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60 恩断义绝

第三卷 县域扬名 760 恩断义绝

娇娇将王宝玉抱得很死,王宝玉使劲甩了几下,沒甩开。王宝玉下意识的去掰娇娇的手,娇娇疼的忍不住呻吟了两声,王宝玉只得作罢。

但是,王宝玉的脚下却沒有留情,一下下用脚使劲踢在那个男孩子的屁股蛋上,慌乱之中的娇娇连声哀求道:“王哥,别打了,别打了,再打就出人命了。”

王宝玉根本听不进去,他的心中除了怒火,已经别无他物,有几辆路过的出租车,看到了这个情形,却都加快了车速,谁也不想惹这个麻烦。等到王宝玉感觉踢累了,那个男孩子却疼的已经昏死过去。

半天后,倒在一旁的程雪曼挣扎着站起身來,嘴角挂着一丝冷笑,对王宝玉说道:“王宝玉,你有什么资格打我的男朋友?”

“老子今天就打他了,你能怎么样?”王宝玉怒目而视,不客气的说道。

“怎么样?他爸爸能把你送到监狱里去。”程雪曼出言威胁道。王宝玉听程雪曼的口气,感觉格外熟悉,终于想起來,这是程国栋跟他说话时惯用的口吻,而程雪曼此刻的表情也像极了程国栋,冰冷无情。

真是他娘的有其父就有其女,王宝玉一听更加來气,挣脱开娇娇,一边冷笑,一边骂道:“操!你以为我怕吗?老子今天还就要打死他,我倒看看他能不能把我枪毙了!”

就在王宝玉挥舞着拳头再次冲向那个男孩子的时候,程雪曼却挡在了他的跟前,嘴角挂着一丝凛然,说道:“你要打他,先打死我好了。”

“你个贱人!”王宝玉眼珠血红,高高的扬起了自己的拳头,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拼死护着另外一个男人,叫人心里如何咽得下这口气!

但王宝玉举起的拳头,最终放了下來,打女人不对,打心爱的女人更不忍,他咬牙道:“程雪曼,看在我们以往的感情上,老子不打你,但你给老子记清楚了,想脚踏两只船的戏弄老子,不可能。”

程雪曼一阵凄然的笑,不屑的说道:“别在这里装纯情小子,以为我不知道,你身边的女人多着呢!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,真是笑话。”

程雪曼的话,让王宝玉一下子愣住了,忽然之间,他觉得程雪曼说得沒有错,跟自己有过那种关系的女人,也有好几个,年轻的有钱美凤、冯春玲、万芳草,上点年纪的还有马晓丽和叶连香,只是在王宝玉看來,那些感情,带着些游戏的成分,并不是真正的爱情,他也从來沒有想过,要跟那些女人,真正有个结果和归宿。

但自己爱的人确确实实就是她一个人啊,为了她自己可以改掉睡懒觉的习惯,对工作讲究尽善尽美,争取早日实现千日之约抱得美人归。为了她,自己多次隐忍程国栋的羞辱,毕竟那是程雪曼的爸爸。

如果说自己身边有其他的女人,可是为了程雪曼,王宝玉何尝不伤碎了她们的心,程雪曼在王宝玉心中第一的位置阴影下,她们都黯然失色。最终沒有得到王宝玉“唯一”的爱的钱美凤匆忙嫁给外乡人,又匆匆离婚,带着女儿独守空房,也许注定了一生的悲剧。还有多情的冯春玲每次强颜欢笑的付出,是个男人都看得到她内心的酸楚,还有……

王宝玉怔怔的站着,不知道该骂还是该埋怨程雪曼,声音也低了下來,颓废的说道:“雪曼,我的心从來沒有为其他女人离开你啊!”

程雪曼哼了一声,说道:“如果我也这么说,你还会如此生气吗?”

王宝玉有些恼火,压低声音说道:“雪曼,我是个男人,男人沾花惹草很正常,你……”

王宝玉还沒有说完,程雪曼打断他的话,说道:“够了,这都是男人用情不专的借口。男人就可以带着妖艳的女孩大半夜的出双入对,女人就活该为他们忍受寂寞吗?”

“我跟王哥真的沒什么!”娇娇听程雪曼的话直指自己,慌忙解释道。

“骗谁呢!王宝玉,从今天开始,我们两个,恩断义绝。我走我的阳关道,你过你的独木桥,谁也不欠谁的!”程雪曼决然的说道。

“你听我解释,我只是王哥的一个普通朋友而已。我可以发誓。”娇娇不想因为自己,惹來误会和麻烦,又强调道。

“不用解释,从此之后,她跟我已经沒有关系了。正好,咱俩凑一对吧!”王宝玉恼怒万分,一把拉过娇娇,不顾娇娇的挣扎,按住她的小脑袋在她的红唇上死死的印上一记,接着又是一阵放肆的大笑。随后一把搂住娇娇,转身上了车,疾驰而去。

“王哥,都是我不好,给你惹麻烦了。”娇娇一脸懊悔的坐在车上,轻声说道。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,给王宝玉递了过來,王宝玉这才感觉到,自己的脸上,已经有了两行不知何时滑落的泪水。

王宝玉用纸巾擦了擦眼泪,强挤出一丝笑,对娇娇说道:“娇娇,不好意思,让你看笑话了,这事儿跟你沒关系,我送你回去吧!”

娇娇沒有回答,幽幽的问道:“王哥,你很爱很爱她吧?”

王宝玉靠在路边一个紧急刹车,不悦的说道:“少管闲事!”说完从兜里掏出一把零钱扔给娇娇,说道:“酒醒了?自己打车回去吧!”

“王哥,我不走,你心情不好,我今晚就陪你聊聊天吧!否则我不放心。”娇娇微微一笑,很关切的问道。

“沒什么,我只是错爱了不该爱的人而已。”王宝玉把手指深深埋进头发里,许久沒有抬头,因为他不想再让别人看见脸上止不住的泪水。

“也许都只是一场误会,王哥,你别生气,更不要伤心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”娇娇劝慰道。

“嗯!”王宝玉随口嗯了一声,沒再说话,此刻他的心里,已经乱成一团,他甚至有些后悔,今天如此的冲动,现在看來,自己跟程雪曼的所谓约定,那就是一场游戏,根本就不值一提。

“反正明天也不上班,再说,这条路离我住的地方,已经很远了。我还是陪陪你吧!”娇娇坚持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