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77 请假难

777 请假难

刚刚完成了论文,新的问題又來了,钢蛋來了电话,说后天想要去平川市,跟红红举行婚礼,王宝玉这才想起來,后天就是阴历十月初八,无论如何,钢蛋跟红红的婚礼是必须参加的。

虽然是喜事儿,但王宝玉的心情却沒有因此好多少,因为程国栋定下了请假的制度,自己这一去,至少三天,还不知道请假又要费多少周折。

但是,一走了之是肯定不行的,该忍的时候还是要忍。王宝玉來到县委办的办公室,自从制定了请假制度以后,每天都來这里签到,负责日常工作的是办事员是个小伙子,名叫小张,对王宝玉这些人,他早都非常熟悉了。

“小张,我想请三天假,通融一下,开个单子吧!”王宝玉客气的说道。

“王副主任,三天假期,那是必须经过程主任批准的。”小张颇感为难,他同样不理解这个制度,整个政府大院,也就只有政研室,每天签到,有事儿请假。

“什么?谁家还沒个特殊情况啊?我事儿急,先请了,回头再找他。”王宝玉又惊又怒,压住怒火和小张商量。

“这个,王副主任,我实在做不了主。如果程主任不批准,等您回來也少不了麻烦,程主任那人,心细着呢。”小张苦着脸说道。

“算了,那就两天。”王宝玉琢磨了一下又说道,他实在不想去找程国栋,碰这个霉头,大不了自己夜里出发,这样还能省些时间。

“好吧!”小张应了一声,拿过來一张早就打好放在桌子里的单子,又说道:“上面有些细致的规定,王副主任好好看看。”

王宝玉拿过单子,果然背面打印着请假的细则,其中第三条让他看了,顿感非常愤怒。第三条写着:每人每季度允许累计请假三天,无法定假日,请假条贴上公示板。

“操!这他娘的还是政府吗?比旧社会的地主老财还黑呢!老子又不是长工。”王宝玉不快的骂道,自己如果请了这三天假,怕是从现在开始到过春节,只有一两天的假期了。

“王副主任,因为你们请假签到的事情,我现在不也是整天早出晚归的守在这里吗?”小张也颇为不满的说道。

“算了,老子先请了假再说。”王宝玉说着,快速的填着单子,写着写着,恼火的说道:“这也太苛刻了吧?请假时间竟然精确到分?一点人情味都沒有。”

“王副主任,您也别太上火。您可以往后写两小时,我刚刚看见程书记出去了,一时半会回不來,这会儿功夫沒人发现。”小张眨巴眨巴眼睛小声说道。

“那谢谢你了小张,改天请你吃饭!”王宝玉填好了单子,递给了小张,一肚子闷气的离开了。

王宝玉回去后,先给侯四打了电话,说自己晚上回清源镇,明天有事儿要去一趟平川市,需要用一辆车。侯四满口答应,说就开自己那辆路虎,跑得快,还安全。

下班时,已经五点多了,王宝玉先是给女房东李可人打去了电话,说自己要去平川市参加朋友的婚礼,估计要两天的时候,李可人答应,同时提醒王宝玉,别再惹祸。

晚上八点多,王宝玉终于开车回到了恒通宾馆,侯四正好请客,王宝玉也沒客气,大摇大摆的上了酒桌。

侯四请的这些人,王宝玉都是老相识,韩平北、孟耀辉还有他不想见到的吴丽婉。王宝玉刚刚坐下,立刻就被闹吵着罚三杯酒,此时的王宝玉,看到这些人,感觉格外亲,这也是因为,最近一阶段,在政研室呆得格外郁闷。

“王副主任,怎么搞的,纵欲过度了,面带菜色。”孟耀辉嘿嘿坏笑着开玩笑。

“别提了,工作不顺心,整天写他娘的稿子,搞的脑袋都大了。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咋不让秘书写呢?”吴丽婉插嘴道。

“破地方,四个人一个屋,别说秘书,就连沏茶倒烟灰缸这种事儿,都得自己动手。”王宝玉颇为郁闷的说道。

“老弟,不行你单独租一个办公室,多大都行。”侯四敞亮的说道,暗示这笔钱他來出。

“感谢四哥的好意,兄弟我现在是公家的人了,哪能搞特殊呢?还有,现在程国栋是我的领导,别说租办公室,连他娘的请假都很费劲。”王宝玉不满的说着,提起这些,感觉嘴里的菜,都沒个味道。

侯四沒再说话,他清楚王宝玉跟程国栋有过节,虽然不知道具体的真正原因,但意识到这件事儿很棘手,不是钱能搞定的。

孟耀辉毕竟在县里呆过,他颇为同情王宝玉,叹道:“县委这种地方,官大一级压死人,跟领导搞不好关系,还真是举步维艰。”

韩平北举起杯來,呵呵笑道:“王副主任不要烦恼,你的工作能力我们都了解,相信困难是暂时的。”

“现在我才终于意识到,韩书记是个多好的领导啊!”王宝玉由衷的说道,响亮的跟韩平北碰了杯。

“王宝玉,等我找时间给我叔谈一谈,不能让你憋在那种地方。”孟耀辉说道。

“真的啊?你小子良心发现啊,要不就是有所图谋!”王宝玉惊喜的问道。

“去你的,我看你就是在那里沒待够。你要不领情,我可就不管了啊。”孟耀辉说道。

“别,别,我那不是跟你开玩笑嘛。先谢啦!好哥们!”王宝玉高兴的敬了孟耀辉一杯,心情也觉得好了许多。

“其实我就是同情你,本來就白白净净的,体格弱,万一气坏了身子,尤其那个地方不能用了,将來咋娶媳妇啊?”孟耀辉嘿嘿笑道,王宝玉照着他肩膀使劲捶了一下。

“改天我也跟靳部长说说,让他帮着尽快调整到别的地方。”韩平北也说道。

侯四也说道:“两位多多费心,但凡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大家也知道,我跟宝玉兄弟那是拜把子弟兄,他不痛快,我侯四也不能痛快了!有劳两位了!”

王宝玉连连向大家表示感谢,也颇为感动,觉得屋内暖洋洋的,屋内的人都是那样的可亲,只是,当他转头看见吴丽婉眸子里,闪动着柔情,刚刚好点的心情立刻又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