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69 糖衣炮弹

769 糖衣炮弹

“嘿嘿,哪有那么夸张,这人你应该有印象的,柳河镇农业办的副主任叶连香,她辞职了,我就自作主张让她过來帮忙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呦,农业办也不是那么好进去的,她怎么不当官了?”冯春玲不解的问道。

“干不下去了,说不准,哪天我也不干了,到你手下混呢!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宝二爷,你这是说什么呢?我可不敢!我还以为是叶连香放不下你,连政府干部都不当了呢。”冯春玲咯咯开玩笑道。

“再胡说我可就亲你了啊!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威胁道。

“好了,让她來吧!不过,先声明一点,不管她以前是多大的官,到了这必须要听我的。”冯春玲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“春玲,这你不用担心,我是不会袒护她的。”王宝玉点头表示认可,但是说实话心里却不是太舒服,他还是有些不习惯于冯春玲的这种语气,脸色有些难看。

就在这时,冯春玲突然一捂嘴,打开车门跑了出去,到路边吐了起來。王宝玉赶忙下车,拍着冯春玲的后背,关切的问道:“春玲,怎么了?”

“沒什么,可能是被装修的味道给熏的。”冯春玲又吐了几口,这才抚着胸口说道。

“不行这里就多放几天味道,晚开张一阵子,也沒什么。”王宝玉皱着眉说道。

“嗯!我会视情况考虑的。”冯春玲说道。

“冯总,老板台摆在这里行不行?”屋内一名工人喊道。

冯春玲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王宝玉,说道:“宝二爷,你看这里还挺忙的。”

“嗯!那我就先回去了,也帮不上你什么忙。”王宝玉有些讪然的上了车,挥手告别冯春玲,去上班了。

一进政策研究室的屋,就看见周百通等三人,一脸的喜色。王宝玉笑道:“诸位,是不是加工资了?”

石立宏惊讶的问道:“王副主任,你咋知道的呢?”

王宝玉不屑的说道:“忘了我有特异功能了,你们心里想什么,我都知道!”其实在王宝玉看來,这三个知识分子平日沒什么娱乐活动,能这么开心指定和钱有关系。

“嘿嘿!长了一级工资,每个月能多开三百多。”周百通十分得意的笑道。

王宝玉不屑这点钱,他现在,花钱大手大脚的已经习惯了,三百二百的根本不当回事儿,但也笑嘻嘻的表示祝贺。

只听董焻起笑着对王宝玉说道:“今年听说还能进一个技术职称,王副主任,应该是非你莫属了。”

“操,轮也该轮到老子了。你们三个都有了,不给我还能给外面的人啊?”王宝玉不置可否的说道。

“也不尽然,以前也有这个先例,这些,全看领导的心情。”石立宏善意的提醒道,其他两人也意味深长的点点头。

王宝玉对这个技术职称很感兴趣,毕竟自己除了身份证,基本上就是一个无证的人,能够混到些硬实的资历,对于他将來的发展,十分必要。

于是,王宝玉呵呵笑道:“诸位,人吧,干哪一行说哪一行的事儿。既然我來到这里了,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的,关于我这个职称的问題,还是请大家多帮忙,但凡我想不到的,大家多替我担待,只要让我评上职称,每人五千奖励!”

王宝玉话音刚落,三个人就立刻争执了起來,周百通嘿嘿笑道:“王副主任,我一个人帮你就行,你就给我一万得了,还省五千呢。”

“我也行!”董焻起和石立宏也举起手來,表示一个人就能独立完成任务。

周百通冷笑道:“冬瓜皮,你的那个职称还不是抄來的?还有石立宏,一个职称混了好几年,就你们这水平,还是算了吧!”

“你也就能写八股文,写得东西让人看着困,还不懂啥意思。”董焻起鄙夷的说道。

王宝玉又是一阵子苦笑,拍着桌子道:“大家不要吵了,吵个屁,到时候每人拿出一篇论文來竞标,谁成了,奖励一万,就这么定了。”

三个人都不说话了,暗自摩拳擦掌,为了这一万元的奖励而奋斗。下午的时候,王宝玉接到了组织部长靳永泰的电话,他热情的询问王宝玉是否回家看望老人了?还说老人年纪大了,做子女的一定要常回家看看。

王宝玉嗯啊的答应,并表示感谢。王宝玉心里很明白他的意思,暗示道自己刚从家里回來,还捎來了一点儿家乡的特产,明天就过去让靳部长尝尝。

靳永泰是何等机灵的人,明白王宝玉嘴里“特产”的含义,连忙说自己明天一早就在单位上,王宝玉随时都可以找他。

“王副主任,你跟靳部长很熟?”王宝玉放下电话,周百通好事儿的问道。

“一般,问这干啥?”王宝玉有些厌恶周百通的多言多语,口气有些不客气。

周百通嗫嚅的说道:“给他送土特产是不行的,前几年,我总给他送土特产,希望能调换个地方,结果直到今天,还是啥事儿也沒办。”

“多谢你的提醒。”王宝玉拱手道,明白周百通对自己的刚才的电话内容,信以为真了。自己这个“土特产”却是灵丹妙药,不止药到病除,还会有转运的功效呢。

沒等下班,王宝玉就开车走了,他先去了商场,挑杯子,只是琳琅满目的各种杯子让人眼睛都花了。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叫好,干脆拣最贵的买了一套,然后又去蛋糕房,买了些糕点,还有巧克力。

回到家,王宝玉先敲门把杯子和糕点给了房东李可人,李可人很高兴,说小孩表现不错,知道给姐姐买糕点了,杯子她不用,先给王宝玉用着吧!

回屋后,王宝玉立刻打开了窗口,找到自己从清源镇带來的行李袋,翻出了春哥丸。屋内渐渐的开始弥漫那种难闻的味道。

王宝玉先是取过巧克力,放在锡纸上用打火机烤化,然后趁热涂在春哥丸的表面上,经过这样加工的春哥丸,不但掩盖住了味道,颜色也变成了巧克力色,闻上去香气扑鼻,看上去也还是蛮诱人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