩,你要我的画,大概是想送人吧!说说,想送给谁?”

王宝玉犹豫了一下,又转过身来,没隐瞒的说道:“大姐,我不瞒你,我想再往上爬一爬,准备送给县委书记孟海潮。”

“他啊,倒是有点文化,不算太俗。算了,看在咱俩熟识的份上,我同意了,不过,我也有一个条件。”李可人说道。

“什么条件?”王宝玉高兴的坐起来,只要是能得到李可人的画,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条件,他都会答应的。

“条件很简单,第一,我只能给你一张,第二,我必须在画上注明,此作品是送给谁的。”李可人说道。

王宝玉老大不情愿,说道:“这也不是一个条件啊。好吧好吧,你能拔一毛也不错了。只是你为啥要在画上写字,写字不也能卖钱,你写上字不更值钱了吗?”

“你不明白,一个在世的艺术家可以源源不断的创作作品,因此他们最怕的事情,那就是自己的作品被贱卖了,这也是我从来不卖画的原因。但只要注明了送给谁,这种作品只能留念,不能到市场上销售了。”李可人说得颇为认真。

王宝玉似懂非懂的点着头,接着又问道:“那你也想像梵高一样,等死了再卖画?”

李可人恼怒的伸手敲了王宝玉一记脑瓜门,嗔道:“呸,呸,不懂就别瞎问,就这么定了。”

王宝玉也点头同意了,表示这没什么,毕竟他相信一点,孟海潮喜欢艺术品,肯定不只是为了拿来赚钱,再者说,初次见面,也不应该送那种非常有价值的物品。

既然说妥了,王宝玉便认真的给李可人看起手相来,李可人的手非常柔软,细皮嫩肉,跟她的年龄很不相符,大概是从来也不出力的原因。

王宝玉仔细端详了半天,开口说道:“大姐,你的头脑线很长,这表示你在艺术方面有着天赋,而声望线笔直,直冲指根,将来成名成家那是指日可待。”

李可人开心的笑了起来,说道:“还用你说啊,我可是我妈一手调教出来的,而且我妈说了,本人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将来一定能超过她的。”

王宝玉望着得意忘形的李可人说道:“你要都知道,那还用我算个屁啊!”

李可人连忙止住自我炫耀,又问道:“小孩,别那么多事儿了啊。你在我的手相上看到了什么,都说说。”

“大姐,从手相上看,你出身很好,一辈子都是享福的命。而且你的男人很厉害,孩子也必将有出息,拥有一个近乎完美的家庭,为什么你不跟他们在一起呢?”王宝玉疑惑的问道。

“行了,这方面就不用说了。”李可人的脸上掠过一丝黯然,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。

“大姐,恕我直言,你的手上,显示着你那方面确实出现了问题,应该加以改进,要知道,男人喜欢搂着一个花瓶,但却不喜欢这个花瓶是瓷的,怕碰怕碎的。”王宝玉直言道。

“唉!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小孩,你还小,不懂这些,算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李可人一声叹息,被王宝玉说到了伤心处,表情伤感的开门走了。

王宝玉也懒得推敲,李可人本来就非常情绪化,自己也不必太过担心。倒是自己,昨天上网休息不好,今天又讲课劳神,该是好好补上一觉的时候了。

晚上,党校校长蔡广德亲自派人来请,他单独开了一个房间,摆上酒席,正式宴请王宝玉。

王宝玉当然不能不给蔡广德的面子,要知道,蔡广德所处的位置,那可是手眼通天,自己这样的一个小干部,能跟这种领导共同进餐,不知道羡慕坏多少人。

酒桌之上,蔡广德首先感谢王宝玉的临危相助,帮助他解了围,然后才说道:“小王,实不相瞒,开始的时候,我还真怕你讲算卦这些迷信的东西,现在看来,是我多虑了,领导们真正感兴趣的,恰恰是这方面的内容。”

王宝玉呵呵笑道:“领导们高瞻远瞩,对于是非曲直的分辨能力自然非同一般,他们懂得甄选,所以,即使讲算卦这些迷信的内容,他们也只会吸取其中辩证的内容,还不会轻易相信所谓的命运。”

“小王,你说得对,也不全对。”蔡广德说道,他犹豫了片刻,谨慎的说道:“我很了解这些领导们,看起来他们表面很风光,其实压力很大,算卦这种事情,在解心疑的同时,也让他们得到了某种启示,帮助他们扩展思路,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蔡校长,冒昧的问一句,您不会也信这些东西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