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70 洗手了吗

混世小术士 770 洗手了吗 无忧中文网

足用了半个小时,王宝玉终于将几十粒春哥丸全都加工完毕,小心的拿了几粒包好放进包里,其余的又小心放了起來。

王宝玉之所以给春哥丸表面镀上巧克力,并不单单是为了掩盖春哥丸的味道,还有其他的原因。要知道,韩平北曾经给过靳永泰的春哥丸,王宝玉不想让靳永泰发现,自己拿出來的药丸,跟韩平北原來的一样,所以,才想到这个加工的办法。

不过,这样加工完的春哥丸,确实比原來好了许多,只是不清楚,加了糖的春哥丸,是否会影响到药效,但结果很快就会在靳永泰那里出來。

既然已经完工,王宝玉赶忙把屋内的窗户全部打开,女房东李可人可是个狗鼻子,闻见这味肯定又得唠叨。

只是正当王宝玉把卫生间的小窗户打开,刚从里面走出來的时候,李可人就开门进來了,果然鼻翼一抽,立刻双手捂住鼻子问道:“小孩,你在屋里拉屎了?”

王宝玉干脆装着提了提裤子,随口编了个理由:“中午食堂里吃的是黄豆芽,又拉肚子又放屁的,嘿嘿。”

李可人半信半疑,捂着鼻子在屋里转了一圈,沒发现什么异样,这才说道:“以后再拉这种臭屎去小区公用厕所,放屁也到楼道里,空气这样浑浊,让人怎么生活啊!”

“大姐,别那么多事儿,管天管地,还能管着人家拉屎放屁了?开会窗户就沒味了。”王宝玉无所谓的说道。

“就知道犟嘴,我那里有山楂丸,一会儿你吃几粒,年轻人,一定要注意身体。”李可人说道,就这样开着门,又回了自己屋里,拿着一幅画过來,一边放在地上展开,一边说道:“大姐是个讲信用的人,这幅画你拿去送礼吧!”

王宝玉一看这幅画,马上就乐了,连声赞叹道:“大姐,沒想到你还能画长卷呢!”

李可人手里拿着的,是一幅山水长卷,群山连绵、绿水荡漾、小桥亭台、归鸿翱翔,让人顿时感觉心胸一下子就敞开了,最让王宝玉高兴的是,画上沒有那只烂鸟一点红。

尽管艺术家喜欢用灵动來形容有一点红的画,但在王宝玉看來,那样的画实在太幼稚,真不知道哪里有可取之处。

“我很少画这种山水画,既然你要送礼,那就不能太寒酸了,这幅画耗费了我一个月的时间呢,看看还满意吗?”李可人笑盈盈的问道。

王宝玉装模作样的看着,摇头说道:“好是好,就是缺少点灵动,比如画个鸟啥的。”

李可人知道王宝玉说笑,上前就要卷画卷,装作认真的说道:“提的建议很好,这个也简单,我马上回去修正。”

“哎,哎,大姐,开玩笑呢,嘿嘿。我太满意了,大姐,你可真是个好人啊!”王宝玉连忙嬉皮笑脸的拉住李可人,上前又拥抱了一下,接着蹲下來仔细欣赏。

李可人脸上微红,嗔道:“满身臭味的就别碰我,知道吗?”

王宝玉嘻嘻笑着不说话,他看见在画作的左侧下方,隽秀的写着一行字:孟海潮先生雅正,一腔热血,两袖清风,爱民如子,淡然人生。再往下,是李可人的签名和盖章。

“大姐,这么写好吗?”王宝玉指着那行字问道。

“放心吧!他看了一定会高兴的。能够得到我的画,他也算是借了你的光了。”李可人傲气的说道。

“大姐,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,以后您有事儿,弟弟鞍前马后,绝不推脱。”王宝玉高兴之下,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“真的吗?”李可人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笑。

看到李可人的这个笑容,王宝玉心里咯噔一下,感觉其中好像有诈,嘴上含糊的说道:“当然,说出话那得算数。”

“送你这幅画,不用感谢我,这都是说好的。”李可人无所谓的说道,话題一转,又眨巴着眼睛说:“小孩,你还记得吧!路上我可是说你要帮我做三件事儿。”

“这我当然记得。”王宝玉感觉事情有些不妙,不知道接下來李可人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。

“按摩算是一件事儿,你完成的还算是合格。下一件事儿呢!我也想好了,你要不要听听?”李可人呵呵笑问,表情中带着狡诈和得意。

王宝玉连忙摆摆手,说道:“大姐,你最近挺辛苦的,赶紧回去休息吧,有啥事儿咱以后好商量。”

李可人立刻揪住王宝玉的耳朵,说道:“少跟我打马虎眼,做人要诚信!”

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,王宝玉揉着发红的耳朵,咬了咬牙,说道:“大姐,除了给你擦屁股,别的事儿都沒问題。”

“瞎说,我才不用你擦屁股,你都擦不干净,满屋子都是臭味。对了你刚才拉屎以后有沒有洗手啊?”李可人紧张的问道。

“洗啦!洗啦!不信你闻闻!”王宝玉说着就把两只手在李可人面前晃來晃去。

李可人连忙推开王宝玉,又捂住鼻子叮嘱道:“每次要用香皂洗三十秒以上才算真正洗干净了,以后记住了!”

王宝玉点点头,说道:“好,每次我就念大姐的名字十遍,正好就洗干净了。”

李可人抿嘴乐了,白了王宝玉一眼,然后将地上的画卷了起來,放到茶几上,招呼王宝玉:“小孩,跟我过來,我给你看样东西,然后咱们再说第二件事情。”

王宝玉听话的关上门,跟着李可人來到她的屋里,李可人打开柜子,又在里面一个精致长条绒盒里神秘的拿出几幅卷着的画,面带郑重的说道:“这几幅画,我可是从來沒给别人看过,算是便宜你了。”

“该不会画的是一点红的裸照吧!”王宝玉嘿嘿笑着开玩笑,同时斜眼瞥着那只正在眯缝鸟眼的烂鸟。

“听好了,你不许对一点红怀有成见。”李可人瞪了王宝玉一眼,好像在她的眼里,王宝玉还不如一点红的地位高。

李可人拿过几个夹子,将画展开,挂在绳上,王宝玉一看,顿时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下來,他惊讶的问道:“大姐,咋还有这种画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