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68 亲妈死了

768 亲妈死了

李可人吓了一跳,她小心的把溅到脚下的碎玻璃渣踢到一边,不解的问道:“小孩,你怎么了?我沒说错什么吧,不过就是跟你开了玩笑。”

“大姐,以后这种玩笑你少开,我妈早就死了,而且她也该死!”王宝玉愤愤的说道,眼睛又瞟上了另一只杯子。

李可人见状赶紧赶了过去,一把把杯子拿开,问道:“你刚才不还提到你娘了吗,她还很疼你,给你端洗脚水,你忘了?”

“那是我干妈,不过比亲妈还要强上百倍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李可人这才明白过來,缓步走了回來,坐在王宝玉的身边,带着歉意的说道:“小孩,别难过了,你为什么对亲生母亲有这么大的意见?”

提起自己的亲娘,王宝玉总是情绪很激动,他颤抖着手又点起一支烟,不顾家丑的说道:“天底下就沒有这种母亲,我父亲去世的早,她居然在我五岁的时候,扔下我跟野男人跑了,从此杳无音信。”

李可人心疼的伸手搂过了王宝玉,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,和颜悦色的说道:“这件事儿放到谁的身上,怕都是难以接受的,听大姐一句,大姐也是做母亲的人,天底下沒有哪个母亲舍得放弃自己的亲生儿子,她一定是有难言的苦处。”

王宝玉愤愤的说道:“狗屁苦处,就是耐不住寂寞,才守了屁大会寡就受不了了,真是个离了男人活不了的**!”

李可人生气的松开王宝玉,颤抖着声音,指着王宝玉说道:“不许你这么说自己的妈妈!”也许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,李可人叹了一口气,重新坐在王宝玉身边,低声说道:“小孩,所有的母亲都可以为了子女去付出,相信你的母亲也是一样。就算沒有在你身边,相信她想到你的时候,心也是苦的。”

“哼,她再苦,还能比得上一个五岁的孩子苦,要不是干爹干妈,我怕是早都喂了野狗!”王宝玉不能释怀的说道。

李可人问道:“你们后來还有联系吗?”

王宝玉摇摇头说道:“我那时候还小,去哪里找她?但她从來也沒有找过我,可能怕我影响她现在的生活吧,或许也已经死了,要是那样,我还真是冤枉她了呢!”

李可人知道劝不住王宝玉,摸了摸他的头,起身将满地的玻璃碎片收拾了,默不作声的出去了,王宝玉并沒有看到,李可人的眼中早已噙满了泪水,转过身去的时候就如断了线的珠子,肆虐的掉了下來。

过了好一阵子,王宝玉才平复了情绪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是涉及到自己亲生母亲的字眼,他就异常敏感,心中立刻燃起了恨意。

但是,王宝玉也明白,自己如此的恨母亲刘玉玲,那就说明,在内心深处还是放不下她,如果有机会遇到刘玉玲,他一定要当面质问她,究竟当年为什么要狠心抛下自己?是自己不听话,还是自己是个不祥之人?

王宝玉缓缓起身上了床,茫然的躺在**,两眼空洞的看着屋顶,刚刚按下了母亲刘玉玲的念头,程雪曼却又出现在眼前,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,程雪曼为什么要欺骗自己,为什么要戏弄自己的感情?

“跟她爹一个样,都他娘的是势力之徒。”王宝玉愤恨的骂道,“女人,沒几个好玩意!”

骂着骂着,王宝玉的声音越來越小,最后,他终于双手握紧了床单,挺起了身体,面目狰狞的大喊道:“都他娘的耍老子玩,老子是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随即,王宝玉就彻底瘫软在**,闭上了眼睛。李可人听到了动静,悄悄开了门,见到王宝玉已经沒了声音,又默不作声的出去了。

第二天一早,王宝玉沒有听到鸟闹钟响起,大概是李可人想让他睡个好觉,沒有放一点红出來。王宝玉九点多才醒來,感觉头很昏沉,四肢也有些乏力,幸好昨晚有李可人的按摩,否则,今天早上还真是未必能起來。

王宝玉坚持起了床,茶几之上,李可人已经将早饭热了几次,这功夫依旧还温着呢!王宝玉看见,在盘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小孩,记得陪我一个杯子。”

王宝玉哑然失笑,吃完早饭后,开车去上班。还沒等到单位,他就接到了叶连香的电话,说她已经辞职了,这两天就到县里來,还问什么时候能上班。

王宝玉先是一愣,自己还真是轻诺寡信,早就把这事儿忘得干干净净的了。不过操作起來并不复杂,于是对叶连香说沒有问題,随时都可以。他干脆直接调转车头,赶往旅行社那边,这几天,还不知道冯春玲忙成了啥样。

來到中央大街的十字路口,只见“恒通旅行社”的牌子已经挂上了,门口堆着沙子水泥砖头木板等装修材料,一帮工人正在忙里忙外的搬运东西,装修工作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着。

王宝玉很快看见了正在里面指指点点的冯春玲,他使劲鸣了鸣喇叭,冯春玲转头看见了王宝玉的车,连忙小跑着奔了过來。

王宝玉打开车门,让冯春玲上了车,有些心疼的问道:“春玲,这几天辛苦你了。”

“沒事儿,再有一个星期,应该就能完工了,用的都是环保的装修材料。”冯春玲下意思的整理着衣襟,微笑着说道。

“嗯!这方面不能不舍得花钱,毕竟关系到健康的问題。”王宝玉点头说道,又问:“手续都跑完了吧?”

“已经跑利索了,招聘了人就可以开张了。”冯春玲说道。

“我给你推荐一个人,过几天就來,你看着安置吧!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是女人吧?”冯春玲微有不悦的问。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管他男女呢,只要业务能力强,能给公司带來利润就行!这个人你认识,而且还挺适合干这一行。”

冯春玲扑哧一声乐了,说道:“你是主子,当然你说了算,哪怕來个白痴我也得替你养着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