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61 倾诉

761 倾诉

王宝玉这才注意到,开车时,自己根本就沒问娇娇去哪里,现在已经开到了北国大酒店的附近,也罢,今夜肯定是无眠了,不如就让娇娇陪着自己聊聊天,

王宝玉在北国大酒店门前停住了车,跟娇娇走进了大厅,一打听,居然沒有房间,说是市里召开一个洽谈会,酒店已经客满,剩下的两间房,是八千八一晚的高档间,

“王哥,这里这么贵,咱们就到对门去住吧。”娇娇拉着王宝玉就往外走,这次王宝玉沒有坚持,两个人就到了路对面的一个小旅店,在二楼临街开了一间房,

小旅店的环境自然沒法跟大酒店相比,里面只有一张双人床,床单虽然还算得上是雪白,但上面的几团洗不掉的污渍还是很惹眼的,好在屋子收拾的还算是干净,卫生间是公用的,也沒个洗澡的地方,更沒有电视,

进屋之后,王宝玉感觉很憋闷,不只是因为屋子小,而是这种憋闷是发自内心的,苦苦坚持而为之奋斗的感情,似乎在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,留下的只是一种苦涩的味道,如果不是娇娇來陪自己,也许这会儿王宝玉不知道要跑哪里借酒消愁了,

王宝玉关了屋里的灯,又关上包里的大哥大,打开窗子,带着寒意的空气立刻侵入到屋子里,更进入到他的心里,他点起烟,一支接一支,大口大口的猛抽着,呛得他一阵阵的咳嗽,

娇娇很懂事儿的沒有打扰王宝玉,她轻轻坐在王宝玉的身边,一只胳膊轻轻的挽着王宝玉,两个人就这样默不作声的望着窗外,

车來车往,灯火阑珊,在这都市的繁华地带,夜,并不寂寞,北国大酒店就在不远处,抬头望去,间或亮起的灯光是那样的温暖,也许就是在那些屋子里,正在进行着两情相悦的山盟海誓,亦或是共赴巫山的云雨之欢,

寒气很快浸透了整个房间,娇娇忍不住瑟瑟发抖,但仍坚持陪在王宝玉身边,

“娇娇,你曾有过这种心痛的感觉吗。”王宝玉叹着气问道,

“有啊,我在初中的时候,喜欢上了同桌男生,还给他写了情书,结果他哈哈大笑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了一遍,还厚着脸皮说他喜欢的是班花刘莉莉,那次,我心痛的差点去跳河。”娇娇说道,

娇娇的话,让王宝玉想起了曾经的往事,自己一个男生都受不了这种侮辱,娇娇当时肯定是难过极了,王宝玉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看來你比我还惨。”

娇娇轻轻笑了笑,说道:“虽然当时很难受,但是现在想想沒有和那个男生在一起是幸运的,有人喜欢是件好事儿,但他却利用别人的感情闹事儿,内心实在太黑暗了,说起來我真应该谢谢这种人。”

娇娇说完,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宝玉一眼,王宝玉知道娇娇的含义,沮丧的说道:“娇娇,我和你不一样,我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人,而是将來的人生,走到现在,我觉得自己已经无路可走了,将來再为谁卖命呢。”

娇娇忽闪着清澈的眼睛,问道:“你和她的故事很不一般啊。”

王宝玉又重重叹了口气道:“唉,现在看看一直都是我一厢情愿,人家的心根本沒在我这里,充其量算是个候补,咱俩也算同是天涯沦落人,我跟她的故事,和你的差不多。”

“那你跟我说说跟她的故事,或许将事情说出來,心情就会好多了,你放心吧,我会保密的。”娇娇望着王宝玉说道,明亮的眼眸,在黑暗中闪着光,

王宝玉轻轻搂过娇娇,将自己如何跟程雪曼相识,又如何订下了千日之约,以及自己为了这个目标,如何艰辛的一步步走來,沒有隐瞒的说了,他需要倾诉,因为一想起这些事情,他就觉得心里格外的沉重,仿佛压着一块巨石一般,

娇娇是一个忠实的听众,她只是静静的听着,沒有说对,也沒有说不对,直等到王宝玉在不停叹息中讲完更程雪曼的这段经历,她才说道:“王哥,你真是好样的,我不得不说,失去你,那是她的损失,也是她沒有这个福气。”

王宝玉松开手臂,又点上一支烟,说道:“娇娇,我不需要这种安慰。”

娇娇微笑着说道:“王哥,我沒有说假话,只要你敞开心扉,会有很多好姑娘去爱你,何必非得吃苦头,去追一个永远不属于自己的人呢。”

“你说的对,确实有很多人喜欢我,可是娇娇,我仿佛迷路了,不知道今后为了什么再去拼搏,更不知道去爱谁,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甚至是爱都不是难事儿,可是男人有时也需要付出,释放心中的热情。”王宝玉说道,现在的娇娇,仿佛是他的至交好友,沒有什么不能分享的,

“我懂得也不多,可是我明白一点,无论失去了谁,生活总还是要继续的。”娇娇说道,

对,生活还要继续,娇娇的话,让王宝玉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起來,他嘿嘿笑道:“好了,咱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了,娇娇,你这么晚跟我出來,就不怕我欺负你。”

“要想欺负我,上次我喝多了,那次机会更好。”娇娇害羞的说道,

“咱们休息吧,明天我还要开车回去呢。”王宝玉说着,就想拥着娇娇躺下來,可是,就在他将要关上窗子的时候,街道上突然传來了警笛上,几辆警车飞速的驶來,纷纷停在了北国大酒店的门前,

难道是北国大酒店里住了逃犯,王宝玉一阵庆幸,幸好酒店里沒有房间,否则住在那还真是不安全,

警察们冲进了北国大酒店,很快又跑了出來,上了车,鸣着警笛,转头离开了,

不管那么多了,王宝玉关上窗子,拉上窗帘,跟在窗边冻得双手发凉的娇娇相拥着躺倒在**,怜爱的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这个好心肠的小姑娘,怀里搂着这样一个柔软的身体,让他暂时忘记了跟程雪曼之间发生的不快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