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85 大烟膏

785 大烟膏

“买这个干什么。”王宝玉回过神來,不高兴的说道,其实他的心里多少有些歉疚,自己为了程雪曼,可以一掷千金,却让钱美凤买这种便宜货,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,

钱美凤却不这么想,还以为王宝玉觉得一块小小的石头那么贵,心里埋怨自己败家呢,钱美凤低头想了想,指着另一款吊坠对服务员说道:“麻烦你把这块拿出來给我看看。”

王宝玉瞅了一眼标签,七百八,心里很是不痛快,这个钱美凤有时候真是脑袋少根筋,都认识自己那么久了,总该有些相互理解吧,到现在还看不懂自己的脸色,

还沒等服务员说话,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:“这块看着跟假的似的,还不如不戴呢。”

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多多这都一岁了,我总该给孩子选件礼物吧,算了,不就三千八嘛,我花自己的钱,买了。”钱美凤不满的嘟囔道,边说边到自己的上衣兜里掏钱,王宝玉连忙阻止了她,从自己包里掏出四千块钱,买了这个吊坠,

服务员刚刚笑盈盈的将东西包好,钱美凤面带笑容的伸出手想接过來,斜楞着过了一个女孩,劈手就把东西抢了去,笑嘻嘻的说道:“王哥,谢谢你给我买了个礼物。”说完之后,又跑开了,

这正是转悠回來的晴晴,她见王宝玉买了东西,便不由分说的抢到了手里,钱美凤立刻就恼了,脸色非常的不好看,王宝玉当着众人,也不好发火,只好无奈的笑了笑,

服务员也是一愣,还以为碰到打劫的呢,看眼前几个人都认识,于是趁机说道:“先生,这里还有很多其他款式,您再给您爱人选一款吧。”

王宝玉这回倒是十分赞同,扯扯钱美凤的衣袖说道:“美凤,咱再选个三万的,我掏钱给多多买。”

“买个头。”钱美凤恼火的扯回袖子,满脸怒气的说道:“我们多多跟那块破玉沒缘分。”说完气哼哼的就走了,

王宝玉紧赶了几步,拉住钱美凤说道:“美凤,不带生气的啊,改天我再给多多买个更好的。”

钱美凤使劲瞪了王宝玉一眼说道:“我说王宝玉你是大善人啊还是活菩萨,人家的小姨子用得着你心疼吗,三千八一下子就沒了,你欠她的啊。”

王宝玉也装作生气的说道:“就是,这个晴晴真是不懂事儿,回头我让红红教训她。”

“行了,行了,怎么也是她姐的好日子,便宜那个小狐狸精了,本來我给红红准备了六千彩礼呢,这吊坠钱得她出,我就给她两千。”钱美凤气愤难消,自是一路上骂个不停,最后,王宝玉还是在商场里给钱美凤买了两套合体的衣服,花了好几千,钱美凤才消了一些怒气,而晴晴也跟着蹭了一套,美的不得了,蹦蹦跳跳的像一只欢快的小鸟,

从商场里出來,王宝玉还想带着二人去西餐厅,吃点洋人的玩意,上车刚打开大哥大,就跳出來十几个未接电话,王宝玉正在查看的时候,大哥大就响了,接起來一听,是钢蛋打來的,钢蛋在电话里低声说道:“宝玉,你快回來吧,有大事儿。”

王宝玉心里一惊,连忙问道:“什么事儿。”

“你还是回來再说吧。”钢蛋神神秘秘的说道,

王宝玉知道事情非同小可,电话里也不便细问,连忙拉着意犹未尽的美凤和晴晴,回到了红红那里,

在红红狭小的厨房里,两条鱼正躺在案板上,肚子都剖开了,钢蛋和红红都是神情紧张,王宝玉一进來,就立刻关上门,拿出两个小小的塑料包,打开一看,里面是黑色的膏状物品,

“这是什么。”王宝玉不解的指着东西问道,

“大烟膏子。”钢蛋说,

什么,王宝玉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,那可是要掉脑袋的毒品,他吃惊的问道:“这是从哪里來的。”

钢蛋指了指鱼肚子,说道:“这鱼的肚子是空的,这东西就塞在里面,外面用透明细线缝起來的。”

王宝玉拿起一包,放在鼻子底下仔细闻了闻,问道:“钢蛋,你能确定这真的是大烟吗。”

红红插嘴道:“宝二爷,我以前接待过一个嫖客,他就是个瘾君子,我见过这个东西。”

钢蛋也说道:“要是一般的物件,能费这么多周折吗,我看差不多。”

王宝玉顿时觉得脑袋老大,知道自己惹了麻烦,要知道,毒品贩子那可都是亡命之徒,而且,这些毒品只有一种处理方式,那就是尽快的交给公安局,

报案要去案发地所属的公安局,事不宜迟,王宝玉连忙找出富宁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路小虎的电话,用手里的大哥大拨了过去,

还好,路小虎并沒有提前下班,通过上次万芳草的婚礼,路小虎对王宝玉的不满已经去了大半,一听是王宝玉,笑呵呵问道:“小王,找我有什么事儿啊。”

“路局,我坦白,我犯了错误。”王宝玉低声说道,

“呵呵,难道你又跟人去宾馆了,县长的儿媳妇,现在可是不容易约出來了。”路小虎开玩笑道,

“路局,这是说哪儿去了,我就是有那个心,也沒那个胆子啊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那是啥事儿。”路小虎问,

“我在开车來平川市的路上,强行要了一个小客货司机几条红翅鱼。”王宝玉老实的说道,

“哈哈,只要涉案值不超过五千,不予立案,怎么了,被人缠上了。”路小虎不以为然的说道,

“那倒沒有,几条鱼,肯定不值五千,五百都不值。”王宝玉说道,“可是,刚才想做鱼的时候,却发现鱼肚子里藏着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。”从职业的敏感角度,路小虎意识到有事儿发生,连忙问道,

“大烟膏。”王宝玉一字一顿的说道,

“你确定。”路小虎吃惊的问道,

“百分之九十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这些毒贩子,还真是煞费苦心啊。”路小虎说道,又问:“一共能有多少。”

“这一条鱼肚子里就有差不多三两,一共八条鱼,至于车上还有多少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王宝玉说道,

路小虎惊呆了,从王宝玉说的來看,其数量之多,涉及金额之巨大,甚至可以列入上级督办案件的范围内,