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79 变声

混世小术士 779 变声 无忧中文网

“呵呵,这小子还真行,尤其对待杨一方,恭恭敬敬,不但给杨一方腾出了最大的办公室,凡事儿都过去请教,杨一方现在对他,那是赞不绝口。”侯四笑道,显得对钢蛋很满意。

王宝玉放下心來,钢蛋这个做法,是绝对聪明的举动,自己不行,那就依靠有能力的,是保全自己的上策。

“杨一方怎么样?还适应吧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沒问題,四哥我亲自去请的他,还答应他,尽量提高木耳收购的价格,让老百姓多赚钱,现在我们的关系,沒得说。”侯四说道。

王宝玉立刻竖起大拇指,称赞道:“四哥,您真是心胸宽广!以后事业必定是越做越大。”

侯四呵呵笑道:“什么心胸不心胸的,咱不能让杨一方挑出咱的刺來,就只兴他一个人忧国忧民,我就是黑心企业家了?不给他那个机会,哈哈!”

王宝玉也跟着大笑了起來,但是,他也清楚,侯四之所以能够让利出來,最大的原因不是给杨一方面子,而是,木耳厂相对于现在的他而言,实在是小到无所谓的程度,多赚点是毛毛雨,少赚点也是毛毛雨。

“兄弟,明天去市里办事,需不需要钱?”侯四正色问道。

王宝玉想了想,沒有隐瞒的说道:“这一次去市里,主要是参加钢蛋的婚礼,向四哥借车,也是想着拉着老人一起去。”

侯四埋怨道:“兄弟,这种事儿你也早说一声。这个钢蛋也是,干嘛要到市里办,人生地不熟的,如果在咱们镇里,我一定给钢蛋张罗一个最大的婚礼排场,肯定比市里都要强。”

“谢谢四哥,钢蛋的情况比较特殊,女方要求不摆酒席,低调举办婚礼。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哦,新时代的年轻人就是有个性啊。既然这样,我就不多参与了,这些钱你给钢蛋,算作礼金,就是不从你的关系论,钢蛋也是我的一个得力助手。”侯四生怕王宝玉推辞,一边解释着,一边拿出五万块钱來。

“四哥,这礼金可是太大了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,侯四出手如此阔绰,大有彻底收买钢蛋的架势。

“呵呵,不多,你就说是咱们两个的。”侯四笑道。

“那我就替钢蛋谢谢四哥了。”王宝玉拱手道,心里想,两个人这些也不少。要在东风村摆酒席,大请三天也不过收万把块钱而已。

“兄弟,旅行社那边,你替四哥多盯着点,招揽客源,那个地方还是很重要的。”侯四说道。

“沒问題!春玲一切打点的还好。对了,四哥,春玲最近有沒有和你联系啊?”王宝玉似乎想起什么,试探的问道。

侯四想了想说沒有,王宝玉便换了个话題,随便闲聊了几句,揣上钱,便上楼去休息了。

还是那个房间,只是,沒有了冯春玲,显得有些空旷和寂寞。躺在大**,王宝玉想起冯春玲种种奇怪的表现,他隐隐觉得,冯春玲有事儿在瞒着他,可是,自己却猜不出來,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。

一起看夕阳,一起看星星,**的柔情缱绻,日常的冷暖挂牵。想起冯春玲,王宝玉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,或许,自己真是应该仔细考虑一下跟冯春玲的关系了。

王宝玉又想到了程雪曼,立刻感觉一阵黯然神伤,自己对于她,可谓倾注了所有的真情,到头來,不但形同陌路,还彼此心中记着一份仇恨。

王宝玉觉得自己这会儿很苦逼,要是程雪曼早说不跟自己了,当初就该选择钱美凤,爹娘也都喜欢她,如今倒好,美凤白白为程雪曼牺牲了一生的幸福!

王宝玉思來想去,心绪纷纷不宁,好久也沒有睡着。这时,传來了敲门的声音。这么晚了,谁还会來呢!

王宝玉狐疑的起床,忽然就想起了一个人,立刻就精神了起來,吴丽婉!她今晚可是沒走,会不会是她,又來惦记自己了?

这个女人可是危险品,必须远离。王宝玉小心的凑到门边,不敢开门,又沒有门镜,看不到外面的一切,他谨慎的问道:“谁啊?”

“先生,候总吩咐给您送夜宵。”门外传來了一个细细甜甜的声音,好像是服务员。

“不用了,我都睡下了。”王宝玉松了口气,拒绝道。

“侯总说,一定让您吃一口再睡,是特意为您熬得养生汤。”门外的声音继续说道。

都吃到十一点,还吃个屁,王宝玉不想开门,重新回到**,又说道:“告诉候总,谢谢了,我不想吃,留着明天早上喝吧。”

门外静了下來,王宝玉正打算闭眼睡觉,敲门声又响了起來,王宝玉不耐烦的吼道:“都说了不吃,还在这里磨叽个屁。”

“警察,查房。”门外是一个男人的声音,门还敲得格外响。

他娘的,在这种地方,居然还有人敢來查房,真是不知道死活,老子看看他是谁,回头告诉李勇,一定好好收拾他。

王宝玉气哼哼的打开门,一看门外站着的人,立刻傻眼了。不是别人,正是吴丽婉!

“吴副镇长,查房的警察呢!”王宝玉探头张望了半天,不解的问道。

“嘻嘻,让我撵走了。”吴丽婉嘻嘻笑着,只是笑的有点古怪。

“那,刚才那个服务员呢?”服务员跟警察应该是前后脚,王宝玉纳闷的问道。

“那个小狐狸啊,让我把她打回原形了,千年的道行全都毁了。放心吧,她再也不敢來骚扰你。”吴丽婉说着就要进王宝玉的屋,还冲着王宝玉抛了一个媚眼,眼角有些加重的鱼尾纹挤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网。

王宝玉连忙将身体挡住门,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,都说精神病患者多有些怪异的行为,看來真是不假。王宝玉很不悦的说道:“吴副镇长,沒想到你变声的能力还是超一流的呢!”

“我这个人,很容易就融入角色,所以呢!学啥像啥。”吴丽婉轻笑道,边说大腿不老实的往王宝玉身上蹭。

“那你学学孟耀辉。”王宝玉死死拦住门,不敢相信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