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78 今晚就下雪

混世小术士 778 今晚就下雪 无忧中文网

通过闲聊得知,雪峰村的旅游开发,一切都顺利,现在就等着天降瑞雪,便可以开门迎客了,王宝玉真想去看看,可是一想到自己那可怜的假期,还是忍住了。

“兄弟,你回來的正好,这屋里沒有外人,给四哥推算一下,啥时候能下雪。”侯四说道。

“四哥,不是有天气预报嘛!”王宝玉推辞道,测天气的这种事情,那是需要真本事的,毕竟验证的很直接。

“天气预报也就能预测最近几天的,再说,我就相信兄弟,如果近期不下雪的话,四哥就打算去买造雪机了。只是沒有考察好厂家,现在是这玩意的销售旺季,如果这个时候买的话,得多花不少冤枉钱。”侯四分析道。

“别是怕算不准吧?”孟耀辉侧过头调侃道。

“我其他的看不准,看你还是不会错的。最近肠胃总是闹毛病吧?”王宝玉白了孟耀辉一眼说道,很简单,孟耀辉新官上任,自然少不了吃喝,像他这种半文人,多半是吃不消的。

“纯属胡蒙,这话是套路,用谁身上都管用!这样吧,你要是算准了下不下雪,改天我亲自请你吃饭。”孟耀辉颇感兴趣的插嘴道。

“好啊!那你准备去县里请我,老子现在假期紧啊!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沒问題,兴许我叔叔有时间,咱们一起吃个饭。”孟耀辉拍着胸脯承诺道。

王宝玉见推辞不过,只好根据现在的时间,摆卦推算。还是地泽临之卦,从六爻上看,青龙暗动,亥水旺相,应在当下。

可是,自己回來的时候,明明是晴天,怎么会突然下雪呢!不过,既然卦象上显示了,自己就要如实说,王宝玉犹豫了下,底气不足的说道:“诸位,从卦上看,今晚开始,就应该有一场大雪。”

孟耀辉扑哧一声笑了,说道:“王宝玉,你可真搞笑,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都是晴天,更何况,一点儿下雪的征兆也沒有啊!你这人就是实在,换了我就会说,最近几天就会下雪,那还能给自己条退路,哈哈。”侯四跟韩平北也是一脸的狐疑,虽说北方多雪,天气善变,也不至于说下就下吧。

“我只是按照卦象上來说,如果不准,那也是天意。”王宝玉被孟耀辉说得有些不快。

“哈哈,算的准是你的能耐,不准是老天的事儿,横竖都是你对,你咋这么能忽悠呢?”孟耀辉一听更乐了,瘦长的上身笑得乱晃荡,就跟快散架一般,很让人心烦。

“你不懂就别他娘的乱放臭屁!”王宝玉脸上有些挂不住,不满的对孟耀辉说道。

“兄弟,准不准不重要,盼望早些下雪,也是兄弟的心意。”侯四连忙解围道。

吴丽婉不太高兴的白了孟耀辉一眼,似乎埋怨孟耀辉给自己小情人难堪,好在孟耀辉并沒有看到,吴丽婉起身到了窗前,拉开窗帘,向外一看,嘻嘻笑道:“天上已经看不见一颗星星,王副主任也许说对了。”

“即使是阴天,也不一定马上就下雪,最好的结果也得是明后天。”孟耀辉断定了王宝玉会失误,得意的说道。

王宝玉嘲笑道:“你还真是嘴里说不出个像样话,罚你三杯。”

“三杯就三杯,呵呵,王宝玉,算不准也沒什么,医生还有误诊的时候呢!我刚才怎么就忘了跟你提条件呢?”孟耀辉自嘲的说道,满不在乎的喝了三杯,多日不见,这小子的酒量还真是见长。

一边闲聊,一边喝酒,直到快十一点,大家都有了几分的醉意,才作鸟兽散。孟耀辉和吴丽婉都喝得有些醉,便赖在这里不回去,韩平北比较有原则,说必须回家,否则媳妇会多想的,大家也不再强留。

一行人送韩平北出來,当他们推开宾馆大门的时候,一阵冷风袭來,大家顿时惊呆了。外面已然下起了大雪,远远望去,万物都已经被覆盖上了一层积雪。天空之中,纷纷扬扬的大雪还有加大的趋势,北方银装素裹的世界,再度如约來临了。

“兄弟,你真神了,是不是施展了法术?”侯四兴奋的说道。

“还真是神!”韩平北也是一脸笑意。

“神个屁啊,要是能施展法术,我就先给程国栋施展一下,让他赶紧下台。”王宝玉苦笑着,小声说道。

“孟镇长,这回服了吧!”吴丽婉笑盈盈的说道。

“这还真是邪门了。对了,王宝玉,你是不是个妖精啊!”孟耀辉摸着脑袋问。

“你才是妖精呢,而且还是不穿衣服的妖精。”王宝玉打了他一拳,呵呵笑道。

“我服了,其他的话就别提了。”孟耀辉听出來,王宝玉想说他裸奔的事情,连忙制止道。

“瑞雪兆丰年,下雪好,希望來年大家都能有了好收成。”韩平北意味深长的说道,挥手上了车,缓缓开车离去。

进了宾馆,孟耀辉和吴丽婉都晃荡着去休息了,王宝玉先沒有上楼,跟着侯四來到办公室,多日不见,也应该好好单独聊聊了。

“兄弟,听到你在那里干得不顺心,四哥也是坐不住啊。”侯四不悦的说道。

“正如韩书记所说,一切都是暂时的,终究会过去,四哥不用太牵挂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实在不行,四哥就找几个人,暗地里给程国栋点教训,让他老实点。”侯四握着拳头说道。

“四哥,这可不行,现在四哥的身份不一样了,不能因为这些小事儿,影响了四哥的形象。”王宝玉连忙劝阻道。

“什么形象不形象的?老子才不管那一套呢!”侯四愤愤的说道。

“四哥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。这程国栋是谁,那就是一条老狐狸,还是条记仇的老狐狸,对付他可不容易。目前我还能忍受,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儿惹出乱子來。”王宝玉认真的说道。

“难为我兄弟,我还真是咽不下这口气,早晚收拾他。”侯四咬牙说道。

“四哥,不说这些了,钢蛋在这里干得怎么样?”王宝玉问道,他还是担心钢蛋的能力,如果不能胜任厂长,也不能刻意勉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